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 陆畅 月夜散文

今晚  很好的月光

女儿回来了几天我就别了我的水岸几天,每天晚饭后我都禁不住的为此费脑筋几番,今天终于禁不住那岸灯火的诱惑,启程前往。首先我去看望我的舞伴,那些每天晚上一起嗨的大叔大妈们,可惜小广场镁灯闪烁,锣鼓喧天,广场舞没有了市场,自然人也四散,不得不接着前行,去器械集中的那儿去碰碰,看看还有没有晚归的姐妹,还是没有,一个熟人也没有,大概她们已经将我忘却了吧?也难怪,水岸小区大,人脉忘,长江还后浪推前浪哩,更何况人呢?

今晚的月亮很好,不太弯的镰刀挂在天上,很是美丽,偶有云儿经过,筛一下影儿,和一下涛声,水岸便多了些许的朦胧,增了些许的罗漫。来往的步客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了几多的浪漫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确实早已陷入蒂克很久了!
俞平伯 ,秦淮河,秦淮河,俞平伯
……

从水岸回来时针已经指向十点,来不及洗漱就去摸手机,因为我知道我的那些散步的同学们多数已经回群里了,又该到了给林妹妹送西瓜的时间,还有就是晚饭前和班长争论养老的问题时,语言有点犀利,还没来得及道歉和解释,担心是不是因此影响了他的食欲,再者就是出门的时候,发现我的那个叫春荣的小姐妹出山了,我的观点和她的利益是完全相悖的,她会不会因此大打出手?要知道我是深知她的执行力的,她可不像班长雷点大雨点小,拳头一旦打下来,那可是不是轻玩的。[偷笑]
还好,春荣沉底了,林妹妹正在打趣,班长还在辩解,看那劲头十足的样子好像晚饭没受多大影响,我终于放心了……

今晚很好的月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