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无题

本帖最后由 阿秉 于 2017-4-1 09:32 编辑


风行秦制已千年,文网森严梦化烟。
唯有冤声弛吏禁,时来枕上扣心弦。

春阴漠漠暗神州,牛二横行到户头。
忍使英雄嗟气短,劝君宝马换吴钩。
忍使英雄嗟气短,
劝君宝马换吴钩。
赞!

蜃海楼台幻影沉,愚民伫望每倾心。
赵家祠庙今犹在,阿Q儿孙迹可寻。

无毛时代又崇毛,浊浪声嚣日日高。
枉死冤魂无祭处,天安门外哭号啕。

公正何曾到庶民,有司视尔贱如尘。
蜗居纵在皇城下,一样雷洋不是人。

官威官势太嚣张,轻掷家邦饲虎狼。
名义不知谁认可,为民口号早成殃!

禁网封言净论坛,要留春色饰高端。
漫言患在萧墙内,欲破萧墙千万难!

民瘼争能视若无,忍教天下尽庸奴。
伊谁冒死陈时弊,信有人间大丈夫!
铿锵有力,内容辛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