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雙照樓詩詞稿》预定

《雙照樓詩詞稿》预定
矞雪堂重刊《雙照樓詩詞稿》序
世之論精衛鳥者多矣,或稱其勇毅,或歎其癡愚,而於其孤獨處則鮮有發明。余少時亦不解此,及長讀陶詩至“栖栖失群鳥”一首,乃矍然有所得。夫失群之鳥,雖云孤矣,然鳥獸固有其群,眾生亦莫不有其群也。而精衛鳥獨不然,蓋其既爲帝女精魂所化,則天壤之間僅此一身,斷無同類,可謂天然之孤獨矣!則其填海之心,是何堅忍,是何孤高,思之肅然、憮然甚且泫然矣。
乃西元廿紀之初,一翩翩者少年,浮東海而有所感,遂以自號焉。其後不數年,入同盟之會,手著雄文;奮博浪之椎,身投大獄。肱經三折,腸儘九迴。痛萁豆之相煎,托釜薪以自任。於是海內公望,非其人而莫稱;天南方伯,虛其位以相期。乃以而立之年,謝好爵,挈新婦,飄然遊學泰西。嗣以神州多故,幾度來歸,遂爲黨國钜公、爲左派領袖,令名素著,人無間言。其後貪狼進犯,九州不靖,百戰無功。遂由慘然不忍之心,發將以有爲之念,乃慨然棄北窗之高臥,效東山之強起。冒千夫所指,自汙其名;幸半壁猶存,民受其賜。孟子云: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千載以下,想見其人,不意於近世得之。然則其果何人斯?曰:浙粵其籍,汪茫其氏。雙照其樓,季新其字。菩薩其心,精衛其志。孤飛其勞,獨行其是。
或恍然曰:斯豈奸而未雄者歟?亦海藏樓之流亞耳,何足道哉!曰:否否。此特皮相之論也,非獨不知人,亦不知詩。蓋鄭之氣盛,汪之情深;鄭矜功力,汪見胸襟。譬諸秋桂春蘭,雖皆云妙香,而其性實異,非可一概也。況彼誅心而自聖、弄筆以自雄者,又庸知學人詩固非村夫子詩,而志士詩亦非山大王詩乎?
嗟夫!天縱有情,天終不語;事非無據,事已難言。信文字之有靈,詩能再版;悲市朝之易改,鶴肯重來?感末法之在茲,問前脩兮何處。徒掩蠹書,對中宵之黯黯;欲開天眼,破東海之茫茫。
丁酉仲秋沒名堂主人於南開園

矞雪堂重刊《頡頏樓詩詞稿》序
世俗論汪兆銘氏,每以其遲死爲不幸,予謂不然。夫博浪之椎、荊卿之劍,雖云壯矣,究無補於事。故其若於庚戌即死難,不過於革命史添一烈士耳,誠無足輕重也已。至其晚歲之決然自污,則非舍生取義以邀名者所能,已臻請入泥犂之大乘境界矣!或又以汪氏歿於二戰結束之前,謂其幸而早死,予又以爲不然。蓋汪氏之幸,無關生死,乃在得人。夫人生得一知己,已然不易;而汪氏乃得四焉,曰陳璧君、陳公博、龍忍寒、曾仲鳴。且四人才堪互補,心終不移,此則尤爲難得者。嘗歎衆生芸芸,愚公何寡,智叟何多,汪氏晚年所爲,雖以下士之智亦知不可,而四人者乃追隨之,至殉身而無悔。以視今日,友朋骨肉之間,以利而合、以利而乖者,不知凡幾;其擇一而從矢志不渝者,真希如鳳毛矣!人心不古,寧無慨然。
若夫二陳一龍,聲名早播,惟曾仲鳴氏,今則知之者鮮。又或知其爲法蘭西文學博士,而不知其亦詩人也;知其爲汪氏之秘書,而不知其非僅秘書而已。蓋曾之事汪,既如兄如友,亦如父如師,故於詩道書法皆心慕手追,時見脫胎之跡,高處亦偶能與並,然終不及汪氏之深且厚。惟其人純粹,故能忠;其詩真誠,故能善。置之今日,俱已不可多得矣!
矞雪堂重刊之《頡頏樓詩詞稿》,乃仲鳴君璧之合集,顧名而思義,已可想見其情;尋讀君璧之序跋,尤足愴然。然則值今士風墮落之世,斯人斯集,又焉能不表而出之?謹擬《代頡頏行》長歌,區區之意,敢布私懷:

憶昔壬子秋之期,少年去國心負奇。中華自此開新紀,破壞已深圖轉機。

文明發達在歐陸,建設何妨夏學夷。閩粵由來多志士,結客翩然遊泰西。

革命家庭女亦壯,英風曾不讓鬚眉。洋船橫海日繼夜,指麾論議無閒時。

獨有巖巖美男子,辭色平和仁且慈。我生不辰早失怙,一接言笑心依依。

即時願執弟子禮,先生但以兄許之。更喜同行有嬌女,方家小妹纔勝衣。

重逢每似初相識,方寸怦怦難自持。海上風波豈足道,有兄有妹何怡怡。

行行已至蒙特爾,居停草草甘如飴。十載同窗常共硯,所謂伊人心已知。

我自學文卿學畫,相期各向前賢齊。蟹行蚓字不稱意,叩問先生詩與詞。

山川助我浩然氣,風土關卿別樣姿。久住溫柔天不許,將降大任先相欺。

太息干戈如席卷,避兵草野同流離。汪陳交好足模範,方曾一氣雙連枝。

既同患難復同志,弟兄姊妹呼參差。情親每認兄如父,道合能兼友更師。

廿年左右親謦欬,耳濡目染焉能追。先生胸次高足仰,我瞻馬首無然疑。

先生憂勤我內熱,願塗肝腦何所辭。諸公分謗我無力,我但服勞惟恐遲。

江左川中甘狗走,安南河內樂雞棲。微恨盡忠難盡義,栖栖各在天一涯。

卿真知我來就我,小別情懷兩欲迷。先生讓我雙人室,成人之美意則微。

良宵何短渾無寐,夤夜破門來者誰。若輩跳梁失天算,天留先生將有為。

先生無恙我代死,微軀大用何須悲。此去小休亦不惡,所恨未克長追隨。

和平流血自我始,求仁已遂欣而宜。他事了然無罣礙,國有先生家有妻。

今生至此差自足,不負先生不負伊。因緣種種報未盡,留此叢殘數頁詩。

知卿見詩如見我,卿能畫我慰我思。何當天外還相伴,頡之頏之其于飛。

丁酉仲秋沒名堂主人於南開園

注;有意者可加矞雪堂个人微信:wangz76
光影掬塵
不學詩 無以言
郵箱1310285065@qq.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