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的诗词成名路

我的诗词成名路
雪泥萍踪
刚出道时,我就是个工科小混混,在网上偶尔玩玩网恋,跟当时的主流诗坛基本处于疏隔状态。最早我叫CEDARCEDAR,
<中华网络诗词精选> 选录我作品如下。当时我的诗坛声望,是远远逊于白衣卿相的。

浪淘沙
一笑万般空,不解穷通。人情世故耳边风。懒管前身谁也是,管甚来生。
今古转头中,鸥不堪盟。扁舟载酒钓神龙。醉后好同天共地,合作三公。

高中晚自习
灯光一室照无聊,下课电铃迟不摇。僵看蝇飞梁上下,呆听人聚语低高。
埋头欲睡嫌桌硬,动笔才书觉手劳。却起推窗星月入,一声呵欠入风遥。

三字令
灯欲坠,月如危,夜车开。何用送,是分飞。我将归,卿且去,此情灰。
花正好,柳新裁,试开怀。工彩笔,亦徒为。又一年,非可问,自归来。

绝交辞
曲曲回肠转转凉,悠悠处处已无乡,欲寻个佳人相傍,付不起一路风霜。且稳坐钓鱼台,避开万里浪,冷眼看红尘热闹聚散忙。便有那绿袖添香,珍馐在掌,放下离愁闲万斛,抛撇闲泪千行,与我款款相向又何补,都不是从前意,梦里人,心上想。怎断了痴肠,学了冷强,飞了凤凰,散了鸳鸯,又重重挫英雄,深深伤望眼,人人笑凄惶,步步成踉跄。接舆几许狂,铅刀一割伤。算爱他一场?恨他一场?深情一场?游戏一场?斯人无处觅,温柔更别想,听不到好声好语,走不出一条雨巷。却与谁说说笑笑,来来往往,弃剑屈节,抹粉涂装,全不管从来孟浪,淑女也说是就装。费煞苦心求不得,说放终不放。想他此时模样,定春风得意脸朝上。有红颜知已,声声呵护;谢家小女,处处模仿。狐兔愁颜蹙,厉鼠白牙光;怒狮卧泣月,猛虎还彷徨。人道情深须祝福,至尊之酒浅浅尝。何必逆天违道破世网?何必痴妄执迷两败伤?何必狼向牧人泪汪汪?何必独爱沉默一羔羊?芳草何处无,明明都一样,徒然爱瘦马,无故恋高象。感此言有理,待把风情万种一一忘。替我陈彼友:此人不易得,莫教风雨淋,莫使遭欺搡,莫遣多劳累,莫驱似牛羊!旦暮同欢笑,零食分些尝。虽无百一用,犹能洗手作羹汤。替我告那人,不必还怨怏,浅情原本性,天意使相望。偶尔成一路,毕竟是殊方。但愿岁岁平安多享福,有个娇儿痴抱颈,有个娇妻笑褰裳。

后来我改名叫叶莲衣,开始引起诗坛注目了。论坛有位诗友还给我写了一首夸赞的诗:
千帆过眼皆空竞,细雨归来景物稀。
捧卷涵香秋自远,如今幸识叶莲衣。
           ——大江西去《读叶莲衣组词望江南》

当时我在各论坛绝对是默默无名的小字辈,以至于大江西去发现我的作品,还略微带着点惊喜:
锅兄:因兴趣所在,各个论坛的东东差不多都会看一下,网络作者以为都读得差不多了,读过叶莲衣的组词<望江南>,让人一惊,方知仍有好东东可读:)
对此,一位叫石人山的诗友回复说:
哎呀,白兄,这叶莲衣就是西祠的XILANGBAIMAQUWUZHONG
  你去查他的论题。忆江南还有更多
  西朗兄虽时见草率,常有爱人的句子。
我在西祠确实叫“西朗白马去无踪”,这个名字其实系笔误,我有个笔名叫西昂,结果拼音打错了,我的名字就成了西朗。西昂这个名字,还曾得到过蒋老师的欣赏,他说,你们诗人都好爱姓西啊。他知道有个新体诗诗人叫西渡。
我叫叶莲衣的时候,词多于诗,诗以七律为主,那时候,我的七绝根本不行,也没有几首。重读旧作,发现我的词颇为质朴:
浣溪沙
生死茫茫水自流,人间天上苦绸缪。年华转眼一枝秋。 ○松径忍还说故雪,丁香无奈对新愁。好否不恨到情休。

唐多令
休倚旧栏杆,夕阳没远天。更无人,解得蛮笺。忽记当时一笑好,低首处,恰家山。 ○清浅水依然,鸥飞小艇还。却如何,试把心安?楼上彩云楼下道,今只有,月相关。

柳梢青
心已全灰,见原是梦,寻也终疑。远水波澜,小楼灯火,曾待伊归。 ○旧书翻遍都非,剪不断,愁如乱丝。也只宵长,秋窗静坐,小像频窥。

醉花荫
怅望星辰知已变,凉露沾衣满。好作不思量,美酒高歌,各自愁中断。 君诗慢咏千千遍,何事成清怨?到死誓相寻,尽道平常,不得平常见。

2006年,我考上了唐宋文学的研究生,完成了从工学士到文学硕士的身份转变。读硕士时期的我,在诗坛一角也只是默默耕耘,跟主流诗坛依旧疏隔。但在我读研之前,我的作品已经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在论坛比较惹人注目,还是因为光明顶转发的诗贴。后来孟依依在《十年》中有所论及:
女子中还有一人吸引了颇多关注,雪泥萍踪。我最早知道她却是在03年,冲锋土豆向我推荐她的《松雪集》。其实雪泥的诗词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我这样认为。只是她太过自信,兼之好臧否人物,批评时又毫不客气,以至不能讨好。一回跟贴评人诗词为“小学三年级水平”,后来自己过意不去,也只是补上一句“北大附小”。
雪泥是钟振振弟子,她的师兄弟也来菊斋。我今停杯渊渟岳峙,胡兄热情率性,性格千差万别。不知钟老师是如何应付的,大约海一样的胸怀,才容得下这许多人才在其中扑腾。
回过头看,我不仅把孟依依远远甩出十条街,甚至连钟振振的诗词创作都落在我之后,更遑论张五胡兄了。说不得意实在是有些虚伪。
其实我获得全国性的声名还要归功于举办《屈原杯》的BVI论坛。当年屈原杯盛况空前,基本网络上著名的诗人词人都聚集在一起,而生性张扬的我大举砸诗,一下子成了全网注目所在。一是我的身份是诗词学博士,二是我本人的创作迥出流辈,三是从没有人敢像我那样不怕得罪人地评诗。在论坛,我带着一帮小兵们掐胡马不亦乐乎,今天和这群人掐,明天和那群人掐,借评诗之名行争霸之实,大大满足了我的好斗和好出风头的虚荣心。至今想来,那实在是一段美好的经历。
出名以后,我再也不用窝窝囊囊在诗坛混了。我成了雪泥萍踪,一个大ID,想批谁就批谁,说什么都有人信,尽管很多时候我其实都在玩。高兴了夸这个几句,不高兴了损那个一通。直到连蒋老师都看不过眼了,悻悻地对我说,赫赫,想不到你在网上的名气还挺大的。他心里大概觉得我这是欺世盗名,可我的诗友们可不这样看,他们说,我们认得蒋寅是谁,我们都是通过你才知道他的。论学问,蒋老师强,论写诗和评诗,你比他强太多了。我背着蒋老师偷偷地信以为然,大多时候,我还是虚伪地在他面前维持着假崇拜。谁让他是我的美男子呢。
我前雪泥萍踪时代的七绝,确实不大行,水平大多类似这种:
无题
  青莲诗酒仲宣楼,千古离人一字愁。
  我意难随缺月满,百篇换得恨悠悠。

  忆镇江
  无由梦境说江南,树树梧桐夜雨潺。
  红树青山何日再,清风明月几时还?

  寄诗友
  契阔开残几树花,江南烟水是君家。
  莲歌未唱声先咽,今日应闲赋采茶。

  寄友人
  难留雨梦与云行,萍水伤心路几程?
  欲诉相思和别苦,相看一笑又无凭。

  已残
  已残红叶写相思,落尽梅花月满枝。
  翻遍凉宵风欲断,是人无寐起来时。

  寄诗友
  相逢草絮不能期,以我微才岂足思。
  酒醉诗狂人漫笑,青春已似电光驰。

  天涯一笑得逢君,别后情怀问白云。
  四月江南花未落,西山燕字太殷勤。

  晴窗素兴吟情好,江畔黄花小令工。
  收拾一箧酬唱句,玉兰花下好重逢。

当然,这都是20初之前的少作,谁的诗词一开始就惊才绝艳呢。
改名雪泥萍踪后,我的七绝终于大放异彩,看吧,一个笔名的重要性。须知,雪泥萍踪这个名字来自美男子蒋老师的文件夹名,那里面装的都是他自己的照片。列一些雪泥萍踪的代表七绝:
咏张船山
东坡眠后船山起,笔底风雷气孰降?
诗思万峰飞舞下,锦囊放出是春江。

随园夏日
晴风乍暖鸟关关,收粉吹黄春已残。
碧叶盈盈妆夏国,梧桐一隙是青山。

随园晚秋
重彩谁描工剪裁,秋笺幅幅此中开。
芳茵自绿人声去,银杏初黄细雨来。  

随园夏朝
清凉山色莫愁乡,帘外翠禽时一双。
浅梦不知人近远,荷风出入五更窗。

西湖情诗
白是湖堤碧是楼,快风五两适行舟。
荷花红到君双鬓,赢得青山齐转头。

夏日
花风柔腻水风凉,芦苇云连鹭一双。
试向雨晴楼上立,万山青眼递于江。

岳阳楼(想像中的三月)
一盘秀色好青螺,多少湖鱼跳碧波。
山似美人须正看,洞庭持镜照湘娥。

送行
一行冷雨又经年,笑靥依稀记眼前。
犹有关情心万种,秋风吹作绕湖莲。

雨中游潮白河公园
柳覆长桥草覆坡,一天丝雨亮如磨。
潮河风景秋来好,淡墨山痕淡绿波。

题恩施风景图片
石笔悠悠入镜台,淡蓝晴翠远尘埃。
白云几朵真堪羡,直插青山鬓上来。

樱花诗
春风又换一年妆,九十风光绿转长。
闻道花开六朝寺,已围明月作新霜。

立秋绝句
花有离枝恨有休,新凉须散旧忧愁。
窗前多种相思树,截住萧郎老去秋。

看来要作大诗人,取名是个关键。能不慎乎?
我终于站在了这个时代七绝的最高峰,一览众山小,痛快哉!

附旧作
题张蒋金陵饮酒图
绿杨时节喜同行,酒盏犹堪照眼青。
日晚衣香何处过,樱花桥对半江星。

暂驻征舆傍故交,何春风雨不潇潇?
酒楼聊当扁舟坐,共饮长江与六朝。
鹰按:张伯伟教授是蒋寅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一度想在邮箱里拉拢他为我说好话,这两首马屁诗尚可观,故存之。

風懷詩(選一)
聽琴咫尺伴衣香,敢恨浮生歧路長。
南國紅黃秋好處,怕君獨過板橋霜。

风怀诗
近还不惯远偏伤,十月江南万里霜。
为念枯荷听雨尽,君来千万趁秋光。
鹰按:这两首诗,我本人选,会选第一首。一首好的七绝,字面亦须亮眼。

领来天意太无情,惘惘终朝梦倦行。
君道相逢有何好,我言片刻抵来生。
鹰按:记得有个安徽的诗友,特地托我师弟来说,她很喜欢我这首诗。好的情诗,传达的是人类共同的情感体验。所以我看不上某某 的情诗,一点也不奇怪。片面的个人经验,终是浅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