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陈章:今人旧诗赏析(之五)

陈章:
今人旧诗赏析(之五)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南京某报刊载学部委员名单,将“朱夏”的名字误为“失夏”。朱夏先生看到后,戏作一绝句:

铮铮脊骨何曾断,小小头颅尚喜留。
从此金陵无酷暑,送春归去便迎秋。

朱先生妙语横生:你们抽掉了我好端端的脊骨(“朱”字抽掉中间一竖成“失”),好在头颅还为我留下(“朱”和“失”上部分相同),如此甚好:从此人称“三大火炉”之一的南京城,夏天失掉了,春天过后便可“迎秋”。我们可以从这首诗里看出一个学部委员的修养、诗艺和风趣、幽默的性格。

诗友杨逸明,有《除夕焗油戏作》:
旋看斑白转乌鲜,形象工程到鬓边。
也学当权遮丑陋,花钱粉饰太平年。

该诗以小见大,鞭辟入里,措辞幽默,令人绝倒。
形象工程,千夫所指。荆州诗人廖国华,有《鹧鸪天•题某县“刷红全县临国道房屋”美化工程》曰:

一路山墙一片红,盛装巧伴掩真容。
商家自是腰包鼓,书记当然喜气隆。
官运旺,宦囊丰,黄梁未熟梦方浓。
哪知背后行人指,外似桃花内有脓。

艳若桃花,内有脓肿,化用鲁迅名言入诗;刺贪刺虐,入木三分。
这种工程结果当然是官商发财,民众遭殃。廖国华另有一联诗,可为注脚:工程完毕升迁去,债要村民几代还?
1998年长江大水泛滥,报载江淮某地官员还在大吃大喝。天津诗人江婴,有一首为此而作的七绝,广为传诵——
粤鲁川苏集一餐,圆台方桌满杯盘。
鱼虾自是江淮好,水困灾民酒困官。

该诗用形象思维将旧体诗“怨”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
网友“长堤老树”有《鹦鹉曲•老汉骂驴》曰:

怒把缰绳系梁柱,掏烟袋指骂贼秃:
适才间俺没看住,嫩庄稼你偷吃一路。
见人说你还发怒,大摸样又找母驴热乎。
吃喝嫖你就剩赌,你以为你是干部?.

曲中的主人,是一位看驴的老汉,因驴偷吃庄稼,“酒足饭饱”后又找母驴热乎,老汉将它绑在树上,掏出烟袋,将驴大骂一通。这一骂,骂出了水平,骂出了境界。因此很受读者欢迎。
有趣的是,网友“月转妆楼”,还作《正宫•鹦鹉曲》和之,“与长堤老树对抗”:

眼气别人没用处,枉和老树骂贼秃。稳当且把氙气住,好吃好睡逍遥一路。
(幺)若同他样爱发怒,这日子如何得过热乎?小模样就别去赌,有种你去当干部!

事还没了,另一位网友“文殊法雨”又《和长堤老树“鹦鹉曲”• 毛驴喊冤》
事事争家顶梁柱,淋淋汗得毛尽秃,生金吃草闲不住,何曾奸滑同作一路?
(幺)身奴冤枉不敢怒,人风流怎敢心称羡乎?莫看你老常气赌,有种你能治干部?

一个说,有种你去当干部!一个说,有种你能治干部?三首短曲的焦点,都在“干部”身上。怪不得毛主席说“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电视剧《西游记》上演后,有诗人作《清平乐•戏咏唐僧师徒》曰:

唐僧
都城村寨,多少佳人爱?雨意云情空叆叇,禅定心旌不摆。
可惜你未成家,也没生养娃娃。都为善良绝种,奸凶遍地生芽。

孙悟空
西天路上,奋起千钧棒。
叱咤一声天地晃,妖怪魂飞魄丧。
纷纷扰扰城陔,犯科多为钱财。
今日欢呼大圣,金银兽正成灾!

猪八戒
贪吃何错?一路劳神魄。牵马翻山一座座,魔怪几曾饶过?
老猪生不逢年,当来今日机关。公款无边豪宴,天天肚子溜圆。

沙僧
挑担活计,原属孙猴子。猴子又交猪二弟,二弟最终给你。
如今我劝沙僧,应该雇个民工。尔乃在编干部,怎能像那村农?

如此词作,“论时事不留情面, 砭痼弊常取类型”,每首皆有可道者。

辽宁60后诗人郑雪峰七绝《建康赏心亭》曰:

大江去似水龙寒,一角孤亭落照残。
多少往来天下士,新愁拍上旧栏杆。

该诗起承两句,抒情状景,措辞之雅,已令人心仪;转句属自然过渡,看似无奇,但暗含机杼,结句如奇峰突出,令人拍案叫绝。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有名句“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古今天下士,一以贯之的忧国忧民情怀,在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堪称今人绝句精品。

重庆70后网友“天亦许”有《鹧鸪天》道:
天压彤云又一年,情怀依旧似从前。
党朋同气人三五,吴越长风路几千。
思可寄,聚应难。分将书简报平安。
近来心事知多少,也为神州猛拍栏!

作者系性情中人,常与三五知己“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与郑雪峰心有灵犀,末句也同用一典。此词别有精彩处,是“党朋”一词;党字繁体是“尚黑”,涉“党”者多为贬义词,如朋党,党锢,党祸,党争,党禁,党同伐异,狐朋狗党,党同伐异等等。而作者一句“党朋同气人三五”,将“朋党”二字巧妙对调,立马变成充满正能量的褒义词。如此调遣文字的功夫,不用心细看,很容易被埋没。

凤凰卫视中文台曾开辟《李敖有话说》专栏,我对李的价值取向不以为然,但他占据着意识形态的制高点,若写文章驳斥他,报刊无从发表。于是,只能挑他言论中的文史和逻辑错误,写了一篇五千六百字文《且给李敖上堂文史课》。发表于鄢烈山先生主编的《白纸黑字》丛刊第一期(读者出版社2011年11月)。
后来读到江苏侍述清的七律《戏说李敖》,惊觉我五千六百字不如侍述清五十六字——

民选那边早落帷,牛皮笑话满天飞。他争总统他凭甚? 我是流氓我怕谁。
大作思拿诺贝尔,微躯拼骂李登辉。满腔鸟气今舒矣,呐喊书生摇巨旗。

当年利比亚事件尘埃未落,广东陈奋生就有诗咏卡扎菲云:

一夜西风尽楚歌,霸王犹恋旧山河。
从来有道伐无道,便过江东又若何?

外交无小事,历来国际事件,禁忌尤多。然此诗全拿西楚霸王项羽说事,寓普世价值观于平平仄仄之中,化敏感于无形。 

下面一绝句是河北王玉祥的《赠台湾友人》:

最忆童年捉柳花,何时重品故园茶?
春深怕读登楼赋,阿里山高不见家。

该诗多次获大奖,有评委认为:四句全从台湾友人心眼中写出。思乡之情,隔绝之感,较之王粲《登楼赋》更多一层幽怨……

林从龙五绝《过秦俑坑》:

胆丧荆卿剑,魂惊博浪椎。泥封兵马俑,能否慰孤危?

嬴政一即王位,便动用七十万民工修建长2000米高55米的骊山陵墓。开始只注意内部装修,极尽奢华,以铜铸顶,以水银为河流湖海,顶上有明珠做的日月星辰,并且满布机关。后因在宫内遇荆轲行刺;外出“东巡”至博浪沙,旋被张良顾雇力士用百斤铁锥暴砸。于是又在陵墓东边设置8000个兵马俑保护他。
开头两句,“胆丧”、“魂惊”,描摹出独裁者外强中干的本质和恐惧心理;第三句讥讽暴君死后尚不得安宁;末句,在我们这个尊秦始皇为千古一帝的时代,堪称“千古一问”。人言,元稹“白头宫女说玄宗”20字《宫词》足抵白居易一篇《长恨歌》;诗词大家熊东遨盛赞此诗:“……仅二十字,然涵容广大,寄寓遥深,当合与《过秦论》齐驱也。”(汕尾诗友江兴锥对此诗极为赞叹,但略嫌“泥封”两字有歧义,他说,干脆改“八千”更好——录此备忘)

秦始皇为传之万世,焚书坑儒,更“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 “二世而亡”后,常被后人嘲讽:

诸儒坑尽一身余,始觉秦家纲目疏。
枉把六经灰火底,桥边犹有未烧书。
(明•袁宏道《经下邳》)

一击车中胆气豪,祖龙社稷已惊摇;
如何十二金人外,犹有人间铁未销?
(元•陈孚《博浪沙》

李汝伦先生也有《西安兵马俑》七绝云:

敲扑鞭笞草木酸,咸阳谷冷儒生残。焚书火烈金人铸,应悔未烧大泽竿。

较之元、明两位古人,李汝伦先生更为幽默风趣:(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你把大泽乡的竹竿烧了,不就没事了吗?

关山遥望朔云中,铁马王师梦已空。
唯有西风心不死,年年吹雨过江东。
   
以上是张智深的《望黑龙江东故国领土》。“铁马王师”典出陆游名句“铁马冰河入梦来”和“王师北定中原日”。
民国流行小说《秋海棠》,书名寓意就是指当时的中国地图像一片海棠叶,后被邻国蚕食鲸吞而成如今“公鸡状”。张智深怀念故国领土,该诗以古境写新事,悲愤似放翁,其痛更过之。放翁尚存身后之望,此处却“梦已空”矣!能不令人悲愤至极?唯有西风心不死,年年吹雨过江东。如此借物抒怀,堪称神来之笔。湖南刘庆云《题双头鹰木雕》云:

昂头翥翼眼凝寒,休作寻常艺术看。忆昔鹰瞵我华夏,界移千尺向东南。”

按:满洲里国门公园陈列有中俄、中苏界碑复制品,其一为双头鹰木雕。当年俄国曾以此为界碑向我国推进三百米,此诗意蕴,与张智深的《望黑龙江东故国领土》可谓姐妹篇。

赵章武《过南京北极阁吊死难同胞纪念碑》亦是七绝佳作:

夜泊秦淮客梦遥,悲风古木叶萧萧。伤心卅万同胞骨,哪有馀哀吊六朝。

南京,在明朝,太平天国,中华民国之前,就有六个朝代在此建都,千百年来凭吊之作汗牛充栋。王安石《桂枝香》名词“六朝旧事随流水”;《牡丹亭》佳句:香消了六朝金粉,消灭了三楚精神……单《唐诗三百首》所选就有杜牧《江南春》、《泊秦淮》;刘禹锡《西塞山怀古》、《乌衣巷》;韦庄 《台城》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之作。赵章武一扫古人旧套,一句“哪有馀哀吊六朝”,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反衬“伤心卅万同胞骨”,可谓字字锥心,声声血泪,撼人心魄。

白居易这个名字,早就引发出一个“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典故。安徽武立胜,有七律《过白园谓乐天先生语》颈联,又巧解白居易三字云:“名虽如尔白居易,楼却因何降价难”。如此巧对,令人莞尔。
武立胜应是行伍出生,因他有一首(《太行军演》),也写得不错:

九宫阵布夜山湾,令动千军拂晓前。
高地主攻八四四,电波频叫洞三三。
空袭弹卷老爷岭,机降鹰飞娘子关。
剿尽残敌天尚早,黎明未下刺刀尖。

颔联“八四四”,属军事用语,就不必苛责“三仄尾”了。
浙江赵迪生, “游临汾七里峪有感”,作七绝发表于广州《当代诗词》:

一路聆听鸟唱歌,如斯净土已无多。
年来到处强征地,只种楼房不种禾。

此诗涉及野蛮拆迁、破坏生态、“鬼城”林立种种现实、敏感问题,堪称“杂文诗”中佳构。
湖南王跃东有《建筑民工》七绝云:

工棚低矮入霜寒,夜数繁星怕影单。
还是锄禾那双手,种成大厦到云端。

两首都写到“种禾”和“种房”。由于角度不同,主题大相径庭。套用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两个常用语,前者“缺德”,后者“歌德”。

孟依依有《江南行七首之水乡》云:

飞烟游絮绿婆娑,山接青山河复河。
早树衔花三两燕,谁家卧水一双鹅。
赋闲人自日中起,抢雨船从桥下过。
我羡此间无俗事,茶楼向晚夕阳多。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全诗状“杏花春雨江南”之境宛在眼前;颔联“三两燕”与“一双鹅”,何等悠闲自得。颈联如奇峰突出,一个“抢”字,似响鼓重锤,令人心头一震。意象之美,犹如象棋“一将一闲”,妙不可言。记得以前读聂绀弩诗:飙风背草穿荒径,急雨推车上小桥。也有类似感觉,聂诗妙在一个“上”字,写尽劳力者之艰辛。孟诗末联,又回归轻松平淡。全诗一气呵成,跌宕有致,洵为大家手笔。
有网友“水浒英雄”者,作《瀑布》曰:

凌空白练挂千秋,直下人间势未休。谁料几经波折后,不分清浊亦同流。

上海杨逸明,也有同题七绝云:

飞瀑遥倾天上湖,雨丝风片满崖珠。心泉也有三千尺,能向秋山一泻无?

“水浒英雄”起承句气势磅礴,转结句暗藏机锋,令人回味无穷;杨诗起承句状景优美,转结句极尽张扬,化典无痕,别具境界。两诗均以平字见奇,可谓今人咏瀑佳作。

山东60后诗人杨坤《瀑布》诗云:

动地惊天飞白练,银河倒挂入江川。
青山量小难容水,蓝海胸怀易纳贤。

与上两首不同,杨诗在于用拟人手法,赞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别具理趣。
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安徽分会主席徐味先生七绝《人字瀑》曰:

沉雷如鼓聚狂澜,直下飞流万仞山。
宁为自由成碎玉,不教腐恶占人间。

该诗如千军万马冲坚破锐,有力拔泰山之势。
南开大学学生唐本靖《三峡大瀑布》云:

渐老游人渐老秋,青山何处赋闲愁。
古今白发三千丈,铺到天涯海尽头。

为有李白夸张在前,故转句得以如此借喻;在校大学生能将旧诗写到这么熟练,值得一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