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今人旧诗赏析》之 27

《今人旧诗赏析》之 27
陈章
2018.02.13 21:28  
最近,饶宗颐教授,原花城出版社编辑杨光治先生,雁塔诗友朱泽秉先生三位相继仙逝。饶教授是潮汕人,名满天下;我与杨先生早年常有联系;朱先生是新交诗友。这里,且各录一首纪念。
汕尾吕烈《悼选堂老人》
已是开寅雪未融,先生鹤驾竟无踪。修成鲠士诚非易,硬到期颐有几同。
刊石深沉悲旧日,琵琶声咽演凄风。典型萧瑟谁堪继,一代人文断碧嵩。

吕君悼诗在微信圈发后,汕尾杂文行家郑溢涛评曰:

“硬到期颐有几同”,此句最佳。人,大抵是从硬生到软死也,始终至硬,实鲜见之,即曾文正亦难免“由虎豹而狗猫”。烈兄聪明。饶公学问之硬,吾不敢评,因多数非我能懂, 而饶公风骨之硬,吾亦未略知本事,故亦不敢轻疑。烈兄颂饶公之“硬”,盖非指一端耶?

我对饶宗颐教授之“硬”,也知之不多;但与吕烈兄多年至交,知其乃胸罗万卷,博闻广记,妙笔生花之辈,相信他这样写,自有其道理。(本文开头“风流早不归才子,民主焉能仗女神”;“风雨兼程民主路,琵琶半掩凤凰台”;“若论经纶皆白板,几人肝胆藴红中”三联就出自他手笔)
另外,我想告诉溢涛先生,饶公学问,风骨硬否,还有个见仁见智问题。
正当学界、尤其是潮汕地区悼念饶公时,有山西太原陈端度者,在网上发文说饶公涉嫌学术剽窃;接着又有饶家后人反驳,称其诽谤、保留诉讼权利……。这些,远非我辈外人所知。还有,我的朋友,香港中文大学黄坤尧教授,尊饶公为香港“三大诗词家”之一。而我的另一个朋友,当代诗坛大名鼎鼎的新锐,则在朋友圈说,饶宗颐的诗还可以,词则“不怎么样”。


敬挽微信吟长朱泽秉
汕尾•陈世群

毛锥一管扫千军,雁塔题诗妙讽频。惊世文章因沥胆,哀时襟抱敢埋轮。
任凭局势般般险,尽吐良知句句真。冻噤弥天公又去,心香瓣瓣哭同仁。

诗人任凭局势般般险,犹能做到“尽吐良知句句真”,非常不易,朱泽秉做到了,作为朱先生的微信新交,我完全认可。陈世群先生可谓知人善咏。


痛悼杨光治老师
孙忠凯(网名“沧海游龙”)

此去蓬莱路九千,忠魂已许大罗天。忽来紫电催仁者,定是鸿钧缺主编。
意气还留方物外,情怀犹重岭南肩。临屏任我双行泪,诗本同心道不偏。

我对孙忠凯心存敬意,在于其诗风贴近生活,多用口语,展现时代风貌。如下面一首“背柴女孩”:

泥掩芒鞋露未干,声声稚气影蹒跚。两行泪洗桃花面,半捆柴沉柳叶肩。
雏鸟经风应有度,茅棚漏雨已无天。扶贫助学官何处,躲在良心哪一边?

末联,能令人心头一震。
下面一首,是海丰叶良方先生新作:
雕塑家叶小玲为我造像感赋(新韵)

奔走沧桑六十春,人生百折与谁论。感君灵巧刃三寸,造我顽痴像一尊。
不敢恭维知骨相,更难描画是神魂。书生早愧文章拙,唯摆头颜向壁存。

该诗音韵铿锵,别具风趣。但看到“新韵”两字,未免感慨。全诗普通话读来句句押韵,朗朗上口,但五个韵脚偏不同韵部。看来,邻韵通押,还需大声疾呼。

唐风:

此日重思祖国花,十年前已隔天涯。深知应喜还垂泪,地下应无豆腐渣。

闻聂树斌母亲与呼格妈妈同登天安门层楼

碧柳红墙未是边,帝京三月最娇妍。楼高莫洒思儿泪,霭霭春风湛湛天。

歌诗合为事而作。能为汶川地震十周年作祭;能提到聂树斌和呼格,就是高尚的诗,纯粹的诗,有水平的诗,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诗,有益于人民的诗。

四川杨云女士《回乡偶书》:

最是巴山夜话时,城中故事作谈资。邻翁八十寡闻甚,说到雾霾浑不知。

    这是参加中华诗词论坛“谁不说俺家乡好”比赛的一首题为《回乡偶书》的七绝。起句化用李商隐《夜雨寄北》句。承句“城中故事”或许谈得不少,但究竟哪些是读者关心的话题呢?不说。转句蓄势待发;结句“雾霾浑不知”,蓄齐力气,一箭中的。

《盆栽梅》  
任平•湖北咸宁

骨傲根难剪,寒侵花自红。身居方寸地,也要报春风。

龚自珍的《病梅馆记》,太有名了,先入为主。如今读到这首充满正能量的《盆栽梅》,反差之大,令人震撼。

《山泉》   
何良厚•湖南益阳

波掀泉眼见胸襟,流细犹存万里心。欲蓄江河磅礴气,不弹高调只微吟。

一二三句,娓娓道来,如平流缓水,波澜不惊;结句若神来之笔,极具理趣。

戊戌年春节就要到了,诗友中对联高手不少,刚才微信收到汕尾江兴锥先生一联:更新岁序喧鸡犬,企望官场绝虎蝇。岁序由鸡年进入狗年,“虎蝇”是习总书记上任后横扫之物;如此嵌四种动物于一联,妙不可言。印象中,还有一些佳联,提起来供大家一乐。2009年是农历乙丑年,丑属牛。陆丰剧团琴师江初先生最早用短信(那时还没有微信)向诗友拜年:“新年先献丑。老子早骑牛”,诗友们无不敬服。我的属相是1956年出生的“丙申猴”,2016年丙申春节,何永沂先生给我发来一联慰问,章兄:“新年多说千钧棒,旧事休提五指山”。
联中所涉本事,均以《西游记》中的猴子有关。人生能得如此联友,真是三生有幸!(后来方知,在前一轮猴年,何永沂还曾做过这么一联:莫笑猴愚人也有朝三暮四,如非帝狠我何来火眼金睛)也是妙作。

    几年前,香港举办“杜甫杯”诗词大赛,第一名为海丰红海湾张清宇先生所得,全诗和评委点评如下:

文章道德感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  壮志有谁吟望岳?伤怀为客赋登楼。
雨来诗共巴农喜,屋破心同寒士愁。  最是湘江贫病日,军声犹自系孤舟。

【评委点评】此诗首联议论起调,用笔轻重互见,节奏感比较强烈,第一句重,十分严肃;第二句轻,则似现代流行曲句法。“情人”一词来源亦古,参张九龄“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句(《望月怀远》),亦见典丽。以下六句串联杜甫的名作,包括《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的诗意等,既写个人怀抱,关爱天下苍生,情之所至,尤为博大。末联则以杜甫绝笔“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作结,反映杜甫颠沛流离的经历和晚年的遭遇,可歌可泣,馀音嫋嫋。全诗造语造意,俱臻上乘,融和今古,最为得体。

吟杜甫诗,湖南杨新跃和网友“昨夜”的《杜甫江阁》诗,也堪称佳作:

登临犹是此江台,百代荒凉乱石堆。夹水烟村行路仄,连山草树逼船来。
鸥心已隔春波远,君子独于歧路徊。天地孤舟当此夜,功名莫问早生苔。

杜甫《登岳阳楼》:老病有孤舟。《旅夜书怀》:天地一沙鸥。《天末怀李白》 :君子意如何?《剑门》:连山抱西南。《秋兴二》:匡衡抗疏功名薄,《山寺》:乱石通人过……作者熟读杜诗,故信手拈来,毫无斧凿痕迹。

饶公宗颐,和过杜甫《秋兴八首》,这里顺选一首,以飨读者:
雨歇天低峭峭山,乡闾指点白云间。人随秋水归群壑,月带星河照近关。
丛竹送青还绕屋,金尊幅绿且开颜。飘残坠蕾堆庭急,试觅芳踪向旧斑。

193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外文系、曾任上海作协副主席的王辛笛,1982年“访杜甫草堂”,作七绝云:

浣花溪畔草堂祠,万里桥西觅杜诗。老眼贪看春水绿,柴门修竹立多时。

该诗表现作者对诗圣的敬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杜甫诞辰千三百周年纪念时,深圳诗词学会会长林锡彬作《贺新郎》曰:

梦里千年泪,洒长江、巫山巫峡,少陵风旨。十载长安空怅望,挑破朱门臭味。虽坎凜、忧时愤世。三別凄凉三吏酷,更茅庐一曲呼楼市:廉价格、庇寒士。

醒来犹愧风披靡。叹时人、轻文重利,志为贪豕。三聚氰氨充牛奶,暗送地沟油滓。真道行、贪官不死。应命诗人诗万卷,唱山呼海啸升平事,曾几个、似公厉?

“三別凄凉三吏酷,更茅庐一曲呼楼市:廉价格、庇寒士”。上阙如此纪念杜甫,可谓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下阙针砭时弊,力透纸背,撼人心魄。

天涯海角(赵朴初)

不知何处有天涯,四季和风四季花。为爱晚霞餐海色,不辞坐占白鸥沙。

湿地公园 (陈荣辉)

秋水长天绿草肥,桃源远处酒旌挥。归舟未敢高声语,轻棹恐惊白鹭飞。

步杜甫《登高》元玉,三峡感赋(福建•沈汇丰)

三峡登临喜变哀,何堪洪祸复重回!泥沙滚滚年年积,垃圾滔滔日日来。
不尽长江成死水,无边落木掩楼台。鲟鱼不见豚苗绝,地震忽来摔酒杯。

以上三诗作者,第一个赵朴初,众所周知,宗教领袖,诗人,书法家,全国各处寺庙“大雄宝殿”四个端庄劲秀的大字,就是他题的。
第二位是广东惠来青年诗人,我俩在一次诗评活动中有一面之缘,给我的印象是谦谦君子一个。
第三位是我微信圈中网友,素昧平生,但可以感觉是性情中人,因他的诗作直抒胸臆,无所顾忌。
这三诗在本书中也许不算甚佳,当然绝对不差。象长征号火箭一样将之“捆绑”一起,是因为它们有一个共同主题: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
第一首是1994年初赵老游海南时所作。起句明知故问;承句彰显天涯海角美妙绝伦;转句再以饱蘸情感的文字,突出天涯海角之美:在晚霞的映衬下,海天一色,秀色可餐啊!结句说,为了欣赏美色,为了营造美景,我们把“白鸥”的空间也占据了。赵老是为了劝诫大家,不要破坏自然平衡,不要贪图享受,要兼顾自然界其他生物的生存与发展。这诗,情景交融,内蕴丰富,体现出赵朴老慈悲为怀、至善至美的高尚人格。
第二首一气呵成,错落有致;唐贤李白“不敢高声语”,是“恐惊天上人”。
陈荣辉未敢高声语,是“恐惊白鹭飞”;主旨与第一首一样,年轻一代具有这样的人文素质,令我辈颇感欣慰。笔者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导致被称为“喝狼奶长大的一代”。待到如今,知道要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时,自然界已经被我们破坏得惨不忍睹,无法逆转了。
第三首福建沈汇丰先生的《三峡感赋》,所写就是这种后果。此诗虽有一处重字和孤平的毛病,但瑕不掩瑜,该诗是步有“唐诗第一律”之称的杜诗《登高》韵,没有相当功底,也难以为之。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一万首歌德颂圣诗,也不如这一首杂文诗
沈汇丰先生还有“悼饶公”诗,顺录如下。

次韵香江林峰诗长悼饶宗老元玉
长夜难眠因若何,星陨巨擘落云阿。凤凰草木哀犹哭,桑浦儿孙痛转歌。
大著三千传盛世,令名百载满山河。韩江鼓浪多风韵,翠柏苍松耐研磨。
注:吾潮有凤凰山,桑浦山著称于世。

香港林峰會長原作

遙拜君門近若何?忽聞星殞泰山阿。梅花也吊凌雲筆,劍曲空彈擊壤歌。
冰雪文章驚日月,春秋學問動關河。先生遺著三千卷,萬代風流亦細磨。
(本文开头“风流早不归才子,民主焉能仗女神”;“风雨兼程民主路,琵琶半掩凤凰台”;“若论经纶皆白板,几人肝胆藴红中”三联就出自他手笔)
本文中未见这三联。另,此文似尚未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