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今人旧体诗话43

今人旧体诗话43
陈章
2018.03.20 22:14

红二代中,旧体诗写得好的,当属习远平。
以下是习远平同志发表于2014年11月8日《陕西日报》的两首绝句和一篇短序:
《悼力贞大姐》
80年前的烽火岁月,志丹伯伯嘱咐妻子刘妈妈为我父亲星夜缝袄过冬;80年后的2014年7月3日,母亲托我和妻子探望二老病中的女儿力贞大姐;大姐题字:“祝远平、澜澜家庭幸福,生活安康!”应大姐邀请,两家一起,再次拜谒了我父亲的陵园;整整四个月后,11月3日,凌晨4点,惊闻大姐病危,我当即安排赶往西安,欲见大姐最后一面,但大姐已于下午2点56分离去;我当晚9时赶到大姐灵前,热泪难抑;虽是永诀,庆幸的是我们与大姐7月3日的晤面总算是最后一次生前相会,母亲的相托探望竟这样及时!两家历史情缘深切如此,神奇如此,令我长夜无眠,遂写小诗以记。
(一)
才瞻贞姐英雄面,祈我平安寸寸心。
却报三秦断肠雨,万家千户正哭君。

第一首,融叙事,抒情,拟人,夸张于一炉,感情真挚,催人泪下。
(二)
千针万线织奇缘,温暖两家八十年,
大袄不存人已逝,毋更天地共婵娟。

第二首,以“大袄”为主轴,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将刘、习两家八十年的血肉深情,蕴含于四句诗中,令人感慨万千。深铭五内。二诗平仄和谐,层次分明;下笔如行云流水,不见刻削雕镂之迹,洵为今人旧诗佳构。
悼念诗文写得如何,主要是逝者与悼者的关系,然后是悼者的才情。
如韩愈的《祭十二郎文》,被人称为祭文中的千古绝唱,一,因韩愈与逝者的关系是“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后者,在孙惟汝,在子惟吾,两世一身,形单影只”。
二是作者高超的写作技巧。它用平易晓畅的家常生活语言,或长或短,错落有致;运用反复、重叠、排比等多种修辞手法,用作者与死者倾谈的形式,呼“汝”唤“你”,似乎死者也能听到“我”的声音,显得自然、真切。使之震撼人心。
1963年底,罗荣桓同志逝世,毛主席作诗悼曰:
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
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罗荣桓同志是中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为人民的革命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1963年12月16日不幸逝世。闻此噩耗,正在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的毛泽东十分悲痛,领头起立默哀,说:“一个人数十年如一日,忠于党的路线,很不容易啊!”此后数日,毛泽东写成了这首悼念战友的七律。(李晓琳、唐名利《毛泽东诗词鉴赏》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年)
三国时,孙策临终,嘱咐孙权: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
此诗末联,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是毛主席对罗荣桓的最高评价。
毛主席诗词题材很广,但吊挽将帅的只有两首。
另一首是悼国民党抗日名将戴安澜。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戴安澜(1904—1943)安徽省无为县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作战身先士卒,屡立战功,后晋升为团长。抗战爆发后,先后在国民党军队中任73旅旅长、89师副师长。
1939年,戴安澜升任国民党军第200师少将师长,该师是中国军队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机械化师。
1943年初夏,戴安澜牺牲于抗日战场,在延安的毛泽东撰写了这首《五律•挽戴安澜将军》。

(这首诗根据1943年戴安澜将军追悼会挽联挽诗登记册刊印。见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第474页。)
毛主席首联用典很妙。《诗经》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采薇也是《诗经•小雅》的一篇戎卒返乡诗。当时是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期,用毛主席的话说,民族矛盾已上升为主要矛盾,因此将戴安澜作为兄弟歌颂。
颔联、颈联写将军所率部队奋勇战斗,东瓜,倭棠是云南地名;尾联呼应主题,祭奠将军的不朽英魂。
说到戴安澜,我就对杜聿明颇为不满。远征军云南战败,不听史迪威的劝告,将部队撤往印度,而是唯蒋介石之命是从。将部队带往野人山回国,结果3万人死剩3千。孙立人就审时度势,带38军西进印度,全身而退。此事的是是非非如今已无法说清,且不提它。问题是,戴安澜师长掩护你撤退而战死。当时老百姓出于对戴将军的爱戴和敬重。灵柩回国时迎灵队伍高达十数万人,绵延数十里,尔后两度举行公祭……。30年后,你已获中共特赦,你的女婿得诺贝尔物理奖。戴安澜全家贫困潦倒实在过不去,戴家小孩找上门,向你诉苦,请你帮忙。你竟不敢相认!(见《凤凰大视野》)其实,戴家之困,只要能上达天听,以毛主席的性情,是绝对给予帮忙的。文革期间,福建知青家长李庆霖,一封诉苦信送达毛主席案头,毛主席立即寄送三百元并一封安慰信。1972年陈毅元帅去世,毛主席看到灵堂上一副挽联写得好,问陈昊苏,这联谁写的?陈说,张伯驹。毛问,张公子何在?陈说,在农村(计工分)劳动改造。毛顿生恻隐之心,对身边的周恩来说,照顾他回京吧。于是,张伯驹很快被周恩来调回北京文史馆。月工资280元。
远征军中唯一一个走出野人山的国军女战士刘桂英,1962年被视为“女特务” 送到农村劳动改造。直到1988年,她女儿通过著名画家叶浅予“上达天听”。问题也马上得到解决——刘桂英获“解放”并以退休教师的身份每月领取工资。此类事省市一级官员不敢处理,而一旦能到达中央,则恨容易解决。以杜聿明的身份,是有办法联系上毛主席,帮戴安澜家属解困的。但这位曾叱咤风云的抗日名将,内战失败后敢拿石头砸破脑袋企图自杀的汉子,在功德林被改造成了缩手缩脚的小脚妇人。不敢对戴家伸出救援之手!令人扼腕叹息。
1976年周恩来总理去世,悼诗很多。后来被搜集、整理为《天安门诗抄》,但那时旧体诗处于断层时期,很少符合格律。
当时聂绀弩有悼诗“哭周总理”:
于无声处响惊雷,天下呜呼恸哭谁。总理今朝登假去,斯民卅载沐恩来。
风流人物谁无死,痛彻乾坤此一悲。祖国山川伤瘦瘠,化吾身骨作肥灰。

【鲁迅《无题》:“心事浩芒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礼记•曲礼》:“告丧,曰:天王登假。”郑玄注:“告,赴也。登,上也。假,已也。上已者,若仙去云耳。”】
周总理遗言是把自己的骨灰洒向山河大地,故末联据此而作,聂诗特色,可见一斑。
1981年,李汝伦、胡希明、熊鉴等人,创办广州《当代诗词》,第一期“雏凤新声”(该栏目后由广州“后浪诗社”编辑,改为“后浪新声”)刊出承德青年诗人王玉祥的一组“悼周诗”,之一是:
诗海花山悼国殇,满城空巷泣碑旁。凄凄镇日清明雨,难道天公也断肠?

起句就把全国人民痛悼周恩来总理的浩大场面呈现在读者面前,尔后由“泪”及“雨”,用天雨烘托悲痛气氛;由“人”及“天”,用反问句增强抒情效果。营造一种泪雨纷飞,天人共悼的境界,情景交融,感人至深。
通过这期“雏凤新声”,人们才发现,旧体诗还没断层。
周总理去世,由于四人帮的干扰,他的葬礼有点诡异。那几天全国各大报纸头版头条,都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据说编辑部的电话都被打爆,来电都是质问之声。地区级以上城市笔者不清楚,县级以下原来要开的追悼会,忽接通知,说不开了。
后来,广州《诗词报》创刊,登过广东•梅小坚一首“悼周诗”,反映的就是这种情况。
破壁腾飞势若龙,高歌慷慨大江东。争担道义情怀烈,兼济刚柔胆气雄。
合纵万隆传盛誉,运筹四化尽精忠。何堪心血呕干日,禁令曾传莫奠公。

邓小平百年诞辰,暨大中文博导赵维江有诗祭曰:
天降斯人以大任,烛明长夜逐群阴。祖宗有法何须畏,蓬岛无踪亦可寻。
未死布衣更兖服,已行鸿业驻民心。论功若许平吴例,合铸公身用赤金。

自注:王安石云: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元好问诗:论功若许平吴例,合铸黄金铸子昂。
该诗之妙,也在末联,对邓小平的评价之高,无以复加。
茅盾(原名沈雁冰)与郑振铎,私交甚厚。茅盾(1896—1981)浙江桐乡人,当过文化部长。
郑振铎(1898—1958),出生于浙江温州,中国现代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和社会活动家、作家、诗人、学者、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翻译家、艺术史家,也是著名的收藏家,训诂家。1921年经沈雁冰介绍,郑振铎进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作,结识商务印书馆总编辑高梦旦先生的小女儿高君箴。

这年的1923年10月10日,他们的婚礼定在上海举行。
  这时郑振铎的母亲,已搬来上海,婚礼前一天,郑振铎忽然想起母亲没有现成的图章。因为按照当时“文明结婚”的仪式,结婚证上必须盖上双方家长、介绍人以及新娘新郎的图章。他少年失父,因此母亲印章必不可少。
  他马上请人送信给好朋友瞿秋白,送信的人回来了,带来秋白的一张便条。打开一看,上题“秋白篆刻润格”,内开:石章每字二元,七日取件;如属急件,限日取件,润格加倍;边款不计字数,概收二元。他知道秋白很幽默,以为秋白这个“润格”是表示实在太忙,没空刻。
郑振铎知道茅盾也会雕刻,于是,便请茅盾便连夜赶刻起来。
  第二天一早,茅盾将图章送到时,瞿秋白派人送来一封红纸包,上面大书“贺仪五十元”。打开一看,是三方图章,一个是郑振铎母亲的,另外两个一对,是郑振铎与高君箴的。
茅盾和他一算:润格加倍,边款二元,恰好是五十元。结果雁冰刻的图章只好“藏拙”,因为秋白是篆刻高手。
1958年10月17日,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郑振铎率文化代表团出访。不料,客机失事,郑振铎一行不幸遇难。
郑振铎逝世,茅盾作悼诗曰:
惊闻星殒值高秋,冻雨飘风未解愁。为有直肠爱臧否,岂无白眼看沉浮。
买书贪得常倾筪,下笔浑如不系舟。天吝留年与补过,九原料应恨悠悠。

这首悼念郑振铎的挽诗准确地描写出了亡友生前的形象和特点。颔联“直肠”对“白眼”,妙不可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