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悼熊鉴(2018.7.31更新)

悼熊鉴(2018.7.29更新)
熊鉴先生于7月19日在广州仙逝,享年95岁。

熊鉴(1923.12.5-2018.7.19)
自挽联
数十年雪压霜摧有生未已
一辈子内忧外患到死方休
书于庚午三月初四

王中陵
悼熊鉴先生
华山论剑,击鼓骂曹谁拼命?
人性争先,放歌伐纣我投枪。
[]2003年,熊鉴先生来西安参加雁塔诗词学会举办的《熊鉴诗歌研讨会》。会后结集《资料汇编》,我撰写的《人性与诗歌—评熊鉴诗》未能收入。

步峰
挽熊公鉴
高龄九五。日日服鞭秦壮气汤,所以能登寿域;
吟草三千。篇篇含解毒驱邪药,自然普济黎元。

史书长留,音容在世;
儿女至孝,仁爱传家。

吟于路角,诗云:路转万山成绝唱;
号曰楚狂,史载:楚虽三户可亡秦!
[]步峰:熊公鉴仙去,全国吟坛震动。所以如此,是因为熊公的诗词如杜甫之三吏三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将在世间永远留传。熊公与民同苦乐,为民吶喊,披肝沥胆反帝制,反专制,反独裁,有十分强烈的现实意义。

陈永正
敬悼熊鉴老
泽畔骚魂四极九天所往;
路边野草千春百代犹榮。

车天启
悼熊鉴老
恸言无奈赴天堂,济世医人苦尽尝。
遥望岭南云漠漠,而今世上倍凄凉。

汪廷奎
哭熊鉴老
十载相交独恨迟,研谈岂仅限诗词。
沅江早忘牛牵事,东土深伤文革时。
或颂中山驱鞑虏,每吟陆老盼王师。
昔曾约饮茅台酒,有日报公含笑知。
[]熊老于2018年7月19日仙逝,享年九十五岁。“中山”指孙中山,亦可指明中山王徐达。

唐惕阳
痛悼熊鉴老
嵩岳风云,路边横剑胆;
洞庭泪雨,韵海放雄吟。

赵迪生
敬悼熊老先生
廿年岭表叹飘萍,赢得先生眼独青。
一序煌煌成绝笔,却教拙作沐遗馨。

一声右派廿年冤,不与同流颂至尊。
遗作篇篇凝血泪,路边吟作史诗存。

憎命文章掷地声,骚坛谁不仰仪型。
读公遗作忆公语,都作人生座右铭。

归云渺渺日沉沉,四味斋中感不禁。
想是泉台无网管,击秦谱出最强音。

向喜英
挽熊鉴诗翁联
枯盼海宇清平,声声泣血人心颤;
不停路边呐喊,句句投枪龙髓惊。

廖国华
悼熊鉴老
以路边草,发血性声,数几番挽辔持鞭,油派江湖惭忝列;
作天下先,斥专制体,凭一世棘心薪胆,文风日月许同辉。

悼熊鉴老
摅血为诗走巨霆,片言未合动天听。
千篇歌哭春秋笔,百感山河草木腥。
文字恨难诛孽种,襟期安可负生灵。
路边纵有烧痕在,过雨依然一望青。

陳仁德
悼熊鉴诗翁
凭将瘦骨耸崎嵚,一语能惊万马喑。
持节堪称天下士,拊膺长作路边吟。
历经风雨心如铁,赋到沧桑泪满襟。
把酒羊城成永忆,今宵许向梦中寻。
[]十年前在广州拜谒熊鉴老蒙赐大著《路边吟草》。

邓世广
敬挽熊鉴先生
遐龄九五已称尊,手泽路边吟草痕。
待问真诗今有几,岭南讣告动乾坤。

胡文汉
挽熊鉴老五副
情真始有吟草;
爱博方为楚狂。

有生未许逃秦政;
至死依然是楚狂。

爱博方怜鞭下苦;
情深始作路边吟。

乃老儒生,乃真诗人,数十年不改初心,忧国忧民何畏死;
是楚屈子,是蜀杜甫,百千咏深藏大爱,悲歌悲哭总关情。

丁建国
送熊鉴老西游
平生不惯低头活,死后何妨站起埋。
侧耳金声响天地,回眸一笑有吾侪。
[]一二句乃熊老诗句,天许兄以为可以概括其一生精神。

张庆辉
悼熊鉴老
身经浩劫仗何支?更铸人间血泪词。
此去站埋睁醒眼,要看故国海桑时。
[]鉴老诗,平生不惯低头活,死后何妨站起埋。

李振洲
熊鉴先生辞尘志哀
痛矣楚狂,恨矣秦皇,哀民生之多艰,昔年不作《高唐赋》;
育于沅水,困于琼岛,长太息以掩涕,垂老犹为《梁甫吟》。

邓炳昌
悼念熊鉴老师
恨遗未及再亲一面,
悲悼难忘屡教之恩。

杨启宇
挽熊鉴老
路边吟草傲王侯,愤笔能书百姓忧。
死拟直埋甘作厉,生经浩劫未低头。
同君汾晋登临日,许我川湘辣子流。
此去夜台逢李老,玉箫声咽诉牢愁。

郭业大(梦欣)
惊悉熊鉴诗翁逝世敬赠挽联一副
是真情血性,狷士儒人,楚骨湘风,不惯低头求苟活;
有秃笔俚词,心声血泪,刀锋箭雨,还凭吟草诉沧桑。

悼熊鉴老
九五高龄定一尊,胜他枣栗苟留魂。
路边吟草成刀箭,血性诗怀贯子孙。
鲜有媚颜珍酷暑,还凭傲骨渺乾坤。
风云未改长空色,独哭君归带泪痕。

沈汇丰
敬悼熊鉴老
九六归天谁有憾?人生自古尽皆然。
翁如泰岱誉华夏,不朽诗篇永耀天。

再悼熊鉴诗翁
疾呼批恶鬼,吟草遍瀛寰。
句句盈血泪,篇篇感祖先。
今朝返琼阙,毅魄耀家园。
举国诚哀悼,羊城路一千。
[]因未能前往羊城敬送熊鉴诗翁实无限惆怅,特再作此以表诚挚哀思。

冷阳春
痛悼熊鉴老仙逝 二首                          
惊悉熊鉴老于昨日仙逝,悲从中来,沉痛未已。谨撰二章,深表哀悼。
天庭昔日文星谪,历尽人间万种艰。
破敝衣裳缝百纳,新鲜藜藿补三餐。
路边吟草悲声泣,天下魔王冷眼看。
此去瑶台逢旧侣,纵情诗酒应开颜。

惧尔人间发谠论,廿年地狱锁诗魂。
丹心报国悲无路,素手还乡幸有村。
雌伏难逃新政祸,雄飞轻抚旧伤痕。
天庭今日文星聚,待看神州出瑞暾。

哀挽熊鉴老二副
隙年卧榻获公怜,赐慈父爱,怀善人心,拙著匡帮传俗世;
万里乘鸾牵我念,吟路边诗,瞻屏上影,英灵缥缈怅云天。

不避刀锋箭雨,敢摅血泪心声,忧国忧民,名越重洋天下誉;
身如砥柱衡峰,笔若投枪匕首,刺邪刺恶,诗传千古路边吟。

向英蒲
惊闻熊鉴老仙逝,发两首旧作以表哀悼之情
读熊鉴先生《路边吟草》
九死路边草,劫余破土生。
逢春重挺碧,寸寸诉衷情。

熊鉴诗词研讨会感呈熊老
不合时宜作旧诗,劫余尚有鹤松姿。
铁肩百寿担孤愤,热血满腔补漏池。
情性张扬人本善,诗心磅礴梦何痴。
长安有幸拜夫子,雁塔歌吟盛一时。

袁文庆
悼熊鉴老二首
老梅瘦骨岭南风,鹤驾惊闻碧落中。
幸有诗文留不朽,莫教侪辈恨无穷。
人生迟暮终多病,岁月曾经已悟通。
启后承先魂自去,凌烟阁上祭仙翁。

棘地荊天刼后身,狂歌须是仰头人。
云山玉铸英雄剑,大漠沙遮风火轮。
自古诗文憎命达,何时释道破迷津。
此心安息君先去,天使灵台无污尘。

陈世群
敬挽熊鉴诗翁
共说诗家手写心,几人刀下敢行吟?
坑灰未冷惶仍急,劫火犹存古到今。
伐罪批鳞传草檄,吊民呵壁见芳襟。
醒顽立懦南天帜,留取骚坛仔细斟。

管谨武
初读熊鉴老部分吟草
读来沉重写来轻,泪有余温血有声。
及识先生犹恨晚,当年无剑作同鸣

南熊北聂并称奇,却后余灰醒世诗。
双草原难分上下,但从贫贱悟凄漓。

冯青堂
挽熊鉴先生
非止无谁配楚狂,岭南一夜折星芒。
艰辛探索黄莲苦,曲折征途寒夜长。
天上玉楼工已竣,路边吟草尚余香。
诗人此日逾千万,八九诗心系帝王。

挽熊鉴先生
非止无谁配楚狂,岭南一夜折星芒。
艰辛探索黄莲苦,曲折征途寒夜长。
天上玉楼工已竣,路边吟草尚余香。
诗人此日逾千万,只是高歌红太阳。

曹谦
挽熊鉴老
怀杞国忧,望头顶天,有暗淡星,发暗淡光,盼云顶风,能行摩顶礼。
以路边草,作手中剑,斥荒唐世,刺荒唐事,杀山中虎,为救梦中人。

沙达
熊师仙去,诗坛大悲!晚辈以短句代哭
天下好诗堆满斋,楚狂谁可比肩排?
醒愚立懦千秋句:死后何妨站起埋!

熊盛元
悼熊鉴先生
一听哀怨路边吟,便起伤时屈子心。
怅绝人天成永隔,神州依旧夜沉沉。

毛谷风
读《路边吟草》悼熊鉴老二绝
毕生甘作路边吟,歌哭长怀济世心。
数卷煌煌诗史在,黄钟大吕最强音。

铁脊铜腰岂肯弯,诛秦伐纣启愚顽。
潮流浩荡谁能阻?席卷神州指顾间。

蒋荫焱
送熊鉴老西行
寿考人今说喜丧,百年厄运未能忘。
雪泥深印孤鸿爪,血泪长凝不朽章。
酬国情肠何激烈,立身风骨自轩昂。
九泉此去难瞑目,哀世哀公志未张。

易文胜
挽熊鉴前辈
先生此去非秦国,
后继谁来问楚材。

李印清
摘熊鉴老师传世《路边吟草》编后感诗
萧疏白发早归林,往事如何记到今?
前去覆车方丧胆,后来见辙应惊心。
敢因有训愁刀斧,岂是无端乱砭针。
但愿杞忧成笑柄,路边从此不狂吟。

王志成
痛挽熊鉴先生
人诗俱老,披肝沥胆求真,直面苍生留痛史;
风骨长存,溅泪惊心作赋,争传劲草壮千秋。

王继维
挽熊老
吟草生涯痛有涯,嫠忧末世恣骄奢。
知乎唯一所悲处,犹自秦庭并落花。

吴江
敬挽熊鉴先生
其身如炬,其笔如刀,甘作路边吟草,丹心青史留熊鉴;
长夜以呼,长歌以哭,忍为天际飞虹,赤县黄埃逐帝秦。

痛挽熊鉴老
悲歌哀挽仰苍冥,至鉴丹衷惜陨零。
心系黔黎援董笔,身怀楚璧对秦廷。
九重城上招旗乱,百折路边吟草青。
相送先生从此去,夜行人逐启明星。

罗以
痛挽熊鉴先生
无端六月飞霜雪,遽使骚坛梁柱折。
是孰传来玉帝书,催公驾往神仙国。
人从吟草仰英风,我对遗容思硕德。
尘世又销大雅声,南天怅望心悲切。

吴江春
悼念熊鉴先生
熊昱羲和枉自红,鉴观黑幕普天同。
千秋屈子谁衔恨?古昔幽怀念未终。

黄有韬
悼熊鉴老师
有人忌恨有人怜,总为豪吟震大千。
路边草历洪荒劫,遗响迴空亿万年。

不平常句语平常,挞遍秦嬴与纣王。
九域咸钦熊胆大,一诗一鼎破洪荒。

问遍南来北往人,时时关爱系吟身。
霜锋岂管城狐怒,万古深情在细民。

投枪犀利刺狐妖,怒卷民声薄九霄。
最厌诗官千万个,无穷垃圾污江潮。

羞将款曲搏浮名。神矢高飞射九婴。
此夜骚坛同泣血,人间孰复举风旌?

李仲兰
悼熊老
浑身枷索一诗囚,昂首拉犁鞭下牛。
头顶高冠难谢罪,手持寸管只摅愁。
忧怀常系凌烟阁,昏眼迷离黄鹤楼。
此去仙乡寻故友,野云万里不回头。

琼琼
步熊老诗韵敬挽三首
铁骨诗心颈上牌,何尝惧过一群豺。
先生此去人皆痛,我拾遗章不忍埋。

未苏劫火冷秦坑,克敌克艰将欲行。
多少飘蓬诗客语,无关风月写生平。

今朝杜宇共哀莺,只与吟坛伴哭声。
屈子诗存浩然气,且看斯世晓时明。
[]依次步韵熊老《挨斗》《推土机》《清明》。

陈显兵
悼熊鉴诗丈
新碑勒姓臥荒田,诗国惶惶失铁肩。
波湧洞庭湘岳黑,诗支楚客化青钱。

邓敬佳
悼熊鉴老
十年酷史祭文;怒嗤赤帻;
一曲路边吟草,心系苍生。

再敬悼熊鉴公
楚些狂謳,蘅岳猶驚文革禍;
斯人未遠,珠江絶响路邊吟。

随铁枪诗侠步峰宗叔赴广州凭吊熊公有制三首
邓桔全黄待若何?依稀同听楚狂歌。
穗城此去无多远,𨚫恐因循岔路多。

易水潚潚卷大云,刺秦猛士始离群。
文星虽逐光年外,尚有人间生力军!

帝制无非乐万家,宗风宜偔自由花。
同来吊屈休垂涕,民主民生在粤华。

黄小雨
悼熊鉴老师
楚客能狂,狂不过熊鉴;
国人当哭,哭再无董狐。

再悼熊鉴老师
满腔忧患倾吟事,最不应、只被路边人听得;
无限悲伤哭斯人,尤可恨、从来贵上事依然。

袁錦君
悼熊鉴先生
歷千劫而屹然粤海詩魂同壽;
痛正聲今亡矣零香墜粉紀年。

王連生
熊鉴先生千古
横眉似剑  仗笔如刀  诗为千秋留信史
睹物牵心  对书下泪  我来一拜仰高风

王志華
悼念熊鉴先生
熊老真诗骨,
楚狂大丈夫。

严美群
痛悼诗坛泰斗熊鉴前辈
噩耗惊闻泪雨流,炎炎盛夏骤霜秋。
路边吟草长萦血,心底余伤痛尚留。
胆气何曾惧秦火,诗文但可震冠猴。
贤君此去尘无染,驾鹤飞驰净土楼。

周冬兴
鉴翁千古
劫火难焚,唤奴腰直立,路边挥墨吟香草;
痴心不改,待帝制消亡,湘上邀杯告鉴翁。

王翼奇
减兰•悲挽熊鉴老
天南讣至,呈稿赠书多少事。曾戴高冠,不碍诗成批斗间。
眉横双剑,一策山河还欲献。安用棺材,公嘱何妨站着埋!
[]曾以减兰挽汝伦老,今以同调为挽,愿二老在天再赓吟什。

杨子怡
悼熊鉴老先生仙逝
怕讥附骥未登堂,有幸诗中识楚狂。
醉里牢骚多傲骨,路边忧恨有良方。
常将冷眼讥苛政,不向高台歌大王。
我悼先生乘鹤早,人间鬼魅正猖猖。

李丰晁
悼熊鉴老二首
路边吟草胜刀枪,豪气干云号楚狂。
心系苍生忧国运,笔凝血泪写诗章。
牢骚敢对嬴秦发,剑胆来将正义扬。
此去天堂应极乐,从今不再有悲伤。

路边长作不平鸣,吟草赢来嘉誉声。
志士豪怀轻生死,楚狂利剑刺秦嬴。
从无媚骨谀词写,总为黎元正义争。
驾鹤如今登极乐,诗篇留与后人评。

蔡朝辉
敬挽熊鉴老先生
血泣路边,已成绝笔;
情藏心里,犹寄哀思。

余昭正
敬悼熊鉴先生
熊老登仙籍,初闻泪满裳。
直言扬宇内,椽笔谱鸿章。
吾辈悲先哲,骚坛失栋梁。
未能两楹祭,愁绪九回肠。

黄去非
敬挽熊鑒老前輩
悲歎有餘哀,家國百年心上痛;
典型知永在,風騷兩卷路邊吟。

熊东遨
鉴老前辈千古
苦胆尝哉,家国空忧近百年,真个是不如归去;
安心走罢,宗亲有我留双眼,代公看专制消亡。
宗侄 东遨敬挽

张红果
吊熊鉴老
才识公名便悼公,诗坛悲赋大江东。
从天七尺都埋尽,腰背何曾试一躬。

黄心培
沉痛悼念熊鉴老
义挥文剑奋征程,胆气冲霄鬼魅惊。
雪压霜摧情不改,内忧外患志犹明。
伤怀岂止路边草,沥血皆缘肺腑声。
怅赴泉台遗一憾:未还民主到苍生!

欧铁辉
悼熊鉴老
楚狂遗句遣悲怀,“死后何妨站起埋”。
此去泉台公且息,搴旗斩馘有吾侪。

江兴锥
敬挽熊鉴老先生
浩劫历之,路边吟草诉秦火;
哲人逝矣,眼里泪花落夏衣。

痼弊未除,先生故去难瞑目;
贞魂不朽,后起开来可慰心。

批鳞九五,享年九五,未除宿弊难瞑目;
人不寻常,诗岂寻常,能作典型应慰心。

敬集熊鉴先生句以悼
孤灯病榻写春秋,事业非因老便休。
万劫犹存心慷慨,阎王见面也低头。
[]依次为《吊徐通翰》《某友青春划右派半百成婚有赠》《赠宋谋场诗兄》《湖北吟友来信索诗报以打油》。


辛焕堃  
挽熊鉴老先生
大鸣大放百家愁,廿载蒙羞,污帽终随他去了;
无法无天诸子劫,一朝醒梦,祭诗还待我来吟。

八声甘州•悼念熊鉴老先生
楚狂仙逝泪洒江天,灵帐设心头。渐罡风甚紧,门庭冷落,残照当楼。曾记南熊北聂,愤愤匕枪投。今剩长江水,无语东流。       遗著路边吟草,祭冤魂千万,血泪难收。我若为王者,封建永传留。叹浩劫、竟为探索,误后人、文革是良谋。争知那、自由民主,世界旗旒。

陈奋生
敬挽熊鉴师
楚些骚声,数卷路边掷地有;
秦坑烈烬,百年荼毒问天无。

徐晋如
悼熊鉴翁
北聂南熊并汝伦。澜翻江海性难驯。
羊昙漫下西州涕,要为苍生触逆鳞。

一卷奇男喷血诗。鞭豺挞虎气淋漓。
夜阑重展惊风雨,尚想流花共醉时。

年来悲涕已无多。只有支天志不磨。
楚些同声召毅魄,有人空际发和歌。

黄重远
痛悼熊老
大爱深藏怒目多,斯人一去恸山河。
诗坛多少真君子?谁续黎民请命歌。

嵇发根
悼熊鉴老
未面未识,直心直情直身去;
已闻已知,真道真语真性留。

送熊鉴老
天地强音录挚诚,未曾相识已闻声。
语鞭回响西行路,诗剑寒锋削不平。

熊永信
悼熊鉴老诗四首
幼辞祖籍浣江滨,垂暮寻根族谊真。
吟草三编遥寄我,一回读罢一伤神。

生逢世乱骨清奇,历劫经磨志未移。
铁胆不阿嬴氏政,敢将奸宄剥层皮。

骚坛秉笔记春秋,字字珠玑寄隐忧。
卅载呼吁除左祸,为民歌哭为民愁。

骚坛闻讯尽伤悲,寿近期颐此日归。
三卷诗文存正气,南熊北聂树丰碑。
[]十多年前,熊鉴千里修书,寻根问祖,欲入族谱,我答之,湖南沅江系荆州熊氏宗派分支,叙谱须找当地主修之人。后得逐其願。

贺兰吹雪
半死桐•悼熊鉴老
曾与熊鉴老初识于羊城百通杯终评会,时余为组委会总务,驱车亲至熊老家中接驾。今闻噩耗,不胜唏嘘,当时情景,宛若昨日。乃赋词以悼!
子夜初闻已断肠,杜鹃声里转哀伤。星从此夜沉南海,魂绕苍梧归故乡。
初拜揖,永难忘。人间聚散太匆忙。他年预备三杯酒,漫洒秋坟祭楚狂。

李群
悼熊鉴老
浮沉梦断路边草,厚学求真坦荡情。
傲世诤言诗有骨,岂容奸盗辱公明。

胡鸿
悼熊鉴老
痛矣先生去,人间失楚狂。
他年专制死,告語海尘扬。

张清宇
悼熊鉴先生
当世夸风骨,先生敢破琴。
忍看天黯黯,怒对血淋淋。
一旦人骑鹤,群贤泪湿襟。
谁能怀义勇,再续路边吟?
2018年7月22日于香港

陈仁德
悼念熊鉴老先生
早上打开微信,惊悉熊鉴老先生于昨日逝世,不胜悲痛。
熊鉴老先生是我尊敬的诗界前辈,他早年命运坎坷,屡遭迫害,年近六十始平反昭雪,特殊的人生经历,使他对社会的认识更为深刻,对民间的疾苦了解更多,这些人生经历使得他的诗词具有不同一般的批判性,其锋芒所指,直刺左祸弊端,为当代诗坛所称道。他退休后担任《当代诗词》编委,与另一位肝胆相照的诗人李汝伦先生搭档,以“铁面、法眼、公心”为办刊宗旨,将该刊办成了全国最有影响力的诗词刊物。
2008年 我应邀出席广东省诗词学会20周年庆典,当时已85岁高龄的熊鉴先生到我们下榻的湖滨宾馆来看望我和杨启宇兄,畅叙良久。次日又与李汝伦先生等一起宴请我们。当时情景,历历在目,讵料哲人其萎,魂返碧落。
熊鉴老先生的诗词是当代不可多得的真诗,那些矫揉造作的伪诗在他面前简直不值一谈。他的风骨,他的气格,他的灵魂,堪称典范,足以传之后世。
愿熊鉴老先生亡灵安息。

邓炳昌
悼念熊鉴老师
浓缩旧文

我称呼熊老为老师,却不敢说自己是熊老的学生,因我天赋和学养有限,怕辱没先生。但事实上我在诗词文化上略有所悟,全赖熊鉴老师的正确指引。“程门立雪容我笨,学诗未就学为人”(拙句),不管学诗和做人,能够成为熊鉴的学生,是我三生有幸!
二千年我开始给熊老寄函问诗,他鼓励我从求真和求新上努力。记得他八十寿辰时约我会晤,促膝长谈,用他的系列自寿律诗逐一为我说诗,还反复示范吟诗,教我如何用吟诗来校正诗词作品的音韵,后来还推荐我成为熊盛元老师的诗词学员,使我与诗词真正结缘。
在我学诗兴趣最浓之际,熊鉴老师赠我一首七律:

莫学沉江曲大夫,离骚赋就又何如?
唯知家国存亡共,不解君民利害殊。
圣主朝朝批桀纣,诗人代代颂唐虞。
从来野史称邪说,一任官书道子虚。

我明白,这里先生给我提出了诗人应具备的基本品格,那就是要站在真理和人民一边,在权力和体制面前保持独立人格自由思想。这是老师对我学诗的期望与忠告,多少年来,我从中领悟,逐渐提升,受益匪浅。
我与熊老一见如故,十分投缘。02年我首次拜谒老师,就如见到久别亲人,异常亲切,一来二往,遂成忘年之交。熊老来我家两次,一次是05年3月,广东诗词学会在东莞开代表大会,熊老临时让组委会让我赶去参加会议,我不好意思参加,说等散会那天我去接他来家。熊老欣然答应,并邀朱帆教授一起光临了敝舍,说来看看我的生活和工作。当他了解到我当时拿着极低的临工工资时,就开始一直关心过问我的生计问题。恩师第二次光临我家是06年1月,当时他刚邀我陪他访问完汕头文革博物馆,回到深圳他小女儿家休息几天。谁知第三天他女婿刘先生就把他载到我家门口放下来,说:“我爸本来说要去我厂里看看,来到这里就说不去了,要来你这里坐坐。麻烦你照顾一天,我还得去厂,下午回来才接他回家。”小刘走后,熊老说:“我想到你这来,怕女儿不给,佯称想去看看他们的厂什么样。谁去看厂,厂有什么好看!”这时的熊老,就像一个顽皮的儿童。
2006年夏秋之际熊老身患沉疴后,身体一直很难恢复,我去看他,心里难受。
……从那以后,我就基本不再拿自己的作品去烦老师。但我感觉到熊老似乎想为我做点什么,有不少话要对我说。我对熊老说,现在什么也别管,安心养病,待身体大安后,如有话教我,可随意写下,未必要花心机写成文章,片言只字贻我足矣。谁知数月后熊老给我打电话,说给我写了篇文字,大约三千多字,并郑重交代:“你要仔细查收,我可没留底稿,直接寄来。”真是风云不测,适值物管更换公共邮箱,熊老这篇手泽,竟然不知所踪!我为此痛心疾首,愧疚无穷,后来我打算出版自己的诗词选集,也不太敢再要熊老给我写点什么。但是熊老为此一连给我写了两首诗,一首绝句,一首七律,后来还挨着病体,破天荒的用毛笔给我书写了那首七律。那天他把墨宝递给我,说:“我几十年不用毛笔了,写不像样,想练好点再写,但我这个样,现在不写,我怕会突然没机会。”此情此景,直让我哽咽流泪!
泪眼之下,熊老所书如下:

题《灵风诗稿》   
沧桑几度送浮生,青史唯留辱与荣。
曾见兵威吞六国,更穷民命筑长城。
好诗贵在扬人性,慧眼明于察世情。
字字磨成来日鉴,无私无隐最公平。
八三翁熊鉴  丙戌十月病中
     
熊鉴的诗总是直面现实又神通历史,哪怕是读其中的一首,也能像顺着历史的河床漂过,使人感悟遥深,得到启示。我爱熊老的诗,更爱熊老其人。熊鉴老人,生于1923年,几乎阅历了整个百年近代史,他老来虽以传统诗词名世,但却不是只读古书的腐儒。熊老幼年读私塾,塾师曾是孙中山同盟会同志,既教四书五经,又讲时政经济。熊老的青少年,正值中国弃旧图新思想活跃时期,他从蒙学开始就既接受正规的传统文化教育,又有现代民主思想的启蒙,他如此敏锐好学之人,必有广泛的吸纳。熊老1951年参加工作,任职华南财经委编译局,专事编选国内外财经资料供当局参考。他博古通今,思维敏锐,具有坚持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现代公民意识。熊老的诗,没有一点酸腐气,他做人更是天真纯粹,言行一致,既刚直正派,又慈悲为怀。有诗友因熊老的伐秦批毛诗的火药味,就猜想熊老是个好争的斗士,这是天大的误会。熊老是一个具有大爱的人民诗人,因为对人民的大爱,才会对残害人民至深的独裁苛政投以愤怒的投枪。现实中的熊老,温和宽怀,儿女情长。诗友陈章因言丢去公职,一家老小生活无着,熊老以一千多元的退休金经常援助。残疾诗人冷阳春写成诗集无钱付梓,熊老帮他出书帮他卖书。熊老曾有诗云“不敢与民同苦乐,莫追风雅作诗人。”他是我看到的真正言行一致、内外如一的高德长者。与熊老在一起,我悠然有幸福感,即使相对而坐不说话,也会感到灵魂的提升,身心在净化。因为他的神情气质,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已是一种文化的结晶,有一种潜移默化的感染力。
如今像熊老这样的文化老人已经极少了!
愿熊老走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