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何永沂 点灯每周一联

何永沂
点灯每周一联
集句联
歌舞又移三峡地(陈寅恪)
轻烟散入五侯家(韩翃)
白头宫女斋按语:
有时灯下呆想,到了唐朝,是否我们祖先的DNA发生了突变,一时间诗星灿烂,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看看韩翃这首诗:春城何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焟烛 ,轻烟散入五侯家。(《寒食》)起句不凡,二三句承转(虽然当时并未有起承转合的说法),结句堪称神来之笔,短短七个字,把京城官宦之家那种特权霸道刻划得活灵活现,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小时候读唐诗,不解此句之妙,到解得时,只能慨叹唐人高处真不可测。虽然韩先生不是什么天王巨星,但我私下把这首诗评为唐人七绝的典范诗。
寅恪老的"歌舞又移三峡地",出自写于1945年的《十年诗用听水斋韵》,彼三峡地借指重庆。而我的集句联写于2000年,自黄万里后,此"三峡地"就成了锥心的热门话题,到了三峡工程尘埃落定既成事实之后,用广州人惯说的一句口头禅来概括:"讲多无谓"!但悠悠众口,记得当时香港一家报纸发过一副对联:"六宫粉黛无颜色,三峡工程有问题"。又有一天,一位有段子手气质的诗人对我说,你的一副集句联我改了一个字:"歌舞又移三峡地,轻烟散入X侯家"。我说,三峡地与X侯家不成对仗。
他答道:载歌载舞,
噫,对不对,无所谓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