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唐·开漳功臣沈世纪 [打印本页]

作者: 沈汇丰    时间: 2017-4-5 08:55     标题: 唐·开漳功臣沈世纪

唐开漳功臣沈世纪     沈汇丰 文
唐开漳大将军、武德侯沈世纪,原名彪,因唐高宗李治闻其“勇”而赐名“勇”,故后人又叫他沈勇或勇公。但是在海峡两岸,在东南亚诸国,在他遍布海内外的众多裔孙和信众之中,人们则普遍地尊称他为“沈祖公”、“武德侯”,以至于这两个名词几乎成为他的专用名词;以至于沈氏的真正始祖和他的本名都不为后人所熟知。

据《沈氏宗谱》记载,沈世纪是周文王之第十子聃季公的裔孙。西周分封诸侯,聃季被封于沈国,沈国位于今河南省东南部一带,故后世聃季的裔孙便以沈为姓。传至沈世纪,有的说已历四十八世,有的说已有五十多世,但沈世纪的高祖是清楚的:他便是南朝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古四声(平上去入)的发现者沈约。沈世纪是江南吴兴地区沈成龙公的第三子。他出生在一个世代书香的门第,自幼聪明好学,长大后书剑天涯。他相貌奇伟,身材魁梧,喜骑高头大马,惯用开山利斧,他器量宏深、武艺高强,喜怒不形于色,是那种“天下有大勇者”,人们都喜欢与他交朋友,而他与河南光州固始之陈政、李伯瑶、欧哲等人尤为友善,情如兄弟。故入籍于河南光州固始县。
沈世纪初为河南案牍吏,参与州县管理,多有功绩。后因边疆多事,他即毅然投笔从戎,成为陈政麾下一员猛将。

唐高宗总章二年(公元669年),陈政受命率领河洛府兵计三千六百多人、战将一百二十三员“前往七闽与百粤交界绥安县地方,相视山原,开屯建堡,靖寇患于炎荒,奠皇恩于绝域(见唐高宗《诏陈政镇故绥安县地》诏书)”。沈世纪受命为八个分营中一个分营的主将,并荣任先锋官之职。在万里征程之中,在毒蛇猛兽横行、瘟疫蚊虫肆虐的蛮荒之地,他恪尽职守,始终不负使命。昔为州县吏时,他总是爱民如子,今为营将时,他更能爱兵如子,他总是身先士卒,随时随地认真探访民情地理,逢山开路,遇水结筏搭桥,奋勇当先,不避艰难险阻。
当时之南方蛮獠由于生产力水平极端低下,普遍仍以采集或渔猎经济为主,根本无法保持稳定的生态环境,需要经常迁徙,因此常要侵犯久居该地从事稳定农业生产的汉族移民的利益,和汉族人民发生严重的冲突。而蛮獠一经叛乱,皆又极端野蛮凶残且至难降伏。为了尽量减少杀戮,“奠皇恩于绝域”,沈世纪学习蜀汉丞相诸葛亮的“装神弄鬼”,每次临战,他都要选拔精兵强将,自己和将校也都带上凶神恶煞般的铁面具,而参战士兵则一律以锅底黑灰涂面,这样一支队伍突然出现在作乱的蛮獠面前,使众蛮獠皆大惊失色而无所措手足,或奔逃或束手就擒。在兵困九龙岭之时,他协助李伯瑶率将突围往中原搬救兵;在魏太夫人率领援兵来解围后,他则首先率师“结筏渡江”,进抵柳营江;他指挥军队先后取得攻取五营寨、鹅穴寨、扶摇寨、岳山等等战役的胜利;而后即率师进驻云霄、南诏,在西林、在火田,在星罗棋布建设起来的“唐化里”,他披荆斩棘,修整军队,收容流亡,开垦农田,传授先进农业技术,发展生产,补充军需。随军南征的沈世纪夫人尤氏,亦像陈政夫人司空氏等随营将校家属一样,积极参加日常的行军作战和劳动生产。南征之时,许多主官及将校都牵家带口而来。如陈政就有九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即陈元光)俱南来,李伯瑶有十三个儿子,就有十一个儿子参加开漳战役。而沈世纪只有夫人尤氏随行,他只有一子一孙俱在长安,此后二十年,他们因军备繁忙,似乎再没有与儿孙有任何相聚的时空与信息。如果不是五百年后他们的第十八世孙延辅公又到福建来,他们几乎没有一个裔孙留在这块他们为之浴血奋战的南方热土上。他们是所有全心全意献身于开漳伟业的河洛儿女的杰出代表。

唐高宗仪凤二年(公元677年),陈政因操劳过度病逝于军中,其子陈元光继承父职,沈世纪竭诚地拥戴他。每次重大战役,他都积极参与运筹;每临战斗,他仍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他还曾与陈元光一起日行数百里,两次入粤解围破敌。经过一、二十年的千辛万苦,用尽奇谋善计,恩威兼施,剿抚并举,终于取得平叛战役的根本性胜利,数十个“唐化里”的建设已渐成规模。社会经济生活也逐步走向稳定、正常。
公元686年漳州被唐中央政府批准建州,陈元光被委任为首任刺史,沈世纪则被陈元光授予司马分营将,分镇南诏堡。两年后,即公元688年他病逝于任中。漳州府志谓:“沈世纪开漳功臣,亦名将也。”
诗曰:
勇战魔头鬼域惊,唐皇赐号自峥嵘。
提师万里蚁虫恶,报国一心天地明。
兼济恩威平列戟,素怀仁义感环灜。
春秋庙祀成佳话,四海同歌武德名。
(注:此文原载于漳州《闽南日报》《诏安风物》《世界汉诗实力派金榜集》《诏安东城沈氏宗谱》等刊物)




欢迎光临 雁塔之声 诗刊网络版 (http://yantazhisheng.com/)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