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冒辟疆如何安排贾宝玉的生日 [打印本页]

作者: 王中陵    时间: 2020-9-22 23:35     标题: 冒辟疆如何安排贾宝玉的生日

冒辟疆如何安排贾宝玉的生日
赤岸柳

自从冒廉泉先生石破天惊,提出冒辟疆是《红楼梦》的真正作者后,许多同好投入研究,找到了丰富的证据,有内证,有外证,有硬件,有软件。我也欣然从风,研读《冒辟疆全集》和《红楼梦》,写出了十一篇论文。

最近,我对贾宝玉的生日,产生了兴趣。

冒辟疆是如何安排贾宝玉生日的呢?我考察了四个方面。


一、              贾宝玉生日是哪一天
贾宝玉的生日是哪一天?书中似乎没有交代。
要知道书中很多人物的生日都交待得相当清楚,比如:元春生日是“正月初一”;薛宝钗生日是“正月二十一日”;薛蟠生日是“五月初三日”;巧姐生日是“七月初七日”;王熙凤生日是“九月初二日”;林黛玉和袭人的生日都是“二月十二日”;王夫人生日是“三月初一日”;贾琏生日是“三月初九日”;探春生日是“三月初二日”;贾母生日是“八月初三日”。

然而作者对于第一男主人公的生日却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就是不告诉读者到底是哪一天。

于是乎,关于贾宝玉生日的探秘文字铺天盖地,杂说纷呈。但迄今为止,没有定论。

在“红学”大师周汝昌的坚持下,农历四月二十六日的说法影响力比较大。周汝昌还把这一天当作曹雪芹的生日,据说每年这一天还要祭拜一下。然而周汝昌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在第二十七回书中说:“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也就是说这一天就是四月二十六日,可贾家上上下下居然没有为宝玉过生日的一丝迹象。

不仅如此,在这一回里,宝玉遇到了探春,于是两人聊起来:

又见宝玉来了,探春便笑道:“宝哥哥,身上好?我整整三天没见了。”

探春并没有提到宝玉生日,也没有提为他祝寿的事,这不奇怪吗?

怪事还不止如此,接下来提到探春为宝玉做鞋之事的时候宝玉有这样一段话:
   
宝玉笑道:“你提起鞋来,我想起个故事:那一回我穿着,可巧遇见了老爷,老爷就不受用,问是谁作的。我那里敢提‘三妹妹’三个字,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生日,是舅母给的。老爷听了是舅母给的,才不好说什么,半日还说:‘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我回来告诉了袭人,袭人说这还罢了,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

宝玉提到的鞋的这件事肯定是发生在这之前不久,所以他才说“那一回”,而且应该不是去年的事,宝玉还提到说“前儿我生日”,再加上探春说“我整整三天没见了”,这些都证明宝玉的生日肯定不在四月二十六日,而是在四月二十六这一天以前的某一天。这本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可是“红学”专家们却犯了不该犯的错误。其根本原因就是专家们非要到江宁织造曹寅家去发掘那个子虚乌有的孙子曹雪芹。

那宝玉的生日会不会是在四月以前呢?不会。在第六十二回里有这样一段描写:

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琏二哥哥。二月没人。”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

从这段对话,也能看到宝玉的生日应该不在四月之前,不然探春不会不提到。

其实书中有不少线索都暗示了宝玉的生日,第六十二回里宝玉过生日时所开的花的种类,第六十三回里林之孝家的来怡红院察访的时候说的“如今天长夜短了”之类的话,都有暗示。

作者的思路是非常缜密的。宝玉的生日肯定不是四月二十六日这一天,而是在这之前,而且应该是在三月之后的某一天,从探春的“整整三天没见”也可以确定应该是在四月二十三日之前,四月初一之后的某一天。

那么,到底会是哪一天呢?

民国时期有一个叫吴克岐的“红学”爱好者,他家里有一个残钞本的《石头记》,里面居然提到了宝玉的生日。吴克岐将其记在了他的《犬窝谈红》一书之中:

次日是四月十五日,却系宝玉生日。

这一天应该是非常符合书中关于宝玉生日的所有线索,经得起全方位的各种推敲。

对这一说,我完全赞同。为什么呢?

这应该是冒辟疆设置的密码。

曹雪芹实无其人,那是冒辟疆的化名。所以,冒辟疆才是贾宝玉。而冒辟疆的生日是夏历三月十五日(公历4月27日)。于是,取其公历的月份和夏历的日子,合起来,四月十五日就成了贾宝玉的生日。

既要设置密码,又要障人眼目,冒辟疆父子惯用的手法就是公历和夏历混用。比如,脂砚斋评语:“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就是将公历和夏历混用,“壬午”就是十二月五日,这是夏历;“除夕”是指公历12月31日。查《清史稿•冒襄传》,冒辟疆“康熙三十二年十二月五日(1693年12月31日)卒,年八十有三。”



二、为何安排薛宝琴与贾宝玉同一天生日


安排薛宝琴和贾宝玉同一天生日,不为其他。薛宝琴,就是冒辟疆的化身。

关于冒辟疆是薛宝琴的原型,蔡元培先生早有索隐:

宝琴,冒辟疆也。辟疆名襄,孔子尝学琴于师襄,故以琴字代表之。

辟疆有姬曰董白,其没也,辟疆作《影梅庵忆语》以哀之,有曰:“壬午清和晦日,姬送余至北固山,舟泊江边。时西先生毕令梁寄余夏西洋布一端,薄如蝉纱,洁比雪艳,以退红为里,为姬制轻衫,不减张丽华桂宫霓裳也。偕登金山,山中游人数千,尾余两人,指为神仙。”又曰:“余家及园事,凡有隙地,皆植梅。春来早夜出入,皆烂缦香雪中,姬于含蕊时,先相枝之横斜,与几上军持相受,或隔岁便芟剪得宜,至花放,恰采入供。”《石头记》四十九回:“湘云又瞧着宝琴笑道:‘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五十回:“贾母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是靥裘,站在山坡背后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雪坡上,配上他这个人物,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像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大房里挂的仇十洲画的《艳雪国》。’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这是已许配梅家了。……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四十九回:“薛蝌因当年父亲已将胞妹薛宝琴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媳,”皆与《影梅庵忆语》中语相应。

张公亮所作《冒姬董小宛传》:“小宛,秦淮乐籍中奇女也。……徒之金阊。……住半塘。……自西湖远游于黄山白岳间者将三年。……自此渡浒墅,游惠山,历毗陵、阳羡、澄江,抵北固,登金焦。”《石头记》五十回:“薛姨妈道:‘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亲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带了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到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宝琴走来笑道:‘从小儿所走的地方的古迹不少,我如今拣了十个地方古迹,做了十首怀古诗。’”五十一回,宝琴十首怀古绝句,为赤壁、交趾、钟山、淮阴、广陵、桃叶渡、青冢、马嵬、蒲东寺、梅花观十处,虽地名不皆符合,然彼此足相印证。

辟疆之别墅曰水绘园。《石头记》五十二回:“宝琴说曾见真真国女子。”盖用《闻奇录》中画中美人名真真事,以影绘字。此女子所作诗,有曰:“昨日朱楼梦,今宵水国吟。”上句言其不忘明室,下句则即谓水绘园也。

古人尝以千里草影董字,后汉童谣“千里草,何青青”是也。《石头记》五十回:“李绮灯谜,以萤字打一个字。宝琴猜是花草的花字。黛玉笑道:‘萤可不是草化的。’”殆亦以草字影董字也。相传董小宛实非病死,而被劫入清宫。草化为董,疑即指此。萤与荣国府之荣同音也。

蔡元培先生的索隐,可谓目光如炬。

蔡元培证实了《红楼梦》作者就是冒辟疆,可惜蔡先生自己不知道。薛宝琴许配梅家,爱梅,咏梅诗夺魁首,和雪后梅花一起,如在画中,这些无一不照应水绘园和“影梅庵”。这可不是只拿着冒辟疆董小宛做原型的别个人能够写得出来的。

网上有人说,薛宝琴,只不过是为了“传诗”而来。她出现的几回,都与诗词有关,包括:芦雪庭联诗、一首《咏梅花》、十首《怀古诗》、一首真真国女孩的五言律诗、一首《西江月》,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作者创造出这个人物,不过是作为作者在书中的一个替身,以便能更好的向世人展现自己的诗才。

这说法是对的,只是他们也不知道《红楼梦》作者就是冒辟疆。

且看宝琴念出来的真真国女孩的那首五律: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昨夜朱楼梦”,朱明王朝,如昨夜一梦。“今宵水国吟”,今宵在水绘园吟咏朱楼梦者,何人也?非冒辟疆董小宛而谁?朱楼梦不就是《红楼梦》吗?这一联诗,点明了《红楼梦》这部著作的主题是哀悼明朝,作者是水绘园主人冒辟疆。这首诗由薛宝琴作为代言人吟咏出来,太明确了。不是冒辟疆,谁能如此匠心独运呢?

故而,安排薛宝琴和贾宝玉同一天生日,只能是冒辟疆有意为之。

有趣的是,网上有人说,薛宝琴的名字对应着“雪芹”二字,“薛”音“雪”,“琴”音“芹”,足以证明她是作者曹雪芹的替身。我要说的是,薛宝琴既是冒襄辟疆的化身,又对应着雪芹,那么,冒辟疆和曹雪芹不就是一人吗?



三、为何安排邢岫烟与贾宝玉同一天生日


安排邢岫烟与贾宝玉同一天生日,是因为邢岫烟,乃陈圆圆的化身。而陈圆圆,乃冒辟疆失之交臂,念念不忘的恋人。

陈圆圆是邢岫烟的原型,我在《“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走”——冒辟疆著作《红楼梦》中几个女性形象的原型试证》已经考证过:

邢岫烟戏份不多,可《红楼梦》著名评论家陈其泰却断言邢岫烟是“书中第一流人物”。学者王正康疑惑,邢岫烟当得起这样高的评价吗?于是乎细读妙悟曹雪芹的深心微旨,用文化哲学的眼光从上下左右里外进行散点透视,果然秘响旁通,伏彩齐发,这个“钗荆裙布”的女子在王教授的眼睛里闪出了“第一流人物”的光辉。

可是,王教授不知道,邢岫烟的原型乃是陈圆圆。而陈圆圆,本就是美女堆里的第一流人物。

陈圆圆本姓邢,因家贫从小被卖给陈家戏班,改姓陈,寓居南京秦淮,当时已是“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的金陵名姬,与董小宛同为“秦淮八艳”之一。

过去,我读吴梅村《圆圆曲》“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诗句,总以为陈就是色绝天下而已。自研究冒著红楼,才知道,陈圆圆之美,更在姿致。陈维崧《妇人集》云:“姑苏女子圆圆(字畹芬),戾家女子也,色艺擅一时。如皋冒先生尝言妇人以姿致为主,色次之。碌碌双鬟,难其选也。蕙心纨质,澹秀天然。生平所觏,则独有圆圆耳。”

冒辟疆《影梅庵忆语》记述第一次见陈圆圆的印象:“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这段描述,准确的说明了邢岫烟名字之来历。乃是《红楼梦》里一等一的密码。既拟出一般人不会注意而只有冒辟疆自己知晓的“邢”姓,其名又来自冒辟疆对陈圆圆之美的独到观察和欣赏。

邢岫烟稳重端雅,自尊而不张扬。对于人生,她更多的是从容随和,乐以忘忧。她的“半师”妙玉是“过洁世同嫌”,邢岫烟却是“端雅世人疼”。她以柔弱之貌,端雅之姿,不争之态,赢得了世人的疼爱和堪称美满的婚配。其中妙谛,发人深思。

在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中写到贾宝玉擎一枝红梅进来,邢岫烟、李纹、薛宝琴各即席作了一首咏红梅花的七律。邢岫烟的《咏红梅花得红字》:“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以梅花喻人,表现了在“桃未芳菲杏未红”时节,梅花“冲寒先喜笑东风”的豪情。邢岫烟身上有一股内在的逸气,所以她才能那么淡定超脱。在大观园的“春妆女儿”之中,唯有岫烟穿的“仍是家常旧衣服,并无遮雪之衣”,她的即景联句“冻浦不闻潮”,也形象地展现了她止水无波,不为那股“竞奢华”世风所动的平静心境。这首诗的尾联还勾勒出了梅花“浓淡由他冰雪中”的豁达境界,这正是她自已超脱淡定人格的形象写照。

至于邢岫烟所具有的令贾宝玉如焦雷震撼如醍醐灌顶的佛家智慧和诗意人生境界,那固然是冒辟疆心造之文学形象,体现冒辟疆的人生景仰和追求,但又何尝不说明了冒辟疆对失之交臂的陈圆圆的无比爱慕和眷恋。

既然如此,冒辟疆安排邢岫烟和贾宝玉同一天生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大家注意没有,冒辟疆还安排四儿,那个最底层的小丫头,与贵公子贾宝玉同一天过生日。用意何在?可能有人会说,这体现了《红楼梦》这部伟大著作的人民性。这固然不错。但是,四儿说的那一句话,那一句导致她被赶出大观园的话,大家应该有印象吧?“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仅仅是四儿笼络贾宝玉的说辞吗?绝对不止此也。我以为这是冒辟疆借四儿的口传达出深藏于他心底的愿望——冒辟疆和陈圆圆应该是夫妻。

冒辟疆对陈圆圆的永远的遗憾,在悼念董小宛的《影梅庵忆语》里已喧宾夺主的出现过,在《红楼梦》里又再次的出现,这有力的证明《红楼梦》与《影梅庵忆语》有密切的关联,证明《红楼梦》只能是冒辟疆所写。



四、为何在贾宝玉生日这天安排他与香菱一同葬夫妻蕙与并蒂菱


先请欣赏一下《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最后一部分文字:

外面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四五个人,都满园中顽了一回,大家采了些花草来兜着,坐在花草堆中斗草。这一个说:“我有观音柳。”那一个说:“我有罗汉松。”那一个又说:“我有君子竹。”这一个又说:“我有美人蕉。”这个又说:“我有星星翠。”那个又说:“我有月月红。”这个又说:“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那个又说:“我有《琵琶记》里的枇杷果。”荳官便说:“我有姐妹花。”众人没了,香菱便说:“我有夫妻蕙。”荳官说:“从没听见有个夫妻蕙。”香菱道:“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我这枝并头的,怎么不是。”荳官没的说了,便起身笑道:“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老子儿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你汉子去了大半年,你想夫妻了?便扯上蕙也有夫妻,好不害羞!”香菱听了,红了脸,忙要起身拧他,笑骂道:“我把你这个烂了嘴的小蹄子!满嘴里汗<火敝>的胡说了。等我起来打不死你这小蹄子!”荳官见他要勾来,怎容他起来,便忙连身将他压倒。回头笑着央告蕊官等:“你们来,帮着我拧他这诌嘴。”两个人滚在草地下。众人拍手笑说:“了不得了,那是一洼子水,可惜污了他的新裙子了。”荳官回头看了一看,果见旁边有一汪积雨,香菱的半扇裙子都污湿了,自己不好意思,忙夺了手跑了。众人笑个不住,怕香菱拿他们出气,也都哄笑一散。

香菱起身低头一瞧,那裙上犹滴滴点点流下绿水来。正恨骂不绝,可巧宝玉见他们斗草,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忽见众人跑了,只剩了香菱一个低头弄裙,因问:“怎么散了?”香菱便说:“我有一枝夫妻蕙,他们不知道,反说我诌,因此闹起来,把我的新裙子也脏了。”宝玉笑道:“你有夫妻蕙,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口内说,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菱花,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香菱道:“什么夫妻不夫妻,并蒂不并蒂,你瞧瞧这裙子。”宝玉方低头一瞧,便嗳呀了一声,说:“怎么就拖在泥里了?可惜这石榴红绫最不经染。”香菱道:“这是前儿琴姑娘带了来的。姑娘做了一条,我做了一条,今儿才上身。”宝玉跌脚叹道:“若你们家,一日遭踏这一百件也不值什么。只是头一件既系琴姑娘带来的,你和宝姐姐每人才一件,他的尚好,你的先脏了,岂不辜负他的心。二则姨妈老人家嘴碎,饶这么样,我还听见常说你们不知过日子,只会遭踏东西,不知惜福呢。这叫姨妈看见了,又说一个不清。”香菱听了这话,却碰在心坎儿上,反倒喜欢起来了,因笑道:“就是这话了。我虽有几条新裙子,都不和这一样的,若有一样的,赶着换了,也就好了。过后再说。”宝玉道:“你快休动,只站着方好,不然连小衣儿膝裤鞋面都要拖脏。我有个主意:袭人上月做了一条和这个一模一样的,他因有孝,如今也不穿。竟送了你换下这个来,如何?”香菱笑着摇头说:“不好。他们倘或听见了倒不好。”宝玉道:“这怕什么。等他们孝满了,他爱什么难道不许你送他别的不成。你若这样,还是你素日为人了!况且不是瞒人的事,只这告诉宝姐姐也可,只不过怕姨妈老人家生气罢了。”香菱想了一想有理,便点头笑道:“就是这样罢了,别辜负了你的心。我等着你,千万叫他亲自送来才好。”

宝玉听了,喜欢非常,答应了忙忙的回来,一壁里低头心下暗算:“可惜这么一个人,没父母,连自己本姓都忘了,被人拐出来,偏又卖与了这个霸王。”因又想起上日平儿也是意外想不到的,今日更是意外之意外的事了。一壁胡思乱想。来至房中,拉了袭人,细细告诉了他原故。香菱之为人,无人不怜爱的。袭人又本是个手中撒漫的,况与香菱素相交好,一闻此信,忙就开箱取了出来折好,随了宝玉来寻着香菱,他还站在那里等呢。袭人笑道:“我说你太淘气了,足的淘出个故事来才罢。”香菱红了脸,笑说:“多谢姐姐了,谁知那起促狭鬼使黑心。”说着,接了裙子,展开一看,果然同自己的一样。又命宝玉背过脸去,自己叉手向内解下来,将这条系上。袭人道:“把这脏了的交与我拿回去,收拾了再给你送来。你若拿回去,看见了也是要问的。”香菱道:“好姐姐,你拿去不拘给那个妹妹罢。我有了这个,不要他了。”袭人道:“你倒大方的好。”香菱忙又万福道谢,袭人拿了脏裙便走。

香菱见宝玉蹲在地下,将方才的夫妻蕙与并蒂菱用树枝儿抠了一个坑,先抓些落花来铺垫了,将这菱蕙安放好,又将些落花来掩了,方撮土掩埋平服。香菱拉他的手,笑道:“这又叫做什么?怪道人人说你惯会鬼鬼祟祟使人肉麻的事。你瞧瞧,你这手弄的泥乌苔滑的,还不快洗去。”宝玉笑着,方起身走了去洗手,香菱也自走开。二人已走远了数步,香菱复转身回来叫住宝玉。宝玉不知有何话,扎着两只泥手,笑嘻嘻的转来问:“什么?”香菱只顾笑。因那边他的小丫头臻儿走来说:“二姑娘等你说话呢。”香菱方向宝玉道:“裙子的事可别向你哥哥说才好。”说毕,即转身走了。宝玉笑道:“可不我疯了,往虎口里探头儿去呢。”说着,也回去洗手去了。不知端详,且听下回分解。

这段文字,不只是为了表现贾宝玉的多情。这一段文字是暗承贾宝玉与邢岫烟同一天生日而来。

何以见得?

香菱是陈圆圆的又一化身。

我在《“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走”——冒辟疆著作《红楼梦》中几个女性形象的原型试证》中考证出陈圆圆是邢岫烟的原型。而瓜田老农在《陈圆圆与〈红楼梦〉中的香菱》一文中考证出陈圆圆乃香菱的原型。我以为两说并不矛盾,因为冒辟疆对陈圆圆,这个他终身不忘的女子,是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一分为四,分别安在香菱,邢岫烟,妙玉等等人物身上的。

瓜田老农的考证很有说服力。香菱确实是陈圆圆的又一化身。有兴趣者可以参阅瓜田老农的文章。

既然知道香菱和邢岫烟都是陈圆圆的化身。那么在贾宝玉和邢岫烟生日那天,大写贾宝玉深情的和香菱一道葬夫妻蕙和并蒂菱,其用意应该是一目了然了。

顺便说一下,《红楼梦》多次写到夫妻蕙,并蒂菱,这其实也是冒辟疆乃《红楼梦》一书作者的证明之一。

冒辟疆少时就有并蒂情结。

我在阅读《冒辟疆全集》时发现,冒辟疆十四岁时著的《香俪园偶存》诗集里有七律二首《庭前茉莉月夜竟吐千花中有并蒂一枝魂惹素馨形齐檐卜岂情种耶一时争艳爰赋二诗》,并且冒辟疆还向董其昌王季重等人乞和并头茉莉诗。《同人集》卷之五里收有并头茉莉诗唱和集,计有董其昌王季重等三十人的三十余首诗作。

多情之并头茉莉,这是情种冒辟疆终身不能忘怀的。他在《红楼梦》里大写并蒂菱,夫妻蕙,尽管稍加变形,但还是传达出他心底的浓浓的并头茉莉情结。

这,难道不足以证明《红楼梦》乃冒辟疆所作吗?



附录

冒辟疆赠陈圆圆八绝句选四

潇湘一幅小庭收,菡荽香余暮色幽。
细细白云生枕簟,梦圆今夜不知秋。

秋水波回春月姿,淡然远岫学双眉。
清微妙气轻嘘吸,谷里幽兰许独知。

纤纤弱质病愈娇,嗔喜情生暗自挑。
漫着青衫倦梳洗,淡烟疏雨或堪描。

本是莲花国里人,为怜并蒂谪风尘。
长斋绣佛心如水,真色难空明镜身。

(《冒辟疆全集75页》)
2017.06.30.




欢迎光临 雁塔之声 诗刊网络版 (http://yantazhisheng.com/)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