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向喜英 《水滸外傳》軼事卷第Y回

向喜英
《水滸外傳》軼事卷第Y回
阮小七捉毫謅俗句
活閻羅入典號名流
  話說阮小七追隨宋江破大遼,征方臘,見弟兄們死的死,傷的傷,折損大半,不覺心灰意懶,棄官回到梁山水泊蓼兒窪仍操打魚舊業,倒也過了幾年清閒日子。後因老邁撐不動艇子,兒孫們讓其退休在家喫閒飯。
  諸位!這阮小七一生走南闖北,動手動腳慣了,豈能坐得下來?好在當年跟著吳用教授學了幾個字,加上他那隨口旋編漁歌的本事,還可胡謅幾句『打油』詩記趣。你看他酒醉飯飽之餘行吟窪畔,搖頭晃腦,幾年下來,居然得詩百餘首,編訂爲《蓼兒窪吟草》一帙,敍次爲『水泊漁歌』卷、『鞍前馬後』卷、『夕照黃昏』卷和『哥們酒令』卷,每卷約三十首,皆四言八句之邨言俚語。詩雖鄙俗,且喜順口,兒孫、鄰里們一聽便能記住,眞可謂婦孺皆知,不脛而走,近至陽谷,遠至汴梁,都有人約略知道這阮小七已經放下篙竿,立地吟詩了,其名聲不在打魚之下。
  俗語云:『人怕出名豬怕肥。』這阮小七卻不怕,凡動口動筆、指手畫腳之事他是來者不拒,有求必應,百無聊賴之時還主動出擊,對窪內窪外種種俗務不分鉅細都要過問,用他那捉刀把、搦篙櫓的粗手一揮,『阮小七』三字便徧佈種種卷冊:《梁山英烈軼事》審稿、《蓼兒窪誌》副主編、梁山市詩詞家協會副主席、鄆城縣詩詞學會顧問、陽谷縣紫石街詩社名譽社長、電視連續劇《水滸全傳》歷史顧問,等等,大大小小,十好幾頂帽子,何等風光!每想至此,他必倒上一碗老白乾汩汩嚕嚕喝下去,咂咂嘴,哼哼唧唧吟誦起他那些『名篇佳句』來,時不時還要譏謔幾句業師吳學究:滿腹詩書卻不開竅,引頸殉死於忠義堂,倒不如我阮小七現在而今眼目下饗譽詩壇,蜚聲四海,哈哈哈哈!
  這一日,阮小七正斜躺在茅簷下涼椅上小憩,鼾聲如沸如鼓,夢見周公封賞,不禁口角流涎,嘖嘖有聲。突然間,他被人搖醒,一看,原來是汴京酸棗門外菜園吟社社長青草蛇李四來訪。李四從行橐中取出一簡信函,乃東勝神洲傲來國花菓山水簾洞詩詞家協會主席胡孫先生爲編印《寰球詩家大典》徵集入典辭條事也。李四道:『阮公!這胡孫特聘我爲《寰球詩家大典》大宋卷主編。鄆城縣詩詞學會唐牛兒、陽谷縣紫石街詩社鄆哥、京都高太尉公子高小俅、我菜園吟社過街老鼠張三等當今名流盡皆入典了。阮公威震大宋詩壇,我特地給您老留著頭一把交椅,今日專程前來爲您撰寫辭條。』阮小七咧嘴哈哈大笑,排出兩隻土碗,倒滿蓼兒醇,道:『李老弟不遠千里爲我而來,乾!』一碗燒酒下去,兩片紅暈昇騰,只見阮小七抹抹斑白的絡耳鬍,口授辭條內容曰:『阮小七,筆名「活閻羅」,別署「天勝星」(案:本爲「天敗星」,李四愚魯怎知?)。嘗隨宋公明破大遼,征方臘,戰功赫赫,授蓋天軍都統制。退休後,專攻傳統詩詞,有《蓼兒窪吟草》十二集出版,計一萬二千餘首,主編《梁山英烈軼事》、《蓼兒窪誌》、《打魚方術》、《漁歌速成》等專著二十餘種,發表《蓼兒窪奓口魚捕撈訣竅初探》、《拇戰分曹包贏不輸探秘》、《阮氏漁歌出口成章經驗談》等學術論文四十餘篇。現任梁山市詩詞家協會主席,並兼任鄆城縣詩詞學會、陽谷縣紫石街詩社、東京酸棗門外菜園吟社等十餘個詩詞組織終身顧問,一百二十集電視連續劇《水滸全傳》總策劃,鉅片《宋公明、閻婆惜、李師師三角傳奇》總導演,……』李四一一恭錄如馨,不在話下。
  阮小七今日忒興奮:一爲詩友李四千里來訪,二爲晉秩寰球詩家序列,縱比昔日打魚生涯,橫比小二、小五厄運,豈非我小七命中註定有此迴光返照之日!不禁詩興又發,扯起喉嚨吼出漁歌一曲,聲振葭牆:
老子詩名出水窪,一罎蓼酒豈能麻!宋江題壁爭如我,譽滿寰球號大家。
  自此,阮小七身價陡漲,徒衆益增,居然從旁門曲逕僭竊到俗韻學博士袍一襲。欲知其手段如何,且聽Z回分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