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当山东义和团碰上袁世凯

当山东义和团碰上袁世凯  周淮安/文2017-1-13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
    19世纪末,甲午战争彻底输光洋务运动以及“同光中兴”的底裤――大清王朝三十年“变法图强”的结果,却被差不多同时期启动改革开放的日本打得割地赔款。
    天朝末日,列强环伺,异象频生。令人意外的是,大清最后岁月中最癫狂的一场群众运动竟源自“孔孟之乡”山东。
    其实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两千多年专制制度满口“仁义道德”、“礼义廉耻”,实为培养麻木愚昧自私的愚民,以便于统治。往往是传统文化积淀越深厚的地区,遗毒越深,开启民智越难,反而是被视为蛮夷之地的岭南常常得风气之先。
    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一种名叫“义和拳”的民间秘密组织开始在山东西部活跃起来,并像野火般在乡村蔓延开来。作为有“反清复明”倾向的非法组织,“义和拳”明显是社会不稳定因素,清朝地方政府视其为“拳匪”或“匪盗”,严厉镇压,绝不手软。
    在革命的低潮中,“义和拳”的大师兄、二师兄们苦苦思索,如何才能找到新路?
    来自西方的上帝给了他们灵感。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随着西方传教士深入乡村,一些“吃洋教”的教民与其他民众矛盾频发,百姓怕官府,官府怕洋人,在征地拆迁、邻里纠纷中难免偏袒教民,底层民众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
    “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一个电光火石的灵感如同闪电划破了革命的黑夜:“洋人才是大清的万恶之源!”
    石破天惊的“扶清灭洋”口号一经提出,就如同乌合之众有了科学理论的武装,义和团运动的面貌从此就焕然一新。
    有了政治正确的口号,有了“爱国”的护身符,连烧杀抢掠都成了正义行为,这给地方官员出了道难题:当成“匪”来剿嘛,别人是“爱国群众”啊,而且自带干粮保卫老佛爷;当成正义之士嘛,他们扒铁路,掐电线,聚众闹事,凡是沾“洋”的东西都毁,凡是沾“洋”的人都杀,别说信教的,连戴眼镜的都视为“二毛子”该杀,让社会陷入一片暴力恐怖,严重威胁大清稳定。
    二
    在剿抚不定中,被后人视为“义和团之父”的毓贤登场了。1899年四月,这位著名的酷吏升任山东巡抚,为山东义和团爆发加了最后一把火。
    在“仇洋排外”的毓贤看来,这些刀枪不入,扶清灭洋的拳民们“其心可嘉,民气可用”,亲自将义和拳、大刀会等组织统一更名为“义和团”,正式将其认证为爱国组织,并让义和团打出“毓”字旗号,并称自己是“义和团魁首”。有省部级领导当后台,山东义和团一下爆发式增长,各种械斗流血冲突不断,连省城济南内也“拳厂”遍地,搞得人心惶惶,不可收拾。
    在洋人的强烈抗议下,1899年十一月,清廷将毓贤明降暗升,由山东调入帝都。
    毓贤走了,一个河南人来了,山东义和团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他叫袁世凯,河南项城人,大清帝国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经过驻军朝鲜的历练,戊戌政变的投机,小站练兵的积累,40岁的袁世凯升任山东巡抚,第一次成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
    与颟顸的毓贤不同,袁世凯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波诡云谲的朝鲜政局,瞬息万变的戊戌政变,他都游刃有余,但如何应对义和团却不轻松。老佛爷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朝中的王公亲贵却大多认为义和团“忠勇爱国”,可以加以利用;但如果像毓贤一样公开支持义和团,不仅洋人不答应,社会秩序也会陷入混乱,巡抚位置一样难保。
    义和团的大师兄二师兄们也在琢磨这个新来的“袁大人”,感觉不像前任“毓大人”那样将他们奉为上宾,但也没有对他们翻脸不认人,态度模糊且暧昧。
    检验对方成色的时候终于来了。高密、昌邑等地因德国人建铁路而闹事,济南义和团觉得机会来了,主动上门拜访袁世凯。袁大人大摆宴席,热情款待,酒酣耳热之际,大师兄二师兄头脑发热,吹嘘刀枪不入的神迹。老袁一脸钦佩状,力邀大师兄现场示范。
    花厅外“砰”的一声,义和团的火药枪响了,烟雾散尽,几米外的大师兄安然无恙,众人皆呼“神了”。这种只放火药不装弹的把戏骗农民好使,对职业军人就不顶用了。老袁一边说“中中中”,一边让卫士取来洋枪,不由分说,一阵枪响,大师兄升天了,其余团民吓得作鸟兽散。
    小混混碰上了江湖大哥只好认栽。袁世凯使出霹雳手段,颁布“严禁拳匪暂行章程”八条,包括各州县要严禁义和团活动,凡今后在其境内发现有设“拳厂”的,地方领导按“纵匪”罪追究;如有人告发“拳匪”设厂之家,经官府查获后,以该犯家产一半奖励告密人,将“匪首”擒获送官的,可获该犯全部家产。
    在袁世凯到任前,山东仅荏平一县便有“拳厂”八百余处。他到任后,义和团在山东难以立足,纷纷逃往直隶境内,曾经的风暴中心山东很快风平浪静。
    三
    1900年6月,义和团大举进入北京,老佛爷认为“洋人可恨,民气可用”,遂对所有西方国家宣战。
    战事一开,袁世凯却玩起了“高级黑”:你们不是爱国吗,不是刀枪不入吗,现在洋人来了,赶紧上前线灭洋啊!
    在袁的授意下,山东各州县纷纷贴出告示,呼吁义和团北上勤王,保卫老佛爷,不准逗留山东,称“洋人罪大恶极,无不立见消亡,谕尔拳民义勇,均各效命疆场。”“速赴前敌助战,毋得羁留故乡。”然后,袁世凯把留在本省的一概称为“黑团”“乱民”,正牌的爱国者都到前线去了,留下来的当然是冒牌的,统统死啦死啦的。
    在后世所称的“庚子国变”乱局中,八国联军打进北京,老佛爷西逃,山东在袁世凯治下则维持稳定,并且加入东南互保,拒绝执行与列强开战的乱命,使山东免遭祸乱。
    对于风雨飘摇的大清帝国来说,义和团运动不仅没有“灭洋”,反而在大清王朝下坠的进程中狠狠踹了一脚。按历史教科书的说法:1901年签订的《辛丑条约》使“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同时中国的先进分子也开始放弃对清政府所报有的幻想,以‘驱除鞑虏’为目标的资产阶级革命开始在全国如火如荼的展开。”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说:“对于一个坏政权而言,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在大清帝国最后的岁月中,从某种意义上说,维护稳定比改革变法还更重要。
    袁世凯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没有因为义和团举着“政治正确”幌子而投鼠忌器,忘记了稳定对于大清的重要性。哪怕抬出老佛爷,只要敢打砸劫掠,践踏《大清律例》,一律法办。
    但历史的吊诡之处在于,正是由于袁世凯的严打,义和团在山东无法立足,才进入华北及帝都,掀起了耗尽大清气数的群众运动新高潮。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辛亥革命”十多年之前,大清掘墓人袁世凯就已经在挖坑了。
袁腾飞   义和团和八国联军
十九世纪末,义和团运动兴起的背景……国际背景,跟甲午战争兴起的背景实际上,就是它过渡到帝国主义他要瓜分中国。
国内背景,十九世纪末,洋教遍山东,找着了吗?然后,倒数第三行,人民反洋教。洋教就是什么——基督教啊。你建教堂,把我的省给占了,把我的地给占了,我没底我怎么办啊?本来山东,尤其山东那地方,是吧?那闯关东的都是山东人么。因为这个山东人口多啊,然后他那个地儿又小,你还给盖教堂,你还把那地方圈占为教堂的庙产。
中国的教徒啊,咱确实说——好人少,文化人少。因为文化人信什么啊?就是佛儒道么,所以中国当时的教徒大部分都是什么啊?就是那种地痞流氓。我入教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洋人罩着我,见了知县都不跪,然后我就可以横行乡里,欺男霸女。
但是这个是他教徒的个人素质问题,跟宗教是怎么样?——是没关系的。人洋教也很苦恼,怎么在中国信教的全是这玩意儿啊?是吧?怎么在文化人里边发展不起来?文化人少,所以这样一来农民就把满腔仇恨指向了谁啊?——洋教,进而指向洋人。这种朴素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您就恨恨就完了,您别真干去。这一真干,麻了大烦了。
义和团提出的口号叫“扶清灭洋”,反映帝国主义与中华民族的矛盾成为主要矛盾,但是带有笼统排外的色彩。义和团到处散发揭帖,就是传单。咱们书上说了两句,小字段,倒数第三行,他就用了这两句,中间的都没敢使——但就这两句你就看出扯蛋来了,第一句很扯,“神助拳,义和团”——这跟太平天国有一拼吧?——“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不下雨地发干,都是教堂遮住天”——你不下雨,这个赖教堂什么事儿啊?
然后说“女无节义男不贤,鬼子不是人所添。如不信仔细观,鬼子眼珠俱发蓝”,是吧?——那是白人啊!蓝眼睛,妖怪吧?
所以“神也怒,仙也烦,一同下山把拳传”——一帮神仙教咱们打拳。
“焚黄表,生香烟,请来各洞众神仙”——从猪八戒到……黄鼠狼大仙,全找着了。他不像太平天国,人家好歹就拜一个神。义和团是多神信仰,土地爷、王母娘娘、灶王爷……这些神仙全来教咱打拳来了,也不知你学得会么,这么多神仙教你?
“焚黄表,生香烟”——拿一张黄纸,朱砂笔画点鬼画符,谁也不认识。拿火一烧,拌到清水里,把纸灰一喝,刀枪不入。拉稀跑肚,这可能……
“不用兵只用拳,要废鬼子不为难。挑铁道、拔电杆,海中去翻火轮船”——中国几十年洋务运动,好不容易跟西方一样,有了火车、电报和轮船。结果全让义和团给怎么样?——“挑铁道、拔电杆,海中去翻火轮船”。其实“海中去翻火轮船”,他没这么大能力,但是“挑铁道、拔电杆”他干的棒着呢!
山西恢复了六百里加急快马,因为电报线全让义和团给砍了。这义和团最厉害就是河北、山西、山东,荼毒这三省。然后“大法国心胆寒,英美俄德哭连连”,然后就是咱们书上那句“洋鬼子,全杀尽,大清一统定江山”。
所以这玩意儿一搞一闹,我“扶清灭洋”,大清的官吏也不好意思镇压吧?最起码我不反朝廷啊,我杀洋人。这个官府也受洋人欺负么,所以义和团闹得厉害。山东这一闹,列强一抗议,朝廷一看,这闹大了也不成啊,所以派袁世凯就任山东巡抚。
然后我们教材上居然说“袁世凯血腥镇压义和团”——袁世凯没怎么“血腥”镇压。袁世凯到任之后,就请了义和团的大师兄赴宴——十个大师兄。义和团一帮流氓,凑一帮人,聚一柳子,你就是“大师兄”,女的也有“大师姐”,反正就是这种……黑社会组织。
袁世凯召了十个最有势力的大师兄,来府台衙门吃饭,酒过三巡,袁世凯问:“哥们儿,你们真刀枪不入啊?”这十个一放杯子,“没问题,刀枪不入”。袁世凯说:“拉倒后边咱试试去。”这十个人再想反悔来不及了,拉到帅府后花园,德国矛瑟枪“bangbang”一打,没一个“不入”的。从这儿进去(指额头),后边一眼儿出来。你不刀枪不入么?怎么……?——袁府台是用科学的方法反迷信。你不“刀枪不入”,你不“焚黄表生香烟么”?是吧?怎么“bangbang”几枪,全躺下了?
所以义和团一看坏了,府台大人不信邪。这地方不适合咱么哥们儿混,咱上哪混去啊?直隶,然后奔北京——进逼津京。这一下儿麻烦了,这一下儿事儿大了……
注:本文根据袁腾飞高中课堂视频整理而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