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真正的中国诗词大会在哪里?

真正的中国诗词大会在哪里?
2017-02-20 陈仁德 虞廷闲话
春节期间在网络上反响最大的无疑是占尽风光的中国诗词大会,在百度上输入“中国诗词大会”一瞬间搜索到的相关结果达3,080,000个,几乎所有微信微博都在异口同声地谈论中国诗词大会,仿佛再不谈论相关话题就太没文化了。
对中国诗词大会的评价开始是叫好,后来慢慢转变为对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等人的批评甚至嘲弄。日前已经发展为一批有影响力的诗人联名发表公开信,要求国家广电总局和中央电视台让康震等不懂诗词格律更不会写作诗词的教授离开评委席,免得再次贻笑大方。
我作为一个写作诗词四十多年的爱好者,对于举办中国诗词大会感到欢欣鼓舞。回想起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诗词被打入冷宫,注销了在文化界的“户口”,受到百般歧视打压,其间之酸楚岂可言尽。如今堂而皇之登上央视享受亿万人之追捧,占尽风光,对于诗教的弘扬,传统的复兴,乃是一件大好的事情,理应额手称庆。遗憾的是如康震先生者,虽然也满腹文章,口吐莲花,但论及诗词写作,则显然尚未入门。更遗憾的是康震先生的尴尬并非个别现象,目前中国高校之中文教授大多如此,不胜枚举。
作为传统文化之精粹的诗词,当然需要一些专家来进行理论研究。但是,如果研究者是写作诗词的外行,那么他的研究成果无论说起来多么吓人,都只能是隔靴搔痒,门外谈诗。久而久之,理论会和实践撕裂,直至完全脱离实践,失去应有的意义。须知吾国从古到今所有高明的诗论家无一不是优秀的诗人。诗词的复兴最终是由善于写作诗词的人来完成,其标志是出现一流诗人及其作品,而不是由一群根本不会写作诗词的人在那里背诵或者高谈阔论。
好在中国之大,除了央视聚光灯下的高谈诗词外,还有很多人在荒江老屋间孜孜不倦地探索着诗词创作之路。就在中国诗词大会闪亮登场时,一场名为“丁酉人日联吟”的诗词创作活动却在中国大地默默进行着。这次活动由民间的“中镇诗社”主办,要求参与者在人日(即正月初七,今年人日又适逢立春),统一用明代诗人陈子龙《人日立春》原韵创作七言律诗。起先参与者仅为诗社成员,影响所及,海内外纷纷响应,据不完全统计,所收作品已逾700件,中镇诗社微信公众号正在陆续公布。创作数量大超过了预期,证明了目下诗词界水平较高的诗人还是较多的。这场诗词盛会,是几千年中国诗歌史上的空前壮举,令人不胜欣慰。这才是真正意义的中国诗词大会。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其实应该叫“中国背诗大会”。
和中国诗词大会相比,中镇诗社的丁酉人日联吟虽然没有华丽的厅堂绚丽的灯饰和妙语如珠的说辞,但却真正做到了弘扬诗教继承传统奉献成果。按照活动规则,参与者必须严格遵守格律,照陈子龙《人日立春》原韵进行创作。
陈子龙原作如下:
淑气条风入望新,青幡碧草竞芳晨。玉蓂七叶春回日,彩燕双飞胜里人。
解冻兰芽生小苑,轻寒柳色动河津。韶华今岁无穷赏,歌舞明朝次第陈。

参与者的写作要按顺序使用新、晨、人、津、陈作为韵脚。这点常识康震教授当然清楚,但是真让他来写作,却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笑话来。中镇诗社社员们除了懂得常识,更会运用常识,诗词水平远非康震等人所能企及。我们来随便选几首中镇社员的作品看看。
《丁酉人日次陈子龙人日立春韵》:
春风拂煦物华新,日照卿云报吉晨。紫燕已回梁上壘,梅花犹伴草间人。
早无细柳供驰马,或有桃源可问津。眼底潮流须顺应,奚囊检点要推陈。

这是广东诗友古求能的作品,写得高华典雅,对仗工整,意境新颖,不乏古典意蕴,更有时代气息。再看丁思深的作品:
条风拂水布清新,爽籁传来恰值晨。问讯湖山埋姓字,商量诗事作闲人。
转无聊处消残醉,于有神时望远津。冷眼鱼龙观变幻,何堪演义总陈陈。

全诗如行云流水,神完气足,中间对仗尤其高妙,看似信手拈来,实则细针密线足见功力,结尾翻出弦外之音,余韵悠然。再看赵迪生的作品:
居家时尚日趋新,百里鲜闻鸡报晨。早起无非打工族,迟眠多是玩牌人。
枕边寄梦成长梦,雾里迷津颂化津。但愿春来春淡荡,满天瑞霭巧铺陈。

此诗咏古人所未见,兴味盎然,满纸新气象,诗词极易沾染的陈腐之气一扫而光。一般人下笔极易落入雄鸡报晓的窠臼,而诗人却别开生面说“百里鲜闻鸡报晨”,事实上当今城市里何曾有鸡鸣。颔联“早起无非打工族,迟眠多是玩牌人”亦亲切感人。

在众多作者中看到一个生疏的名字“陈秀新”,其诗如下:
换过桃符岁已新,山梅依约冷芳晨。半分柳色先融雪,一缕春光渐近人。
豪宴仍开朱紫第,锦帆未渡苦芦津。小民忧国堪何用,但把呼声网上陈。

其构思巧妙举重若轻,清新灵动了无痕迹,让我眼前一亮。“半分柳色先融雪,一缕春光渐近人。”可谓传神之笔。
黄有韬先生诗兴大发,竟一口气写了六首,其中不乏佳句,如“炉头犹蓻五更酒,海外渐多两面人。”“登仙岂及耽诗乐,妒俗真同隔世人。”“万国荧屛惊黒客,六朝戏子变红人。”“撚灯中夜观三国,载酒仙槎泛五津。”
佳作妙句,俯拾皆是。这些作品较之康震先生的大作“大江东去流日月,古韵新妍竞芳菲。雄鸡高歌天地广,一代风流唱春晖。”真不可同日而语。我想,这才是真正的中国诗词大会。中国诗词复兴的希望不可能在央视,也不可能在高校,而是在民间,在一个个真心热爱诗词的诗人,诗词复兴最肥沃的土壤和最优良的种子都在这里,丁酉人日联吟就是明证。
曾遇到一诗者、大家,博闻强记,傲示于人,令我自惭,好在我还有志趣自信,不然几乎被他废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