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王中陵 读刘玉霖兄《伤残人生》有感

王中陵
读刘玉霖兄《伤残人生》有感
玉霖兄向我推荐他的新著《伤残人生》。看到这个书名,心中便沒有什么阅读的冲动。暗自猜度,会不会是类似舞蹈“千手观音”的同类项呢?说实话,我看过不少欣赏赞美“千手观音”的诗作,窃厌之。对荧屏上的“千手观音”偶尔也扫过一眼,半点美感也无。把美感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有失厚道。
当然,残疾人谋生之道,自当别论。
我一直认为玉霖兄是一个和我一样的正常人,只是有点耳背罢了。读了《伤残人生》,我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若不是读《伤残人生》,我会一直带着这个冤假错案,令刘兄蒙冤莫名。
开读,直奔主页。才读了开头几章,便觉纳闷,不过是一场偶然车祸,怎么就敷衍出20万长一篇文字來?又转回来读序,方知就里。
逆来顺受,“心字头上一把刀,你就忍了吧”是国人劣根性之一。《水浒》中的林冲,便是一个国人耳熟能详善“忍”的典型。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为什么引起轰动?片中主角普通农妇李雪莲为了纠正她前夫的那句“我怎么看你是潘金莲”,鸡零狗碎,花费了20年时间。
同《秋菊》、《我不是潘金莲》相比,《伤残人生》当然夠不上“大气”。虽然一为艺术虚构,一为人生现实。但叙述的都是小小老百姓与命运的抗争,是升斗蚁民为捍卫个人权利而艰苦备尝的残酷现实。
当然,我这里所说的“小小老百姓”与陈伯达口中的“小小老百姓”完全是二个概念。就像“人民的名义”,人民其实从来没有什么名义,人民的名义早被需要人民名义的人拿走了。人民有的,只剩下崔健的“一无所有”。
读了《伤残人生》,掩卷而思的,是玉霖兄对己、对人、对社会的这么几句活:

人生几何,对酒当歌。我对自己说真话,把我的伤残人生如实记录下来。
对伤后帮助过我的人,字面上表达一点感谢;对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把真相记录下来,烟云过尽以后,也便于对人家谅解。
至于企业衙门的侵权,……记录在案是必要的,也只是保存历史真相而已。

《伤残人生》,对己,是留绐儿孙的一笔精神财富。
对人,厘清自已的责任。
对社会,留下一份微不足道的历史档案和借鉴。
但更重要的,我认为,作为一个公民,切勿“洁身自好”。事情无大小,受了冤屈必须自已喊出来。
前人有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自已的冤屈能忍气吞声,就不要指望有大救星代你辨诬申冤平反昭雪!
事情无论大小,受了冤屈必须自已喊出来。
2017.7.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