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车天启 获陈荣权《西湾诗草》一感

我一直认为,诗言志,诗抒情,诗消愁,却在荣权先生的《西湾诗草》的最后一页看到“平仄累”三个字。
“告退诗坛义气平”,倒可以理解,诗坛涉官场时,会有许多冤屈和周旋,会有许多不爽,发此感慨可以理解。
而“平仄累终生”,就难以理解了。难道是因为经常的身不由己,虚于委蛇?如此,则是累人累心的。在这种环境下的《西湾诗草》确属不易。
好在此书之后,应当是卸甲轻身了,盼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