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发】陈章 :今人旧诗赏析

今人旧诗赏析
陈章
  在世界球迷“我为波狂”之际,朋友给我邮来一首清新雅丽,字字珠玑的五言律诗。末联“独怜今夜月,不照汉家营”,以边塞诗的意境,道出中国几亿球迷的心声。真的是“不减唐人高处”。这篇脍炙人口之作,把我的思绪,从“世界杯”中俘虏过去,完全沉浸在传统诗词的美感之中。
  今年端午,诗人吕烈有《杂咏》曰:
  粽香阵阵鼓声稠,伏季红湾渔半休;肉有瘦精禾有镉,水边致祭勿轻投。
  瘦肉精,镉大米,众所周知。此诗堪称“歌诗合为时而作”的经典。
  广州诗人赵迪生,作七绝 “游临汾七里峪有感”发表于广州《当代诗词》:
  一路聆听鸟唱歌,如斯净土已无多。年来到处强征地,只种楼房不种禾。
  此诗涉及野蛮拆迁、破坏生态、“鬼城”林立种种敏感问题,堪称大家手笔。
  书法大家启功久居北京,曾受挤公共汽车之苦。1985年他有一首《鹧鸪天•乘公共汽车》将等车人无可奈何的心态描绘得活灵活现:
  这次车来更可愁,窗中人比站前稠。阶梯一露刚伸脚,门扇双关已碰头。
  长叹息,小勾留。他车未卜此车休。明朝誓练飞毛腿,纸马风轮任我游。
  劈头“这次车来更可愁”,可知候车人至少是上一班车已挤不上去了。“已碰头”三字“典”出鲁迅诗,对“刚伸脚”浑然天成,妙不可言;“他车未卜此车休”,从李商隐诗“他生未卜此生休”化用而来,更令人忍俊不禁。
  公共汽车拥挤,网友“书生霸王”也有《鹧鸪天•挤车》曰:
  每到晨昏总误差,悠悠晃晃任喧哗。贴身男女粘如饼,躬背童儿团作虾。
  咻喘喘,脚酸麻,停车一震尽呲牙。司机回首频呼唤,挤挤后门能上仨。
  此词妙在末联。对于司机来说,这种现象司空见惯。
  “何如早向西天去,家破人亡两不闻”。该诗题为“咏贾母”,贾老太太若能于荣宁两府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际撒手西归,将是备极哀荣。诗友“红楼梦系列人物咏”凡数十首,我对此诗情有独钟,是因为推而广之,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更重要人物,若能归天及早,于人于己,都未尝不是好事。
  诗人孟依依有《棋诗寄人》曰:
  占角争边数子微,腹中更陷百重围。于君我本无忧劫,却有相思接不归。
  此诗在《当代诗词》发表时,编辑熊东遨作按语曰:“巧借围棋术语,暗递人物心声,愈嚼愈有味,愈嚼愈不忍。如此妙手,愧我不能”。
  2003年非典期间,深圳邓炳昌有《咏非典》诗曰:“......防灾多罩口,幸亦敛官腔”。引得诗坛一片喝彩。可以想象,诗人平时听多了大话,空话,套话,一直耿耿于怀,此刻正好借题发挥,一抒多年之愤。
  可能十万光年外,有女曾吹月下箫。茫茫宇宙,边际何在?屈原发过《天问》,辛弃疾咏过“……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景东头?”如今诗人以“光年”入诗,大胆假设,天文术语加形象思维,描就一幅美人月下吹箫图。读罢令人满口余香。“天河难以穷头尾,人寿何须计短长”?此乃另一诗人之作,也与宇宙有关,然别具哲理,与上诗各擅胜场。
  孤舟白雪常怀柳,匹马蓝关每忆韩。此联字字相对,浑然天成,虚实相间,清新雅丽。略知柳宗元“孤舟钓雪”和韩愈“雪拥蓝关”诗意者,无不叹为观止。
  盘无兼味非关远,诗不能工负此穷。杜甫诗云:盘飧市远无兼味;欧阳修曰:诗穷而后工。此乃一下岗工人“自题小像”之作。重燃蜡炬将灰焰,再吐春蚕未尽丝。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满腔激情,跃然纸上,这是一退休干部抒怀之诗。诗人谢卫民有状景诗“数叶舟将云扯破,千山花被鸟啼开”。上述三联,对仗难度很大,但诗人对得十分轻松,百炼钢化绕指柔。没有深厚的古典诗词修养,难以为之。
  网友“长堤老树”有《自度曲•老汉骂驴》曰:
  怒把缰绳系梁柱,掏烟袋指骂贼秃:适才间俺没看住,嫩庄稼你偷吃一路。见人说你还发怒,大摸样又找母驴热乎。吃喝嫖你就剩赌,你以为你是干部?
  曲中的主人,是一位看驴的老汉,因驴偷吃庄稼,“酒饱饭足”后又找母驴热乎,老汉将它绑在树上,掏出烟袋,慢乎乎将驴大骂了一通。这一骂,可谓骂出了水平,骂出了境界。因此很受读者欢迎。
  平生未有凌云志,不与庸人做傭人!我平生虽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但决不与这位庸人打工!读罢这位工友的“辞职抒怀”,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们老板,家大业大,虽然说话偶有寒碜人之处,但“赵大爷说的会错?他田就有五百亩啊!”我辈打工一族,居然敢说他是庸人!这位工友,平生并不做诗,如此惊人一鸣,使我平生三百诗,黯然失色,从此不敢做诗。
  收入犹堪奉老亲,立锥有地未全贫。人生一世,纵然有广厦千间,也不过夜眠七尺。三餐温饱,斗室容身,足矣!此诗恢谐有趣,韵味无穷。
  梦里不知身是客,床前犹见月如霜。活用李后主、李白之句浑然自成妙对:苍凉沉郁,令人铭心刻骨;文词雅丽,读罢齿颊留香。
  三天医院频输液,半月工资已泡汤。“输液” 对“泡汤”,妙极!--这位诗人还算有幸,若在哈尔滨“天价医院”,输三天液不知得要你几年工资。
  羞经土谷祠前屋,径上秋风秋雨楼。土谷祠是鲁迅笔下阿Q打工栖身之所,秋风秋雨楼是为纪念鉴湖女侠所筑之亭。诗人游绍兴,留下如此诗句。30多年前我在《光明日报》上读后至尽记忆犹新,其思想性和艺术感染力,可见一斑。
  “无缘做得乔家婿,寄恨人生朝露中。”曹操名作“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辟如朝露,去日苦多。”此诗咏曹,略带调侃。措词幽默,令人解颐。
  婉诉相思箫尺八,直抒孤愤酒千觥。此联所咏诗人有“春雨楼头尺八箫”和“国民孤愤英雄泪”诸句,经作者提炼,“婉诉”对“直抒”;“相思”对“孤愤”,精妙绝伦,令人击节。这里我且卖个关子,让读者猜猜,此联所咏何人?如果猜不出,再看末联:芒鞋破砵谁人识?绝代才情革命僧。——读者一目了然矣!
  乡土有情残梦里,祖坟无语夕阳中。这是台湾诗人思乡之作,全联无一虚字,情境交融,意境深邃。与余光中新诗名作《乡愁》异曲同工。说到新体诗,顺便插说一句。广东诗人韦丘有一首“咏瀑布”,最后一句是“飞珠溅玉非吾愿,志在平川万顷田。” 措词凝炼,平仄和谐。与旧体诗末联毫无二致,另如“夕阳一点如红豆,已把相思写满天”。此句意象、笔法,都极似新体诗.。其实却是一首七绝的结句。可见诗重内涵,不在乎体裁新旧。
  好诗并未被唐人做完,今人佳作精彩纷呈,丝毫不逊前人,上述诸诗,足以证明。

今人旧诗赏析•陈章
在世界球迷“我为波狂”之际,朋友给我发来一首五言律诗。末联“独怜今夜月,不照汉家营”,以边塞诗的意境,道出中国几亿球迷的心声。真的是“不减唐人高处”。这篇脍炙人口之作,把我的思绪,从“世界杯”中俘虏过去,沉浸于传统诗词的美感之中。
“可能十万光年外,有女曾吹月下箫”。茫茫宇宙,边际何在?屈原发过《天问》,辛弃疾咏过“……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景东头?”如今诗人以“光年”入诗,大胆假设,天文术语加形象思维,描就一幅美人月下吹箫图。读罢令人满口余香。“天河难以穷头尾,人寿何须计短长”?此乃另一诗人之作,也与宇宙有关,然别具哲理,各擅胜场。
孤舟白雪常怀柳,匹马蓝关每忆韩。
此联字字相对,浑然天成。略知柳宗元“孤舟钓雪”和韩愈“雪拥蓝关”诗意者,无不叹为观止。
“羞经土谷祠前屋,径上秋风秋雨楼”。土谷祠是鲁迅笔下阿Q打工栖身之所,秋风秋雨楼是为纪念秋瑾所筑之亭。诗人游绍兴,留下如此诗句。30多年前我在《光明日报》读后至今记忆犹新,其思想性和艺术感染力,可见一斑。
“收入犹堪奉老亲,立锥有地未全贫”。人生一世,纵然有广厦千间,也不过夜眠七尺。三餐温饱,斗室容身,足矣!此诗恢谐有趣,韵味无穷。
梦里不知身是客,床前犹见月如霜。——活用李后主、李白之句浑然自成妙对:苍凉沉郁,令人铭心刻骨;文词雅丽,读罢齿颊留香。
三天医院频输液,半月工资已泡汤。
“输液” 对“泡汤”,妙极!不过,这位诗人还算有幸,若在哈尔滨“天价医院”,不知得要你几年工资。
   正是卧薪尝胆日,香车赛罢竞时装。这是开放改革初期某市一诗人观罢时装、车赛之后“有感而作”。国家百废待兴,国民本应卧薪尝胆,兜里刚有几个钱,便奢华铺张,难怪诗人慨叹。
  “风流早不归才子,民主焉能仗女神”?拆开“风流才子”和“民主女神”组合成对,不但境界涵盖古今中外,又是“诗无达怙”的典型:可以正解,也可以说它是调侃、反讽。套用一句文革用语:就看你站在什么阶级立场上了
“婉诉相思箫尺八,直抒孤愤酒千觥”。此诗所咏诗人有“春雨楼头尺八箫”和“国民孤愤英雄泪”诸句,经作者提炼,“婉诉”对“直抒”;“相思”对“孤愤”,精妙绝伦。读者不妨猜猜,此联所咏何人?      
如果猜不出,再看下一联:芒鞋破砵谁人识?绝代才情革命僧。——诸位一目了然矣!
“无缘做得乔家婿,寄恨人生朝露中”。曹操名作“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此诗咏曹,略带调侃。措词幽默,令人解颐。
“盘无兼味非关远,诗不能工负此穷”。此乃一工人“自题小像”之作,杜甫诗云:盘飧市远无兼味,欧阳修曰:诗穷而后工;“重燃蜡炬将灰焰,再吐春蚕未尽丝”——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满腔激情,跃然纸上,这是一退休干部抒怀之诗;  诗人谢卫民有山水诗:“数叶舟将云扯破,千山花被鸟啼开”; “根犹故土何曾断,话是乡音最耐听”,此联出自广东苏俊《游子吟》。上述四联,虚实相间,句式特殊,对仗难度较大,但诗人们对得十分轻松,百炼钢化绕指柔。
诗人孟依依有《棋诗寄人》云:
占角争边数子微,腹中更陷百重围。于君我本无忧劫,却有相思接不归。
巧借围棋术语,婉诉人物心声,清新隽永,极尽工巧,令人回味无穷。
诗人王莹莹,长年在外打工,有《重九思归》诗曰:
欲问归期枉自伤,长年辗转又重阳。宁如几片飘零叶,好借秋风入故乡。
如此抒发思乡之情,与唐•王昌龄名句“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有异曲同工之妙。
2003年非典期间,深圳邓炳昌有《咏非典》诗曰:“……防灾多罩口,幸亦敛官腔”;引得诗坛一片喝彩。可以想象,诗人平时听多了大话,空话,套话,一直耿耿于怀,此刻正好借题发挥,一抒多年之愤。
林昭被害40周年纪念日。有诗人悼曰:全汝清操千载愿,还他弹费五分钱。上联歌颂林昭圣洁之灵,下联愤书“五分钱弹费”之事,对仗工雅,举重若轻,“还他”两字,境界全出。略知林昭事迹者,读后能不血脉贲张?
世事敢言也敢怒,喉咙能割不能封!此诗写张志新,字字千钧,撼人心魄。
补膜依然充圣女,阉春从此做诗人。春:广州话指睾丸。此诗写另一类文人,此辈与林、张二烈女相比,判若云泥。
清朝诗人袁枚说:“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成绝妙词。”广州诗人熊鉴“咯血”也有妙诗﹕
热血源来大丈夫﹐平生一滴未轻沽。谁知到老终无用﹐未荐轩辕入唾壶。
诗人一生经反右﹑文革。历尽劫波。待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回到广州﹐已是垂垂老矣。一次咯血住院﹐有感而作此诗。鲁迅有句名诗﹕我以我血荐轩辕。熊鉴据此而咏“咯血”﹐实际是抒发一腔热血被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消磨殆尽的悲愤心情。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捕,当时所有报刊刊登的是郭沫若的《水调歌头》“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帮……”。很少有人知道,文革坐过四年牢的翻译家杨宪益那时作有一首脍炙人口的七律《狂言》:
兴来醉酒发狂言,历尽风霜锷未残。大跃进中宜翘尾,桃花源里可耕田。
老夫不怕重回狱,诸子何忧再变天。好乘东风策群力,匪帮余孽要全歼。
该诗一气呵成,淋漓畅快。人言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是“有唐第一快诗”;我们也可以说此诗是文革后“第一快诗”。现实十分吊诡的是,谁能想到,三十多年后,有人在山城“唱红”之时,该诗颈联,竟又使人倒吸一口冷气。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知青数以千万计,他们的诗词,以哀怨居多。如:挑灯夜筑“扎根路”, 冒雨新开大寨田;常悲弓背朝黄土,幸免扎根到白头;塞外纵辽春不度,韶光虽逝命犹存;十年梦觉回城日,惭愧此心炼不红;等等。最近读到女知青苏些雩的《浣溪沙•乡间生活杂忆》,顿觉耳目一新:
萍末风轻舞燕低,水田秧绿雨微微。捲帘花屐印花泥。 嫩嫩几丛红蓼子,茸茸一地“小东西”,依人黄犬逗雏鸡。
——好一副“细雨秧苗绿,微风燕子斜”的田园画卷!
那时塑料凉鞋尚未出现,“人字拖”属奢侈品,知青多着木屐,女知青的木屐稍多几许花饰,算是一种打扮。笔者也是知青一族,“黄犬逗雏鸡”,这一景象历历在目。诗家熊东遨赞此词曰:“留一行印迹,见无限生机,得无穷趣味。令人抚今追昔,不胜唏嘘。”
启功先生久居北京,曾受挤公共汽车之苦。1980年他有一首《鹧鸪天•乘公共汽车》将等车人无可奈何的心态描绘得活灵活现:
这次车来更可愁,窗中人比站前稠。阶梯一露刚伸脚,门扇双关已碰头。
长叹息,小勾留。他车未卜此车休。明朝誓练飞毛腿,纸马风轮任我游。
劈头“这次车来更可愁”,可知候车人至少是上一班车已挤不上去了。“已碰头”三字典出鲁迅诗,对“刚伸脚”浑然天成,妙不可言;“他车未卜此车休”,从李商隐诗“他生未卜此生休”化用而来,更令人忍俊不禁。

胡文汉诗词赏析
陈章
20多年前,王蒙读了张承志的中篇小说《北方的河》,掷卷叹曰:“您他妈的再也别想写河流啦,至少三十年,您写不过他啦”!
10多年前,岭南诗人何永沂,游峨眉山遇猴。感赋一绝云:
晨钟警世破红尘,山涌滔滔似海云。
醉眼问猴猴不语,当年谁是摘桃人?
此诗极尽委婉,尤妙“峨眉山”遇猴。因毛泽东名篇《桃子该由谁摘》中有“抗战八年,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一说。
读了何永沂此诗,我也曾叹:“您他妈的再也别想写猴啦,至少三十年,您写不过他啦”!
万万没有想到,今年伊始,读了广州花都胡文汉先生的《猴年咏猴》:
才逃五指山,又遇紧箍咒。劝你莫天真,一切还依旧。
此诗写猴,虽然无法说“写得过”何永沂,但各擅胜场,就如赵飞燕与杨玉环,各有各的美。无法说,谁比谁美。
孙猴子是希望自由的,但被压在五指山后,就失去自由了。从唐僧救出后,他以为从此自由啦。但戴上紧箍咒后,还是没有自由。所以诗人告诫他:“劝你莫天真,一切还依旧”。
尽管诗无达诂。但该诗字面上,这样解释绝对正确。问题是,诗咏志,诗人仅仅为孙猴子而写吗?肯定不是,但为谁而写呢?这就见仁见智了。
100多年前,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结束了数千年的家天下统治,中国人民天真的以为,从此,走向共和,民主自由了。然而,一切还依旧:军阀割据,内战不止,民不聊生。1945年,抗战胜利后,毛蒋在重庆签订“双十协定”,中国人民天真的以为,从此,和平建国了,人民可以过上好日子了;结果是国共内战,同胞相残,中国军民死伤数以千万计。连作为胜利者的刘伯承元帅,80年代当家人在看解放战争题材的电视剧时,都要说,关掉,关掉,同胞相残,有什么好看?!
内战决出胜负后,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国人民又天真的以为,这回真的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谁知好景不长,紧接着就是血腥的土改……反右……文革……,楞是将国民经济折腾到崩溃的边缘。
华、叶、汪联手整倒王、江、张、姚后,中国人民又天真的以为,第二次解放了。结果,“两个凡是”束缚住中国人民的手脚,一切还依旧!直到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农村包产,中国人民才算可以吃顿饱饭。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涉嫌敏感,笔者不敢妄议,诗人有一首《芒种前有作》,可以在此作注脚:
那年今日幻全抛,赤子纷纷别故巢。纵有丹心思报国,奈何台上孽根牢。
芒种的时间,一般是在6月5、6号。知道这个时间,就可理解诗人《芒种前有作》这首诗的含义,——尽在不言中。
诗人还有一首《无题》绝句,与此诗堪称姐妹篇:
荧屏当日忆风姿,弱女怆然话别时。十万传媒齐禁口,宁无一个有良知?
再说回《猴年咏猴》一诗,总而言之,“劝你莫天真,一切还依旧”。诗贵含蓄,胡兄此诗,堪称典范。
笔者至为欣赏的,是下面一首《吊宋帝昺》:
前有檀渊与靖康,汴京别后别苏杭。可怜孩子童真岁,硬被精忠配庙堂。
该诗起承两句,用形象思维写尽两宋历史。转句是诗人独具慧眼,人人笔下所无之作。宋元崖山之战,稍有点文史常识者,都知道,以陆秀夫背赵家宋帝昺投海落幕。
近千年来,陆秀夫作为民族英雄一直为后人赞颂,这无可厚非。宋帝昺若被元军俘虏,恐怕也不会有好结果。问题是,从现代文明,普世价值的角度,八岁的宋帝昺,是不该随陆秀夫去死的。如果双方都是文明之师,宋帝昺就不会死。该诗的意义,就在这里。当然啰,近千年前的宋元两军,都不可能是文明之师,文明之师的出现,至今还不上百年,据《凤凰大视野》报道,韩战期间,有一天,志愿军尸横遍野,晚上,志愿军军医护士门穿着白衣,抢救伤员,对面山头的联合国军在探照灯中看得明明白白,他们遵守国际法,没向医护人员开一枪,这是笔者第一次认识文明之师。
既然把话题聊到这里,笔者也就“崖山十万浮尸”一抒己见。后人常说,崖山之战,运移宋祚,十万军民随宋帝昺投海,那叫忠君,有血性;所以,崖山之后,再无中华。此说颇有市场,几成定论。余则不以为然。照此逻辑,中国人早该死绝。有史以来,夏商周秦,汉晋隋唐,每次改朝换代,国人都应忠君殉国了。也许有人说。元朝是外族……。那么,一,元朝期间的中国人都是亡国奴,应该去死,不当亡国奴;二,如今你把“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花”当红歌唱是什么意思?再往近处说,香港百年殖民期间,那些在港英当局做事的人,如阮次山、陈芳安生,范徐丽泰等等,哪一个不是汉奸?三,被国共两党尊为国父、圣人的孙中山,起事之初的口号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不就是要把爱新觉罗氏赶回东三省、他们的老家吗?(怪不得五十年代中苏打口水战时,苏方说中国的边界是长城);后来,苏俄为了将日本的祸水南移,出资帮国民党创建黄埔军校。国共北伐时,煽动狭隘的民族主义,将矛头对准东三省。其实东三省是日本战死10万人,帮清廷从苏俄手中夺回,清廷给了日本在当地的许多利益作为补偿。清廷倒台后,如果按契约社会的作法,民国是可以同日本协商解决的,美国就曾调停让东三省作为“特别行政区”让日本经营以达中日和善。这样,日本就会同德国夹击苏俄。再说日本对华也有主战、主和两派,曾在东京发生过两次军事政变,中日之战,并非完全不可避免……中国近代史,就是在苏俄的导演下,在一帮国民党政客的煽动下,中国发生了八年抗战四年内战,中国人死伤累累,中华大地满目苍夷,当然,如今的教科书,不是这样介绍中国近代史的……
总而言之,人民的生命,在所谓政治家的眼里,只是统计数字,包括宋末八岁的宋帝昺。因此,诗人“可怜孩子童真岁,硬被精忠配庙堂”一诗,其意义就明显高人一筹。
这类别出心裁,独具慧眼的诗作,在胡文汉的诗集中,不胜枚举。如下面两首绝句:
戏咏四大美人(四首选二)
王昭君
姿堪落雁岂抛荒,远放金钩钓婿郎。只要嫁夫能出国,管它作妾或填房?
貂禅
傍罢高官傍帅哥,姿源开发领先河。且凭闭月骚风劲,惹得男人屡动戈。

历代咏四大美人的诗词,多如牛毛,立意各异。这两首则是“合为时而作”,讽刺当代的某些不良现象。
咏月,是最普遍的题材,但需有自己独特的意境,才算好诗,唐宋以降,咏月佳诗车载斗量,不胜枚举。这里且不提它。笔者乡贤马叙仁,客居外地,有中秋望月诗曰:
……分明认是家乡月,为问谁人唤你来?也堪称佳作。
文汉兄有《中秋赏月即兴》云:
遥望家山远,相思隔海天。可怜今夜月,不似去年圆。
月亮只有一个,在马叙仁笔下,则有两个,客地一个,家乡一个;
每年的中秋一样圆,在胡文汉笔下,则是去年圆,今年不圆。这种貌似荒谬的写法,正是成功的表现思乡之情的技巧。
很巧,最近我结识了一位青壮年诗友,叫黄刚,在汕头电视台工作,他送我一本《立庵吟草》,他的诗工稳,优雅,空灵,无关时政,读来别有灵性,极具美感。这里,我且将他诗集中的第一首和最后一首抄列出来——
澄海莱芜神女:
情断巫山日月寒,于今秀色几人看。南溟醉卧无多语,白浪三千出眼端。
昨宵
昨宵又呼酒,小醉不成眠。兰草缥缃阁,江湖浩渺烟。
赏花知几度?听雨到中年。闻说新茶好,香遗白雪边。
与胡文汉兄的诗词相比,我将黄刚诗成为“出世”诗。再看文汉先生以下一组绝句:
一,电梯
出入原无分贵贱,进来未必尽高升。算君今在最高处,终究还须返底层。
二,盆景
畸形变态才称美,摆布由人便好胎。我劝诸君休正直,此间不纳栋梁材。
三,昙花
不招蜂蝶不张扬,夜静偷偷递暗香。斗艳争奇非本性,匆匆一现又何妨。
四,筷子
有情有义总成双,苦辣酸咸勇品尝。接物待人唯正直,从无弯折逐荤香。
五,鹅卵石
早年任性受伤多,傲气渐消棱角磨。今日无争也无欲,为人垫脚又如何?
六,禾雀花
附攀总与愿相违,漫有华装翡翠衣。傍得粗藤迷本性,从今那许自由飞?
以上是六首咏物诗,韵律工严,清新雅丽,全用拟人手法,揭示某种哲理,每一首都有一个鲜明的主题,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特色。我称之为“入世风格”。
诗词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可以是“妄议”时政的洪钟大吕;可以是针砭时弊的匕首投枪;可以是歌颂正能量的红歌雅韵,可以是令人赏心悦目的风花雪月,可以是参禅悟道的梵音禅语……
我们期待着,胡文汉先生,有更多的“入世”诗问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