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梁晗曦 久闻幽竹节逾劲,始信苍松骨自真

久闻幽竹节逾劲,始信苍松骨自真
——读邓世广先生《半瓢居诗词稿》
梁晗曦
一禅师见一蝎子掉到水里,决心救它。谁知一碰,蝎子蛰了他的手指。禅师无惧,再次出手,岂知又被蝎子狠狠蛰了一次。旁有一人说:它老蜇人,何必救它?禅师答:“蜇人是蝎子的天性,而善是我的天性,我岂能因为它的天性,而放弃了我的天性。”
这个有些“执拗”的形象,就是吾师邓世广先生留给我的最初印象。
我们一介凡夫的遗憾在于,常常难免因为外界的各种况味过多地改变了自己,而很少去考虑这些改变值不值得。我们是否更应该珍视生命中可遇而不可求的真诚和真实:我也许并不完美,但我一直在做自己。挪威大戏剧家易卜生有句名言:“人的第一天职是什么?答案很简单——做自己。”
在我眼中,邓世广先生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真诚、坦坦荡荡做自己的人。
先生的《巴里坤草原骑马》诗曰:“一意孤行忆旧时,半由天性半由痴。新来渐识终南径,勒马回缰悔已迟。”——不做作,不矫饰,率真如此,实属罕见。不仅率真,而且天真,这充满情趣的天真在《辛卯元宵燃放鞭炮口占》中展露无遗:“不怕三更鬼叫门,清高脾气老妻嗔。时髦也弄两千响,驱罢妖氛驱小人。”
再如《凌晨地震,醒后复睡》:“不向穷通问夙因,灾来灾去任频频。拥书独我酣然睡,元是无心无肺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如此风度几人能有之?诗中的“无心无肺”,我以为正是“君子坦荡荡”的最佳注解。
我未见其人先读其诗,诗如其人,信知此言不虚也。幸运的是,我与先生有过两次极为珍贵的面晤和短暂的相处,其中的点点滴滴无一不印证着“人如其诗”的准确与灵验。先生其人丰富亦如其诗,其人正直亦如其诗,其人磊落亦如其诗。
2015年6月20日8时许,我和紫云姐手捧玫瑰和康乃馨在四川邻州喜来大酒店门前接老师、师母下车。我于是夜生平第一次见到我们的老师邓世广先生,他戴着近视眼镜,高而广的额头上没有一丝皱纹。他中等个头,相貌端严、言行沉稳、步履坚实、气度十足。我亦曾写有一首小诗曰:

神交尚未拜真身,恳款今宵话所因。绮梦三千猜笑貌,心香一朵接车尘。
久闻幽竹节逾劲,始信苍松骨自真。额未有纹须未白,年年依旧玉堂人。
——《初见恩师邓世广先生》

2016年9月13日12时许,我在小英姐的陪同下前往新疆医科大学拜访吾师邓世广先生。先生与夫人在乌鲁木齐著名的昆仑宾馆(八楼)宴会厅点了极其丰盛的满满一桌菜肴热情地招待我和随行的董学增先生伉俪。先生、夫人携女儿、女婿全家到齐,席间充满欢声笑语,我们频频举杯,祝福先生全家幸福美满,又彼此举杯相互祝福。亲朋好友欢聚的时光真是令人难忘!

此次拜访先生得联几副,其中有二联曰:



于尔雅注鱼虫,操觚略胜东坡韵;
使黔黎痊痛痒,济世何输扁鹊才。


身边懒顾横波目,无欲则刚,公真健者;
雨后犹怜戴屋虫,救人以慈,天亦知之。
——《丙申金秋赴天山叩访师门有感》

邓世广先生是当代诗坛耆宿大家,他的作品大多寄意深远,风骨峭拔,尤其是一些抒怀言志和讽事刺世的作品更是力透纸背入木三分,使人过目难忘拍案叫绝。
如《咏物打油四首》之一的《蚂蚁》:“无怨无尤度一生,辛勤默默复兢兢。总闻劳动真神圣,却在芸芸最底层。”——这简直就是最大多数劳苦大众的耿直代言。
如《哈密魔鬼城》:“古堡森然蜃气腾,嶙峋怪石不须惊。人间隐有真魔鬼,非在沙洲魔鬼城。”——假魔鬼只有“魔形”而已,真魔鬼乃有“魔心”,真假立判。
如《愚人节》:“说梦谈经两不疑,浑浑噩噩复熙熙。此生已被人愚惯,大谎弥天未足奇。”——每日充斥于各种纸媒、网站、微信的各类“新闻”“头条”“热搜”,为了吸引眼球,为了点击率,改编、杜撰,纷纷扰扰,真真假假,混淆视听,其中谎言还少么?!《中国青年报》曾发表长篇记者调查,全面质疑了21岁美女总裁董思阳的创业经历、学历、荣誉和人际关系。从显示资料看,这位19岁创业、21岁身价过亿的“当代青年精神导师”所披露的大多资料都涉嫌造假。同日,美国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500亿美元”诈骗大案中,又爆出一位重量级的受害者,报道称国际奥委会可能被骗4.8亿美元。一夜之间,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见证骗局的年代,古老的骗局在我们身边轮番上演,但每一回都能把我们击打得目瞪口呆。这似乎再次证实了坊间流传的一个说法,擅长说谎言者往往能飞黄腾达,而讲真话的人却举步维艰。
再如《某寺见闻》之《佛珠》:“古刹劫余香火殊,华车济济傍浮屠。少林寺外娉婷女,争向游人鬻佛珠。”《高香》:“与时俱进叹荒唐,十万钱钞一炷香。方丈敛财真有道,袈裟披就做文章。”——如此种种社会乱象,他不仅总能以最真实的笔触和盘托出,曝光于青天白日之下众目睽睽之前,而且惯以锋利的手术刀淋漓尽致地加以解剖,无忧亦无惧,时人不能不佩服他的直言不讳和不怕得罪人的“天赋异禀”。他甚至在文后加注道:“佛珠”吾所见也,“高香”吾所闻也。——盖上一枚“亲见亲闻”的戳印,任他日后如何狡辩庶几再难翻盘。
先生的《四害评语》乃刺世名篇之一,其描摹之生动,其形象之典型,其表说甚,其实讽谁,竟不需任何注解,一读便知。《苍蝇》:“载歌载舞讨人嫌,逐臭沾沾兴致添。知汝平生唯两好,一甘龌龊一趋炎。”《蚊子》:“飞来飞去懒营巢,游戏人间岁月抛。文质彬彬真本色,不辞辛苦送红包。”《臭虫》:“辘辘饥时似瘪三,如狂噬血觉真贪。红妆未必心灵美,污秽名中已半含。”《老鼠》:“过街大摆自摇摇,不怕人呼不怕猫。财物妻儿藏别洞,独留高位在天朝。”先生的《水产四咏》亦此之类也。且看《螃蟹》:“横行不必问前途,舞爪张牙道已孤。红极一时非幸事,威风耍尽便呜呼。”先生的《咏蛇四首》也是妙不可言,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诸君自去品读吧。
熊盛元先生尝发中肯之评曰:“然生丁此世,即闭眼塞听,亦有刿目惊心之事,纷至㳫来。故发为吟咏,自必骨鲠在喉,不吐不快矣。余曾读林昭烈女《血诗题衣》九章,但觉字字滴血,恍恍然大夜弥天,丛榛蔽野,不知今世何世,思欲和之,而一语未得。世广兄则逐篇步韵,句句可圈可点,其中……等,皆于我心有戚戚焉,读之令人顿起忠愤之心,频洒伤时之泪。此类作品,在《半瓢居诗词稿》中为数不少,风格亦与平素之蕴藉空灵有别。世广兄此类直抒忧愤之作,最见其凛然风骨;就美学层面看,孔夫子‘辞达而已矣’与袁宏道‘夫迫而呼者不择声,非不择也,郁与口相触,卒然而声,有加于择也’,庶几近之。”
余甚以熊盛元先生之评为然。先生步韵林昭烈士《血诗题衣》九章、《示儿》十首皆是这样“令人顿起忠愤之心,频洒伤时之泪”的力作,其感染力足以令到晗曦这样一介弱女子毅然执笔,不管不顾一吐为快。这才是为人师者的真正高明之处。他根本无需给学生布置作业,告诉学生今天写什么,明天写什么。优秀的作品已然集作者之人格和品位、丹心和义胆于一体,融思想性、艺术性和创造性于一炉,已然化人于无声无息之中。学生浸润其中已然体悟得个中妙处且自发自觉自愿地付诸实践,这比某些好为人师者说一千道一万都有效果。光阴流转之间,余师从邓世广先生已三载矣,缘起于读他的优秀作品受到启发而创作的作品近乎300首之多。能得先生为师,幸甚至哉!幸甚至哉!
有人说:诗是一个时代不死的灵魂,诗人是其所处时代的天地良心。这是一个光明与黑暗并存,道德与缺德相斗,正义与邪恶较量,人与自然抗衡的时代。廉洁奉公是公仆的基本守则,可是贪心的官员以权谋私的做法却绵延不绝。一部分唯利是图、金钱至上,昧着天地良心的官员、商人甚至贩夫走卒导演或参与了一幕幕豆腐渣工程、钱权交易、权色交易、瘦肉精、三聚氰胺、皮革奶……等等层出不穷、伤天害理的闹剧。乃至于正义与道德的沦丧、国家与民族的存亡……等,如果诗人的冷眼不看到这些并发诸笔下,如果诗人不能仗义执言而是袖手旁观,我以为便不能称其为真正的诗人。
这个时代不死的灵魂,这个时代的天地良心在邓世广先生的诗词中不唯俯拾皆是,且历历在目,洞若观火,烛照尘寰。一曲曲正义之歌,一首首铁肩担道义的大聲鏜鞳,是耳提面命的警世钟,是振聋发聩的春之雷。
《巴依木札草原无底湖,久雨不盈,大旱不竭,人咸奇之》:“不随晴雨逐新潮,若谷虚怀品自高。我愿诗人遵此道,贫而无谄富无骄。”——这首七绝从大处着眼而从小处着手,举重若轻地阐述了“作诗先做人”的深刻道理。
《咏袁崇焕》一组七绝四叠韵于抑扬跌宕中一气呵成,其中语典事典一经先生信手拈缀,顿成妙语而浑化无迹,是一曲沉郁中见豪放的正气之歌。诗云(篇幅所限仅录其二):“忠奸直谄许谁评?已惯山呼万岁声。漫道秋毫能察事,功高震主正堪烹。”
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尝云:“位卑未敢忘忧国”。先生的一怀家国优思,一腔炽烈忠爱,一襟郁愤不平早已浸润在《半瓢居诗词稿》的篇章和字句之间,已然难以轻易分辨与剥离。我们来看《八一五书感》,此律笔力遒劲、浩气勃发,于纵横跌宕中慷慨淋漓,耳边如闻裂帛之声,这“快要着火的肝肠”亦触手可感,故读来令人荡气回肠!诗云:“误国攸关犬子谋,非因大意失荆州。摘桃敢撒弥天谎,杀贼难消血海仇。赴死英雄无反顾,偷生庆父已蒙羞。八年愧对卢沟月,未取元凶项上头!”
苏东坡尝云:“诗从肺腑出,出则愁肺腑”。《津殇》一律深挚厚重,伤事忧民的悲慨沉蓄于字里行间,力透纸背,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诗云:“忍顾津门劫后烟,今犹未解是谁愆。但驱击鼓冤魂散,难慰捐躯烈士眠。拭目逾旬悲赤土,升堂何日唤青天?不堪最是张生梦,夜半钟声到客船。”
其他如《聂案思考》:

二十余年魂已消,小民微命似鸿毛。惜非冤案批文假,竟有真凶意气豪。
讳疾我知愚不治,隔靴谁信痒能搔?迟来正义休喝彩,网自恢恢天自高。

如《冬月絮语》:

鸡汤效果忆曾经,口吐莲花信则灵。斯症已然无药治,厥辞未必有人听。
地沟油案期消息,余秀华诗树典型。北国毋忧冰雪冷,欲观风景到荧屏。

如《荧屏乱象》:
荧屏一刻值千金,忍见评书乱杏林。祛痹断无真虎骨,补虚知有假人参。
囊中侈说三年艾,指上轻拈八法针。更许心灵炖汤好,鸡精风味止呻吟。

……不胜枚举。
世人皆知先生的上述几类作品脍炙人口,却不知或鲜知先生的旅游诗词亦多神来之笔,或细腻入微,或生动明快,或深沉感人,或柔美,或豪迈,或奇崛,或俊逸……不胜枚举,一言以概之:途中倚马成佳句,真个飘然思不群!细看之下,又白雪红梅各呈风致,且满目珠玑俯拾皆是难以取舍,故信手随便摘录几首与诗友分享。
如《雁荡山倚竹留影赋此》:

天山容我老,雁荡许君居。我性如君直,君心胜我虚。
梅兰偕我醉,松菊伴君书。君若耽诗酒,邀君诣我庐。

这是极富情趣的一首五律。先生旅行途中,偶然倚竹留影,再也平常不过的一个小细节,也是几乎人人都会遇到的一个小场景。从这平常的小细节捕捉到不平常的诗意乃至抒发出更不平常的志趣和性情,非诗觉敏锐且功力深厚者不可为之。该律前三联用对比和拟人之手法层层递进地演绎出二者的出处“天山容我老,雁荡许君居。”(一在天山,一在雁荡)、性格“我性如君直,君心胜我虚。”(论直性子嘛,咱俩彼此彼此;论虚心嘛,我还真不如你)、择友观或者说价值观“梅兰偕我醉,松菊伴君书。”(梅兰乃我友,松菊是你伴),紧扣竹的特征烘托出“我”的性情,看似平均着墨,实则着力于无痕,读者不知不觉中为诗中的竹更为诗中的人而倾倒。尾联“君若耽诗酒,邀君诣我庐。”姗姗来迟,却乃画龙点睛之笔。先生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可惜呀,若你再能和我曲水流觞诗词唱和,我一定常请你到我家作客,咱哥俩一醉方休!字里行间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天真纯朴的赤子情怀,殊为难得。读者至此不会心一笑者鲜矣。
如《雁荡山大龙湫》:

飘逸从天落,飞流品自清。谅因无顾虑。敢作不平鸣。
目断鸿归影,风传玉振声。巍巍峰绿处,一望一峥嵘。

首句“飘逸从天落”破空而来,开门见山,气势不凡。第二句“飞流品自清”由“形”到“品”,顺承首句过渡虽快却丝毫不觉得突兀。颔联妙笔生花,如同一片海的高潮,如同一群山的高峰,文似看山喜不平,这“不平”之处高屋建瓴,使人过目难忘。谅因无顾虑,敢作不平鸣。多么形象,多么爽利,多么有个性,直言世俗所不敢言!俗尘万丈,茫茫人海,试问几人能毫无顾虑地仗义直言?!先生笔下的大龙湫敢作不平鸣,先生自身何尝不是!神来之笔写出了大龙湫的“性格”,更借此折射出先生自己的性格。颈联“目断鸿归影,风传玉振声。”从视觉和听觉两个方面细致入微地摹景状物,对仗工稳,十分雅致。且由首而颔而颈而尾,呈现了一段由上而下,由近及远极富层次感的移动着的宽银幕电影。及至尾联“巍巍峰绿处,一望一峥嵘。”,感觉镜头逐渐拉高拉远,逐渐呈现出大龙湫恢宏壮观的全貌,以景作结,意境高远。峥嵘二字意厚耐品,妙。

再如《贺新郎•访塔城红楼博物馆》:
到此休谈酒。尽醺醺、料难领略,白衣苍狗。败寇成王兴废事,惟有残阳依旧。但记取、流芳遗臭。我觉古人真可爱,动刀兵直为江山斗。原不划,左中右。匣横青剑斑斑锈。想荆卿、潇潇歌罢,几曾回首。汗血冰河余病骨,弓弩谁怜困兽。叹举火、燃萁烹豆。瓦缶陶瓶藏醉梦,似听得兵乱云雷吼。碎叶路,烈风口。

这首荡气回肠的《贺新郎》是我最钟爱的一首长调。诗人运用遒劲苍凉之笔触,淋漓尽致地描绘出一幕幕厚重乃至惨烈的历史画卷,其语言之张力,其选材之精当,其意象之典型,其用韵之独具慧眼,其构思之无懈可击,其铺陈之张驰有度,均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到此休谈酒。”起拍单刀直入,设悬念于无形:到此休谈酒。为什么“休谈酒”?“尽醺醺、料难领略,白衣苍狗。”二拍给出了答案:先生担心喝酒之后醉醺醺的状态怎么能好好领略博物馆件件藏品所呈现的沧海桑田、白云苍狗的世事变迁、朝代更迭呢?“败寇成王兴废事,惟有残阳依旧。”三拍顺承而下,先生感慨道:成王败寇,兴废之间,如同搭台唱戏,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有西天一轮如血的残阳,始终默默无语地冷眼旁观这一幕幕刀光剑影、白脸红脸、忠奸善恶。“但记取、流芳遗臭。”四拍先生用极其凝炼的语言(仅仅7个字)冷峻地总结道:古今成败多少事,尽皆随滚滚东流一起消逝了。若问残阳记住了什么,大概只有三五个流芳或遗臭的人名罢了。“我觉古人真可爱,动刀兵直为江山斗。原不划,左中右。”五六拍先生用调侃的口吻半嘲半讽,“我觉古人真可爱”,为了江山大动干戈,非要划个清楚明白,东边是你的,西边是我的,而江山原本没有记号,原本就不划左中右的。尽管朝代不断更迭,试问又有哪个朝代不是在乐此不疲地玩着成王败寇的游戏?!把自己的姓氏强行烙印在江山的身上,今天争过来,明天夺过去,到末了,所有的荣华富贵都灰飞烟灭,张三的江山又变成了李四的。这些无谓的争夺,使多少无辜生灵涂炭、百姓遭殃,这是多么残忍而可笑的游戏!
“匣横青剑斑斑锈。”过片写实,先生思接千载的联想暂时回收到现实,目光所及之处,看到博物馆陈列的青剑已经锈迹斑斑,“想荆卿、潇潇歌罢,几曾回首。”先生不禁联想到荆轲刺秦王的故事,联想到“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歌吟,正如歌中所唱,荊轲易水一别何曾回首?又何能回首?“汗血冰河余病骨,弓弩谁怜困兽。叹举火、燃萁烹豆。瓦缶陶瓶藏醉梦,似听得兵乱云雷吼。”下片三四五拍写先生目之所及,心之所想,慨之所至,旁征博引,时有典故,壮烈激越,无不动人心魄,无不见出先生涉猎之深广,学识之渊博,忧国忧民情愫之深沉。“碎叶路,烈风口。”歇拍先生再次将野马奔腾般的思绪回收到现实,简明扼要地作结,这个博物馆的所在位置:碎叶路,烈风口。烈风口,一语双关,本意为这个路口风很大。窃以为该句的另一层含义是:博物馆的藏品哪一件不是在演绎着风口浪尖上的历史呢?言有尽而意无穷。
我尝有一绝赞先生的旅途诗词曰:

林下敲诗碎白云,不输俊逸鲍参军。途中倚马成佳句,真个飘然思不群!
——《读吾师旅游诗词》

世人皆以为先生是不折不扣的豪放派,这一点我当然不能否认,豪放之外,我以为先生亦是刚柔兼擅的大手笔。

如《上海松江泛舟,小女侃如偕焉》:“心情也似碧波清,花树殷勤夹岸迎。已享天伦原有幸,曾轻地位总无争。叫停小镇飘萧雨,放任扁舟迤逦行。除却贪杯余一好,聆听爱女唱歌声。”小诗写得情趣盎然,转结处回旋婉曲,摇曳生姿,慈父有舐犊之欢,爱女亦承欢膝下,好一幅其乐融融的天伦画图!不光泛舟的人醉了,连一边读诗的人光用眼睛看看也该醉了。鲁迅先生尝有诗云: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诚哉斯言。这柔情似水的时刻,正是最动人心的时刻不是吗。
再如《昨闻小徒晗曦抵乌,晨寤口占,适在南疆》:

梦觉铿然秋叶轻,三千里外听嘤鸣。思归我已心如箭,遥向乌垣浮一觥。

小诗以曲笔于绵柔委婉中收放自如,着墨不多却耐人寻味,感人至深。
豪放之外,刚柔兼擅之外,我以为先生的作品还有着幽默的特征,正如幽默已经成为先生不可分割的气质内涵之一。这无疑是极其可贵的。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幽默能力和其智商成正比关系。要知道,滑稽只逗人笑,而幽默则是让你笑了以后悟出许多道理来。
幽默的外在表现形式不外乎一个“笑”字。不过笑分有苦笑、傻笑、狂笑、淡笑、冷笑、会心一笑等各种的不同,有的是酸辣,有的是麻辣,有的是和缓,有的是鄙薄,有的是同情,有的是片语解颐,有的是基于整个人生观,其中多有思想的寄托。最上乘的幽默,自然是表示“心灵的光辉与智慧的丰富”……只要耐心去卷中细细品味,要做到一一对应并不难。
先生是有性格的,且鲜明之极。
先生十五年前《病退经年自嘲寄友》诗云:

而今我亦赋闲人,已悔当年未了因。
路见不平拔剑起,酒逢知己对花斟。
合该蹈矩遵绳墨,偏爱逞强批逆鳞。
检讨平生如厕石,一身傲气不堪闻。

诗词果然是有性格的,读此律信知此言不虚!此律格律谨严,起承转合章法巧妙,笔法老练劲道。转结处轻松着墨却蕴藉深沉,令人读罢有欲大呼“快哉”之感:好个傲人!寥寥数笔形象鲜明,足见性格,亦足见先生坦荡襟怀。“厕石”之自嘲乃以调侃之辞发愤激之情,我行我素且不畏世俗冷眼,并反而受人敬重,究其原因,盖非“人格魅力”者乎?
魅力是吸引人的一种力量,大自然有无穷的魅力,比如清澈的小溪,雄伟的山峰。人身上也有无穷的魅力,不仅是外在的形象,更是由内而外的气质,这便是人格的魅力。
在我看来,人格魅力无疑也包涵着深厚的学养,深邃的思想和深沉的社会责任感。否则,即使诗写得再好,再有才华,或者再有财富,如果没有高尚的品德,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爱心,也无法得到他人的尊重,更何谈以德立身并纳徒授业。如果有一天,人们得以重新爱上曾经一度被忽视、被遗忘而失落的精神食粮,重新把读写诗词作为自己正心诚意陶冶情操的高层次文化修养,那么我想,吾师是有资格为此感到欣慰的。诚如海内外广大诗友所看到的那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吾师为传承、弘扬中华传统诗词文化从未稍停,他迈着沉稳坚实的步子,一步一步,求索奉献,不事张扬。
一个拥有人格魅力的人往往在行内是受人尊敬、倾慕的人,吾师门下弟子竟有22人之众足可证之。拥有人格魅力的人必定对人热情,富有爱心,自信而不自大,自谦而不自卑。吾师对众弟子慈严兼具的教导和呵护在同门之中早已有口皆碑。
我也亲身体会到吾师对我的教导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他在看了我的一组练笔之作《七律十叠次韵王亚平先生》后留言鞭策我曰:“晗曦诗思敏捷,腹笥亦丰,步韵非余子可及也。倘能别开生面,自出机杼,则芸芸者难望项背。尔其勉哉!”
我深感自己有负吾师之殷切厚望,汗颜回复道:“感谢老师鼓励和鞭策,自出机杼,这正是我下一个努力的目标,目前还在练习基本功阶段,请容我一步一步且摸索且前行,有您的教导和栽培,晗曦慢慢的会进步的,谢谢老师,晗曦敬茶。”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人海之中,过往千万,多少缘分擦肩而过,我得以与吾师结缘而为师徒,必定为前世千年所修。情谊如此珍贵,很多美好的瞬间难逢难遇却注定终将一去不回。
真正的缘,不只是给我们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我们认识您很多年后依然不悔和您在一起;
真正的缘,不只是瞬间吸引我们的目光,而是我们熟悉您后依然一如既往欣赏您、钦佩您、敬重您;
真正的缘,不只是初次见面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是历尽沧桑后依然由衷发出“结识您真好”的心里话;真正的缘,不只是感叹或者庆幸于它的来得早或者来得巧,而是来了以后不再走,只因为:有缘相遇,我们幸福。
珍惜缘分,珍惜福分,携手同行,不离不弃。
最后,以乙未暮春所作的两首小诗作结:

遣兴殊无敌,流觞夙有缘。芳思牵碧柳,霞韵霭朱弦。
诸子勤温卷,先生小着鞭。逢师何必早,相视亦嫣然。


银蟾升缓缓,幽意彻漪沦。芳草有情客,天山无恙身。
驱车嗟雪岭,骑梦跨云津。围坐笑谈里,清辉已润人。

梁晗曦
丙申年隆冬于昆明养心小筑
【作者简介】 梁晗曦,女,汉族。生于一九七三年农历四月初八。香港诗词学会副秘书长、《中华诗人》执行总编。所创作诗词、诗歌、散文随笔等约五千篇(首),总计逾两百万字。2008年至今已出版《挹韵水云间》等十部作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