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今人旧体诗话37

今人旧体诗话37
陈章

从某个角度说,诗词,很需要一个趣字,理趣,情趣,风趣,雅趣……,什么趣都行,最怕无趣。
著名漫画家丰子恺,1943年作有《蜀道》诗云:
蜀道难行景色饶,元宵才过柳垂条。中原半壁沉沦后,剩水残山分外娇。

一样的蜀地山川景色,由于中原半壁沉沦,所以觉得它特别美丽,这就是理趣。

不见娇红濯锦尘,海棠犹似去时春。只今倾国倾城事,不是名花与美人。

古诗曰,名花倾国两相欢;(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1946年初,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见国共内战已无法避免,作了这首“故都竹枝词”。两党兵戎相见,这可是血流漂杵的事,倾国倾城“不是名花与美人”。如此诗趣,只能称为“诡趣”。
姚锡钧(1891--1956)江苏松江人,辛亥革命后,任江苏省教育厅长;解放后,曾任松江县长。有《恬养筂诗》和《苍雪词》问世。其“小病”诗云:

莼羹香滑泖鲈肥,乘兴江湖百不期。小病自医无别药,晴窗一卷剑南诗。

据说,全世界只有意大利有过“诗歌疗法”,其他国家根本没有听说过。诗人偏爱陆游诗,可能读“剑南诗”时,有一种愉悦感,下丘脑垂体能分泌一种类吗啡物质,小病痛可以得到缓解,也并非全无道理。这是一种“别趣”。
江苏南通著名中医师薛盟,抗战期间年所作《宁芜道中》七绝:

碧草黄沙瘦雁过,飘零故国叹铜驼。稚儿不解离娘苦,嬉笑门前唱战歌。

此谓童趣。通过此诗也可看出,日本侵略者已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1938年3月27日,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学会在汉口商会大礼堂宣告成立,与会诸君同仇敌忾,老舍先生即席赋诗志贺:

三月莺飞黄鹤楼,骚人无复旧风流。忍听杨柳大堤曲,誓雪江山半壁仇。
李杜光芒齐万丈,乾坤血泪共千秋。凯歌明日春潮急,洗笔携来东海头。

“誓雪江山半壁仇”, 该诗尽显一种大气磅礴的志趣。

浙江瑞安缪万扬(1933—),少年曾入空门,有诗曰:

白发年来已渐生,胁肩媚世愧无能。平生别有菩提愿,许作人间半个僧。

检点平生,当过僧人,但又没有一直当下去,因此只能算“半个”,十分风趣,幽默,极具禅趣。

读《中国封建史》(五首选二)•古求能

酱缸搅拌下油锅,青史餐盘味近何?叔宝昏昏能挂印,弘羊恳恳却蒙诃。
弄权若个真容谏,替罪谁人敢反戈?尚使帝王兴选举,独夫票数定然多!
颔联二典,一,出自京剧《取帅印》;二,弘羊,桑弘羊;诃,通呵,呵斥。

弈棋世事总成嗤,真伪从来未可知。得胜将军封爵祿,坐朝皇帝醉新衣。
手中霸道夸王道,路畔丰碑异口碑。毕竟董狐直笔少,胜家全是败全非。

两诗末联,妙趣横生,令人捧腹。一,萨达姆,卡扎菲,当年选举,岂不是全票当选?二,成王败寇,自古而然。此两诗是在打趣。

《贺新郎•自嘲》
    日与松为友。伴长风、我歌松舞,松诗我酒。云去云来无心管,只对青山稽首。都道是、有为有守。毕竟守为俱不易,问严滩、钓叟归来否?鱼未得,竿先朽。杜陵枉作吟边瘦。算而今、也应窥破,浪潮新旧。少数英雄驱虎豹,多数英雄驱狗。浑未省、乾坤能袖。且效带湖盟鸥客,向南坡、租种桑三亩。余者事,亦何有?
自嘲
当年只道领风骚,岂料如今百不肖。俭让难齐夫子孔,斗争深愧导师毛。
纵然幸免流行病,却也羞吹乞食箫。一叶扁舟沧海阔,几时摇到外婆桥?

以上一词一诗,出自熊东遨先生手笔,两首皆有一种奇趣。网民“花雨”有此二首诗词的100多字读后感,正好借来一用——
很喜欢“俭让难齐夫子孔,斗争深愧导师毛”一联。不仅对仗工整,而且引入西人习惯。内中深意恐怕现在的年轻人难以体会。论斗争,导师毛鲜有对手。“虎豹敢驱,乾坤能袖”。广大臣民特别是知识分子则“守为俱不易”,只好“向南坡、租种桑三亩”,且顾“守”,不顾“为”了。就连平生关注弱势群体的老杜,若活到今日,恐怕“也应窥破浪潮新旧”。至于“几时摇到外婆桥”?则只有请大导演老谋子来回答了。

香港诗人陈显兵,“狗年”有诗云:
身里长浮载酒船,晨隨爆竹散轻烟。几丝新雨依然冷,一点春心无可传。
华发提醒人六十,羲皇许诺梦三千。闲来见惯圈中事,可望风光在狗年。

此律雅在颈联,趣在末联。汉字的微妙,就在于此:十二生肖,唯“可望风光在狗年”,才最为有趣,成语有“人模狗样”。其实蛇鼠的形象比狗更令人生厌。但就没有“人模鼠样、蛇样”。该诗属于一种自嘲的谐趣。
毛主席说,格律诗束缚思想,不宜在青年中提倡。
柳亚子说:“我是喜欢写旧诗的人,不过我敢大胆地肯定地说道:再过五十年,是不见得会有人再做旧诗的了。……平仄是旧诗的生命线,但据文学上的趋势看起来,平仄是非废不可的。那末,五十年以后,平仄已经没有人懂,难道再有人来做旧诗吗?”《新文学史料》1979年第3辑\人民文学出版社
广东澄海诗人周克光不予认同,作七律“诗辩”曰:

莫信代枷妨舞态,红绸飞绕助轻盈。缓如游霭飘仙影,急听诛蛟落剑声。
若个单衣南极去,谁堪便服太空行。科研文学非殊道,炼血锥心始结晶。

该诗四联,全用形象思维,“红绸飞绕”,“游霭飘仙”;怎一个雅字了得!故该诗可谓极具雅趣。
乡贤侯俊中医师,有“七十生日书感”云:
少陵此寿叹难求,已寄红尘七十秋。足迹深浅留路上,人生得失记心头。
直言许我评时事,曲笔谢他贻稿酬。争耐欲休休未得,可怜坠地便封侯。

侯宝林大师的印鉴曰“一户侯”,侯医师也拿姓氏做文章: 可怜坠地便封侯。此诗非常风趣。
(一)
霜下南山叶未亏,老夫更有少年痴;鸟争一树信腔唱,风满八垠着意吹。
立世虽无三兔窟,沽身应值五羊皮;远行慷慨秋滋味,只有诗人彻底知。

(二)
路转峰回龙虎蟠,轻霞挂在竹林端;后山流水前山过,明日黄花今日看。
鸿雁高飞千里度,鹪鹩低唱一枝安;吾心谁物堪伦比,平楚苍茫接海澜。
以上是汕尾唐大进先生“秋山漫兴二首”
北大研究生毕业的深圳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深大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庆寿先生评曰:
(一)起句“霜下南山叶未亏”正点出岭南秋山特色,与杜牧诗“秋尽江南草未凋”异曲同工;三句“秋树鸟唱”,突出岭南特色,写得秋天灵动,如“袁安卧雪,绿见芭蕉”。五、六句巧用孟尝君度危局典故,冯谖有言:为人处世要若狡兔有三窟,多些隐蔽,借以保全自己。“五羊皮”句出于《史记》引述百里奚典故。借此抒发诗人中年后之人生价值与事业激情,提升诗之绝妙境界。第七句“远行”两字,原出宋玉《九辩》,“憭栗兮若在远行”。意谓秋天若人们离别远行感觉。诗人笔下,是远行,是一次慷慨远行,一次豪壮远行,彻底感受秋天之壮阔。
(二) “明日黄花”,苏东坡诗:“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意韵,用明日黄花表达一种迟暮不遇之感。“今日看”三字,既表达对秋花秋景及时观赏,亦表达人生虽近暮年,应争取时机,有所作为。“鹪鹩”句,出于《庄子-逍遥游》:“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张华《鹪鹩赋》:“动翼而逸,投足而安,委命顺理,与物无患”。此联鸿雁千里与鹪鹩一枝形成对比,写远近高低景物,表达人生应有准确定位,顺势而动。
观上述两诗,足见大进君学养丰厚,且能应情应景,应用自如,使其诗意隽秀,诗骨劲古,为时人所不及。
笔者曰:立世虽无三兔窟,沽身应值五羊皮。妙不可言,所以说这组诗有妙趣。
汕尾江兴锥,有短曲:“《中吕•道和》•天下第一台”:

金台,吹台,莺歌燕舞忒和谐。众优俳,月貌花容皆绝代。春情缓解玉腰带,冰肌煨热私房菜,分忧减负为康太。天蓝日白,兵强国泰。大黄博爱,老赵高才。作秀擦鞋,忽悠卖乖。岁除晚会,滑稽荒诞却精彩,假戏最合哄童孩。

此曲略运曲笔,别具机趣。
农历新年之际,中镇诗社两位骨干,作有律绝各一。
戊戌元日三亚作, (马斗全)
爆竹声中感慨长,非关故里与他乡。春风只解催人老,国运唯应放眼望。

世已两回逢戊戌,士今无复有康梁。自宜三日持斋戒,聊洗年来渐俗肠。

戊戌新春咏史(何永沂)
戊戌缘逢变法忙,文章游戏旧行藏。关中父老如相问,又见人间换了汤。

这一律一绝,含有一种曲趣。
再说回台北诗人林恭祖的悼诗。林恭祖那首“今夜失眠非守岁,天涯无客不思归”。30多年来并没有多少人和过,因为,80年代旧体诗处于低潮;又没有网络,大陆——台湾又无法直接通邮,所以,我和林恭祖的唱和,根本没有什么影响,直到网络兴起之后,有心人偶尔在网上看到,才开始有些人步韵和之。以中国之大,我看过的也不过10多人,20多首。其中半数还是根本不懂平仄、以为最后韵脚相同就是“步韵”的。但其中一位叫做林金建的,2015年曾一口气和过六首,是我见过的至今和此韵者水平最高的,但网上搜不到林金建的信息。只知他在某个诗词版当版主,最近还被人跩了。下面将他六首和诗录上,以慰林恭祖先生在天之灵。

木兰溪水接春晖,照得蜚山景不微。乡老曾从沧海去,童心犹带彩云归。
农家自古骑秧马,渔父于今罢钓矶。架起诗桥连两岸,长虹万站世间稀。

苍茫海水接斜晖,萧瑟秋风对翠微。一曲离歌孤棹去,千行问讯几书归?
残宵独醉莲花酒,寒夜长怀燕子矶。每恨平生总作客,乡关惟有梦依稀。

清歌远路尽余晖,雅韵穷年渐式微。月照孤蓬情尚在,云生两岸恨难归。
桃园久种汉家树,柳渡长饶燕子矶。缕缕乡愁消不得,青枫赤叶古来稀。

漂泊东南惜落晖,天涯何处慰寒微。前尘黯黯浮云过,来日潇潇细雨归。
瑶赋哀时惨淡笔,华章惊世苦心矶。可怜最是乡音老,别恨依依白发稀。

万里河山日月晖,情怀故土失紫微。暮看落日西边尽,晓望来鸿北向归。
草埋吴宫成古径,风鸣湘水化灵矶。阳春一曲初啼唤,不信人间识者稀。

萋萋碧草报清晖,谁与伤心独自微。月下思君飞渡至,花间置酒待船归。
潮平一水萧关道,风乱双帆歧路矶。若问吾乡何所惜,相逢更觉故人稀。

组诗倾注了作者对爱国诗人林恭祖的敬慕和两岸早日和平统一的热切期望,六诗皆充满情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