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今人旧体诗话39

今人旧体诗话39
陈章

国共两党政要,不少精于诗道。毛泽东以一阙《沁园春•雪》雄踞骚坛,还有一首《忆秦娥•娄山关》也是上品;陈毅有《梅岭三章》、《赣南游记词》广为传诵;董老善五律,叶帅善七律;周恩来诗名不大,其实也有不少佳作。广为人知是这首《无题》: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一九一七年九月,周恩来为了投身到祖国的反帝反封建的洪流中去,毅然放弃在日本学习的机会,回国前夕,他的同学好友张鸿诰等人为他饯行,请书赠留念。周恩来挥毫书赠了这首《无题》诗,此诗原件现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周恩来还有三首十分工雅的律诗:《送蓬仙兄返里有感》:

相逢萍水亦前缘,负笈津门岂偶然。扪虱倾谈惊四座,持螯下酒话当年。
险夷不变应尝胆,道义争担敢息肩。待得归农功满日,他年预卜买邻钱。

东风催异客,南浦唱骊歌。转眼人千里,消魂梦一柯。
星离成恨事,云散奈愁何。欣喜前尘影,因缘文字多。

同侪争疾走,君独著先鞭。作嫁怜侬拙,急流让尔贤。
群鸦恋晚树,孤雁入寥天。惟有交游旧,临岐意怅然。

  《送蓬仙兄返里有感》三首,作于一九一六年初,以“飞飞”的笔名发表于一九一六年四月《敬业》第四期上。  诗题中的“蓬仙兄”,是周恩来的同学好友张蓬仙,东北吉林人。他在一九一三年秋和周恩来同时考进天津南开学校,是“敬业乐群会”的三个发起人之一。他比周恩来早一年去日本留学,周恩来去日本后,他们也常有交往。“九.一八”前后,张蓬仙贫病交集,死于北京。
  第一首七律,通过对同学好友共同战斗生活的回顾,抒发为拯救祖国而刻苦自励的革命情怀。着意于期待他日为国立功、革命胜利的时日,再与好友欢聚一堂的乐观气概。第二首五律,着重抒写了与好友惜别的真挚情感和美好的祝愿。这最后的一首诗,则是对同学好友参加进步学运所取得的成绩的赞扬,表现了周恩来同志虚怀若谷的谦逊美德。时年周恩来才18岁。
另外,周恩来还有《春日偶成 》二首:

 极目青郊外,烟霾布正浓。中原方逐鹿,博浪踵相踪。

樱花红陌上,柳叶绿池边。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这两首,如今一说是1917年作于日本;一说是1914年作于南开中学;如果是后者,1914年周恩来才16岁。即使是1917年作于日本,也才19岁。可以说,周恩来10多岁,就展露了他的诗词天赋,若能一直写下去,当代中国史上,将多一个出色的诗人。
国民党方面,诗名最大的是于右任和汪精卫。分别有《右任诗存》和《双照楼诗词汇》问世。这里且谈两位会写诗,但知者不多的。
    一九七年冬,蒋介石获清廷公派赴日本士官预备学校留学,一九九年,经其浙江同乡陈其美介绍加入同盟会。当时,作诗一首《述志》寄给表兄单维则:
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万事休!光我神州完我责,东来志岂在封侯!
  那是个全球杀气腾腾的时代,帝国主义列强尤其是俄国和日本对中国虎视眈眈。该诗虽略输文采,但平生志向,尽展无遗。还可算是一首不错的诗。末句是针对他的亲戚们存在的封侯拜相的观念做出的回应。
 雪山名胜擅幽姿,不到三潭不见奇。我与林泉盟在夙,功成退隐莫迟迟。
  蒋介石的故乡奉化溪口,有个景色优美的雪窦山,这首诗是一九二年冬,蒋氏闲居故乡韬养时所作。前两句写雪窦山奇山异水引人入胜,后两句表达大丈夫成就一番事业后功成身退、归隐林泉的情怀。此诗比上述《述志》诗较有文采,但有一点必须指出:将雪窦山简称“雪山”太牵强,有歧义。这是蒋介石一时疏忽。其实此句大可改为“名山雪窦擅幽姿”。
  一九二五年二月,蒋介石率军东征陈炯明,十日,军至东莞常平,作《常平站感吟一绝》:
   亲率三千子弟兵,鸱鸮未靖此东征。艰难革命成孤愤,挥剑长空涕泪横。
  此诗前两句叙事、写实;后两句抒发感慨。当时滇粤桂十万联军东征,初战连捷。但滇军杨希闵部和桂军刘震寰部却为保存实力而按兵不动。致使蒋介石的子弟兵──粤军和黄埔校军付出重大牺牲。这就是诗中“孤愤、涕泪”之由。
  一九三五年,中央红军长征到达四川甘孜地区,人困马乏,粮草全无。而四川当时有胡宗南二十多万装备精良的大军,在蒋介石看来,红军已濒临绝境。不可能咸鱼翻生了。因此他作完围追堵截以期最后消灭红军的部署后。便登峨眉山作逍遥游了。七月二十七日,作《游峨眉口占》二首:
  一、朝霞映旭日,梵贝伴清风;雪山千古冷,独照峨眉峰。
  二、步上峨眉顶,强消天下忧;逢寺思慈母,望儿感独游。
  两首的第二三句均“失黏”,此为折腰格,还可视为标准格律诗。
  第一首景中寄兴,表达身居绝顶的快意。意境不错,但“朝霞映旭日”一句,有凑词之弊。第二首由忧国转而思亲,大概想述说忠孝不能两全吧。蒋介石受传统文化影响极深,十分在意孝道。据说当年武昌起义爆发后,蒋介石回国参加革命军,因未经母亲同意而中断了在日本的学业。在率部攻打浙江巡抚衙门的战斗空隙时间,还不忘写信给母亲,恳请“恕儿不孝之罪”。
  一九五三年十月三十一日,宋美龄以画为蒋祝寿,蒋介石作诗《为夫人题画》:
  风雨重阳后,同舟共济时。青松开霁色,龙马动云旗。
  我们无法看到宋美龄的祝寿画,但从蒋介石这首极具生活气息的诗里,可以看出一对渐入晚境的老夫妻,相亲相爱,闲适安恬──半世纪金戈铁马,如今只在画中看了。
第二个是死于内战的国军将领、聂绀弩黄埔二期的同学邱清泉。因他是在淮海战役中对陈毅的劝降书不看就烧掉的顽固派。所以解放后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在大陆的书刊影视中他总是以蛮横、猥琐的丑角形象出现,与诗人、儒将相距十万八千里。
一九三九年昆仑关战役被称为“中日战史上最惨烈的攻坚战”。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长中村正雄在日记写到:“皇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因顽强在日俄战争中获得了“钢军”称号。但是,在昆仑关我们遇到了一支更加顽强的军队……”是役,国军惨胜;中村正雄战死,他的日记本永远留在了中国。
中村遇到的顽强军队,是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当时该军攻坚主力、新二十二师师长即邱清泉。他为后人留下一首五律《昆仑关》
岁暮克昆仑,旌旗冻不翻。云开交趾地,气夺大和魂。
烽火连山树,刀光照弹痕。但凭铁和血,胡虏安足论!
首联写实,国军最后夺取昆仑关是十二月三十一日。颔联字字千钧,撼人心魄:广西南面和越南古称“交趾”,以地名对日本民族名,尤觉工整。颈联的“烽火”,不是杜甫笔下导致“家书抵万金”的广义上的烽火,是实写山上的树木还在燃烧。
那是近代热兵器战争的惨烈景象,所以末联的也是实指,昆仑山下,双方都有装甲车出动,这里的“铁和血”比冷兵器时代的刀枪剑戟厮杀惨烈多了。全诗慷慨激越,气势磅礴。一个大战胜利后的将军意气风发的形象跃然纸上。
一九四三年秋,获悉母亲病逝,当时邱清泉新任第五军军长,因西南军情紧急,不可能回家奔丧,只能作诗《哭母》
海天遥望落霞红,机杼声消井臼空。常为远游违左右,徒劳征战转西东。
寒霜萧杀悲慈竹,冷雨凄凉泣古桐。纵有俸钱多十万,承欢无路怅秋风。
该诗韵律工严,苍凉凄切;将“子欲养而亲不待”悲恸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至今读来犹扣人心弦,洵为大家手笔。
对战争造成的尸横遍野,满目疮痍,诗人笔下也时有描写。下面这首《征途过郓城》即是——
千里入荒城,又是匆匆别。宅第尽废墟,道路人踪绝
乌雀绕枝头,蛇鼠出野穴。不知人意苦,但闻声哀咽……
邱清泉旧诗功底极深,其诗作常从古诗信手化用而来,自成佳句。
如下面几例:
安论经纬起斯民,终为浮云蔽日频《滇南有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邑多衰落伤农圃,路有饥寒耻重臣《滇南有感》
韦应物《寄李儋元锡》: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汗马黄沙百战勋,神州多难待诸君《赠本军立功诸将士》
王昌龄《从军行》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更深危坐对寒釭,怕听空庭雨打窗《秋夜守制》明•冯小青《怨》:冷雨敲窗不忍听,挑灯闲看牡丹亭。
堂燕寻常入,暮鸦终古啼,《仿古乐府》刘禹锡《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邱清泉一九〇二出生于浙江永嘉蒲洲乡,自幼天资聪慧,一九一六年高小毕业时成绩全县第一;一九二一年以温州中学(当时浙江名牌中学)第二名的成绩毕业后,考上上海大学社会学系;  一九二四年七月考取黄埔军校第二期工兵科。尔后十年,随国军东征北伐,转战千里。
一九三四年,蒋介石选派黄埔青壮年军官留学德国,邱清泉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被选送至德国柏林陆军大学深造。
邱清泉是中国第一位深谙现代机械化战术的将领;精通英、德文,留德期间,经常寄文章和译作回国在国民党军事刊物上发表;有《教战一集》、《教战二集》、《建军从论》等军事著作传世。论者评其著作“较诸蒋百里,邱著侧重战术”。如此才情、建树,在国军将领中可谓凤毛麟角。至于“邱疯子”之称,纯属褒义,是因他在昆仑山血战中因舍命猛打猛冲出名,杜聿明赞许他“打疯了”,外号从此叫开。
近年来,下面一段文字常在报刊、尤其是地摊文学流传:淮海战役前,邱清泉军驻河南商丘,他认为与“伤邱”同音,大不吉利,数次给上级打报告,请求撤离商丘。后来邱清泉被解放军包围于陈官庄,他认为指挥部里一棵树和院子组成了一个“困”字,命人砍掉。殊不知砍掉树后,人在其中,岂不成了个“囚”字。真是可笑之极。
《三国演义》中有凤雏庞统听说“落凤坡”而大吃一惊和曹操在门上写个“活”字杨修即知丞相嫌“阔”两处小说家言。以邱清泉的才情、中西学养和主力兵团司令的身份,在他身上会出现这么两处浅薄无聊、荒唐至极的类似细节?笔者深不以为然。
下面,有关邱清泉诗中的一个字,需特别说明一下。
邱清泉诗《赠本军立功诸将士——麾下第五军》:
汗马黄沙百战勋,神州多难待诸君。从来王业归唐有,岂可江山与贼分。
暖日照融千树雪,寒风吹散满天云。犹多狐鼠遁逃处,河朔家家望五军。
该诗颔联,“从来王业归唐有”的“唐”字,被误为“汉”字。你用“从来王业归唐有”百度搜索,出现的清一色都是“从来王业归汉有”。
“汉”字明显出律,下联的“与”字,又是仄声,不能补救,因此无法视为拗句。以邱清泉的水平,是不至于使律诗出律的。
人品最重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