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陈沚斋先生《独抱诗心》讲座笔记

陈沚斋先生《独抱诗心》讲座笔记2017-07-22 国学正典(记录整理: 张刃)
一、世界需要诗人
古往今来,世界纷繁变化,而今益剧。上下千年,桑田沧海,社会改变,制度改变。惟人性共通。其因有二,一为人类的遗传基因,二为文化基因,二者代代相传。历代士大夫佳作流传千古,传承的是高贵灵魂,高雅情趣,高旷情怀。
当今世界,人工智能发展迅猛,已在多领域取代人力,恐会突然出现大问题,此时,唯有诗人不可替代。然而,当今专家无数,独少诗人。
据闻已开发软件,可月作诗27万首。如此,我就放心了。果如此,则各位不必来。
二、诗人与写诗的人
诗人是天生的,如同石头里蹦出的孙悟空,无法培养。但是,写诗的人则可以培养,大家都可以成为好的写诗的人,有三首五首好诗也好。很多专家读书很多,条件非常好,但不会写诗,理解诗就会有盲区,如此则如何评诗讲诗?
我写文章指出专家解读诗词错误,只发了两篇,没办法。如东坡之词《好事近》“ 烟外倚危楼,初见远灯明灭。却跨玉虹归去,看洞天星月。” ,有学者考证“跨玉虹”的意思是“跨过长江”,谬矣。在诗歌中,“虹”指拱桥。哪怕理解成“彩虹”也好,跨彩虹归去,看洞天星月,浪漫,又诗心!
真正的诗人是“独抱琵琶”,《昭君出塞》云:“我今独抱琵琶望,尽把哀音诉,叹息别故乡”,我最喜欢的是“独抱”二字。
读《论语》,悟得两句话: “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所谓为己之学与为人之学。古典真正学者为己,而现代学者不得不为人,做论文,首先设想通过、发表,故只能是为人。
而独坐书斋,做学问,写诗,没想过发表,如此则是为己。写诗必须为己,抒发个人之情,而非众人之情,要“独”,要有诗心。
郑樵《通志略序》云:“诗者,人心之乐也。”诗人作诗,首先是“道己一人之心”。
三、诗心与养成
诗心是天生的,很多人天生就有诗意,就有诗心(广义),不是我的学生徐晋如所说的只有极少数人才有的诗心(狭义)。但诗心须养成,才可成为诗人,或者写诗的人。
顾随先生《驼庵诗话》謂“人可以不作詩,但不可無詩心,此不仅与文学修养有关,与人格修养也有关系。”。
2000多年来,华夏崇尚君子之学,而君子需要养成。有诗心,就是好种子,值得培养。希望在座有诗心,且好好养成诗心。而教师亦应教导普通学生以启发诗心。
诗心有两种,一为天生,且一生均拥有之天生诗心;二为日积月累,于写诗过程中,一刹那出现的后天诗心。后天诗心从何而来?曰不得已!受万物感发,而快乐或痛苦,不得已而写诗。
陈与义诗云:“蛛丝闪夕霁,随处有诗情”。如果对外物变化不敏感,见花不流泪,则无诗心。反之则是有诗心,将感动感发写出来,可以感动他人。
天生之诗心与哀乐过人、性格等与生俱来、各人相异有关。而诗心如何养成?一是读,读圣贤书、读古人诗,读破万卷书,增进学养,辅之以诗法、格律等学习;二是吟,即吟诵,音律要学,声音对理解诗歌非常重要,特别需留意入声字,可以感受诗之音乐美,用母语(方言)吟唱感受尤深。
近日几位著名的写新诗的人给我看其诗作,我没看懂。据说看不懂才是好诗,其诗中有后现代解构主义之新哲学观于其中。更有天赋第一,读书越多,写诗越差,不需押韵,感动第一等论述。
对于传统格律诗词,我认为读书越多,写诗越好,尤其是用典。
但是,千万不要为写诗而只读诗不读其他书,须不为写诗而写诗。
四、诗法与学诗途径
诗心最重要。诗法亦重要,天赋高的人容易掌握,甚至有人天赋异禀,与生俱来,写出来就是“法”。举凡用典、字法、句法、章法等皆属诗法之构成部分。
朱东润先生曾推荐《瀛奎律髓》以指导我学诗,书中讲诗法、变体、于不工中求工、章法之起承转合,初学宜遵。书中亦讲“兰花又已开”下联之对仗法门。初学者宜先学通普通对仗法。
要与古人做朋友,好好理解古人。多读古人之诗并模仿,尽可能与古人同呼吸,想古人之所想,进入古人意境。用理性干非理性之事,用逻辑做非逻辑之事,如此才能写出好诗。
诗人尤要读懂名家名家之诗法。必须先摹仿,学有所成,方可再学不规矩之诗法。陆机《文赋》云: “余观才士之做,窃有以得其心”。叶燮《原诗.内篇》云: “日诵万言,吟千首”。皆是此意。
写诗,首先就是临摹,一首、一句、一词的临摹,相当于书法的描红和临帖。朱庸斋先生每周两堂课,作业即为次韵摹仿前代词人名作。我本人即曾摹作几百首词,出词集时,朱庸斋先生认为其中两首可以传世,即《寿楼春》与《御街行》,其余摹作通通扔掉,如同扔掉书法临帖。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对摹仿,反对用典。现今之人则不肯摹仿。
其次,孟子曰: “以己之意,逆古人之志”,所谓以意逆志是也。学写诗之人需学会注释诗歌,学者、诗人均应懂得诗词注释。用何典?主题?表达何种感情?从而才能进入古人意境,读懂古人,探求古人之诗心,从古人那里吸收营养。
五、学者与诗人
学者与诗人是敌人。学者评审论文,首先看是否符合论文规范。诗却实际上没有规范,诗法是后人总结的,而前人写诗并没有想到所谓诗法。
学者讲规矩、规律、规范、验证,其思维严密,学者之论不可动摇。而诗人可以狂,可以狷,诗人对尘世正常的怀疑和痛苦,别人并不理解。明人陈继儒评屈子:“哀乐之极,笑啼无端;笑啼之极,言语无端。” 古代诗人一般比较复杂,不太正常。比如黄庭坚在《小山词序》中评价晏几道,说他有“四痴”,“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
王国维本想当诗人,却太理想,太理性;想做学者,却又有诗心,太感性,吊在中间,很难受。如此则往往陷入两难。读书多了,头脑清晰,逻辑严密,如果还能写出好诗,那就是学者型诗人,那就成功了。
六、如何写出好诗
写新诗的人说,他们现在不学戴望舒,因为戴已经过时了。
真正好的诗歌千古常青。2000年前的《诗经》仍然另今人感动,《诗经》不会过时,老杜也永远不会过时。今人写出的诗,如果古人重生,看了能感动,百年后,后人也会感动,那就是好诗。那就是成功了。
好的诗歌最好有“天然好句”,即使是不识字的人听了,也知道是天生的好句子。而这种好句一般不需要用典。
我写了2000多首诗词,大多数是作出来的。“天然好句”不易得,需要灵光一现。而灵光一现,则需要读书、读诗、摹作等积累,需要亲近自然,需要心灵能为外物的变化而感发感动,不得已,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写诗是“流”出来,作诗是“作”出来的。1996年,我去河源万绿湖,看见群山苍翠,湖山一色,脑中突然跳出两句诗,“万山成一绿,万绿成一湖”,即为“流”出之偶得。后两句则是“作”出来的:“一湖静万籁,天地闻噏呼”。
又如去罗浮山,偶得一句“罗山青一窗”,而上联“石气白千壑”则是作出来的;去富士山,观云雾笼山,亦有偶得之句,“浓云流上山,复向山下泻”,而“须臾满平川,便是茫茫夜”是作出来的;观湖边小树,得句“湖边一瘦树,无叶少枝桠”,后两句“春亦不负之,赠以两三花”则是作出来的,取意自王安石“春风取花去,酬我以清阴”。
经过诗词创作训练的人,15分钟,或者半小时,可以作一首诗。但写出好诗难,写一般好的诗相对容易,写一般之诗太容易了。
七、如何读诗
第一,知人论世。诗如其人,诗品即人品。故孟子曰: “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读诗应了解诗人所处历史环境、交何友、去何地、家庭情况、读何书等等,这些都有助于理解诗人之诗。
第二“以意逆志”。孟子曰: “ 以己之志,逆古人之志”。以意逆志,强调读者必须根据自己的情感体验,去感知诗人究竟想表达什么。
八、用典使事
写传统诗词,不会用典,相当于不懂“黑话”,相当于没入行。各行各业都有黑话。
写诗词,用典大有好处。典故就是蜘蛛网上的点,恰当用典,可以形成典故群,包含很多故事,且蕴含前人之用典。
一是所用典故可以引发的典故群,也有几个典故合起来,所谓典上有典而形成典故群;二是典故本身可以引发的多种感发、感动和联想。无典则无诗词的深美闳约,含蓄蕴藉。用典,可以使一句诗包含古人很多首诗歌。
九、继承以发展
传统诗歌是文化遗产,最重要的是继承,而非创新发展。
汕尾市南门北门各有一段古城墙,有关部门筹措了经费,把北门城墙贴上了瓷砖加以保护。还好钱不够,南门还没贴上瓷砖。
有些书法家一心求新,其所作已不成其为书法。
传统诗词之平仄、格律、用韵、字法、句法、章法自有规范,首先要原封不动地继承下来。
十、如何注释诗词
写诗之人,先要学会注释诗歌,如此才可以“以意逆志”,才可以更好地理解古人,学古人。但是。很多学者看不起注释诗歌,注释大家钱仲联先生也说注释是副业,但其最高成就仍然诗歌注释。朱熹说过,注比作更难。用来注释诗歌的时间,可以写论文,也可以写诗词。
陆游说: "近世注杜诗者数十家,无一字一义可取。盖欲注杜诗,须去少陵地位不太远,乃可下语。不然,则勿注可也。今诸家徒欲以口耳之学,揣摩得之,可乎?"。陆游之论殊不可取,太苛刻了。
如果想学好诗词,必须学会注释。十几年前,我要求我的学生注前人未注之黄庭坚诗,很艰苦,但后来大家都认为大有成效。
我曾注过黄庭坚的“一枝藤”。原句是“蜂房各自开户牖,处处煮茶藤一枝”,基本与前人注释一致,大体就是寺里的僧房,密集如蜂房,僧房都升起了缕缕青烟,正燃着枯藤在煮茶。枯藤为薪,方可取得茶与泉的真味。
但是,后来读李商隐《北青萝》诗:“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才知道之前注释有误,一枝藤非烧火之枯藤,而是用来拄之藤杖。但是,是和尚拄的杖,还是黄庭坚拄的杖,仍无法判定。后来,读黄庭坚全集,才悟到,这是黄庭坚拄其登山之藤杖,等着喝和尚煮的香茶。一句诗,我30多年没有注释清楚。
然则诗词如何注?不外乎以下九项。
(一)训诂字词
现今学者做得不好,尤其是注音,古今异音之字甚多,尤需琢磨。杜甫《秋兴八首》有诗云: “匡衡抗疏功名薄”,竟有人注为平声,格律不对了,“上疏”之疏为仄声。涉及儒家道家之用语,错讹尤多,比如“梨枣”,有专家注释为梨和枣,实则道家指人之内心。
(二)揭示用典
古人咏桃花之诗词多用“刘郎”,是“多是刘郎去后栽”的刘禹锡,还是入天台山桃源遇仙女之刘晨阮肇,自当考证明白,注释清楚。
(三)考订史实
此系知人论世之时之必为,不赘。
(四)疏解诗意
这是最难的事情。东坡曰: “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解诗必此诗,定知非解人。我自己写的诗词,时间长了,也不记得当时之环境与内心欲表达的真实意思,自己也不懂。诗词创作出来,就非是自己的了。
有时候,诗词之意未必如字面之本意。杜甫之诗,不会首首句句都是忠君爱民。有些诗人之诗,本意极深,比如李商隐和阮籍,千年之迷,无解。前人解不了,你也一样不行。凡是说前人都错了只有我是对的,那么你也一定是错的。
(五)探求诗法  时间关系,不讲。
(六)评论赏析  能评则评,两三句即可,不要试图解析,长篇大论。
(七)补漏辨正  时间关系,不讲。(八)校勘文字  时间关系,不讲。
(九)阙疑待考  阙疑是大学问,不要装懂。时间关系,不讲。
答疑:
一、问: 学谁作诗?
答: 所有一流诗人都可学,所有好诗都可学,关键是因材施教,看个人禀赋。先有1000多首诗词烂熟于心,经过摹作等训练后,建议写诗学近己情性之诗人。我自己则是专学陈师道五律,一遍遍摹仿,因后山诗比较清空少典,不华丽。再学贾岛,最后学老杜。但是,创出个人风格非常不易。
二、问: 诗词之断与连?
答: 所有艺术都要懂得断与连,中国画要留白,书法也断线条,讲究似断实连,气脉连贯。诗也是有连有断。先学连,起承转合搞清楚,尤其七律七绝。再学断,可以学一辈子。连是基础,断中有粘连,似断还连。
多读古文,其重要的章法即是断与连。
三、问:学诗先摹仿什么?
答:先学五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