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李豐晁整理双照楼诗选

李豐晁整理双照楼诗选

引劍
夕雲盡沒月芒東,腰下寒冰意不窮。
質酒將溫西北令,折光猶鑒項華瞳。
黃金璫去來風雨,秋夜霜生滿胄弓。
斫地成詩疆一丈,水銀直溢鬥牛宮。

無題一章
早晚聽潮催事非,一訇一默惘難違。
鬼廚慷慨牛刀滯,冥紙張揚馬屁飛。
歿節嚐哀頒聖盜,活生每祭益犧肥。
徒栽香火焚高器,太史夷猶書不歸。

風月一章
深閨紅軟近唇邊,乍覺雄形已勃然。
一夜微情依浪語,百年造劫賴宏鞭。
看窗月老秋光曉,對影神空大欲遷。
知我冰心行我思,浮塵飛絮墜如鉛。

北宮丸上作(本詩摘自報紙,失其題目。本題為編者加)
臥聽鍾聲報夜深,海天殘夢渺難尋。
舵樓欹仄風仍惡,燈塔微茫月半陰。
良友漸隨千劫盡,神州重見百年沉。
淒然不作零丁歎,檢點生平未盡心。

有惑一章
一朝風雨透疏枝,三百年來志未期。
血上眉頭凝赤月,路歧足下勒冥碑。
太山欲極將傾此,天水流分盡逆之。
舉國西門多少處,龍安不入祖黃祠!

惜時一章
長河曉掛月鉤簪,寂裏脈潮如密砧。
顧盼燈絲羞白日,熬煎氣質祝魔音。
捐君花下三生約,償我人間一寸金。
轉眼芳華成逝水,悔知珍重老人心。

隨手一章
錯念新生是舊恩,張狂根底轉溫吞。
卅年有恨積黃土,四海為家斥紫門。
拾雪擊胸三代表,蠹梁成穴幾乾坤。
磕頭不向黃金殿,略把自家頑性尊。

蠟梅
後山詩句古今傳,我更拈花一惘然。
古色最宜邀凍石,孤標隻合耦冰仙。
淡黃月色無風夜,凝碧池光欲雪天。
着此數枝更清絕,不辭耐冷立階前。

大漢陽峰上作
猱升漸上最高峰,喘汗才收語笑同。
河漢倒懸行杖底,江湖齊落酒杯中。
泉兼風雨飛騰壯,山納煙雲變化重。
回首不嫌歸路永,萬鬆如鶴正浮空。

豁盦出示易水送別圖中有予舊日題字
並有榆生釋戡兩詞家新作把覽之餘萬感交集率題長句二首
其一、
酒市酣歌共慨慷,況茲揮手上河梁。
懷才蓋聶身偏隱,授命於期目尚張。
落落死生原一瞬,悠悠成敗亦何常。
漸離築繼荊卿劍,博浪椎興人未亡。

其二 、
少壯今成兩鬢霜,畫圖重對益彷徨。
生慚鄭國延韓命,死羨汪錡作魯殤。
有限山河供墮甑,無多涕淚泣亡羊。
相期更聚神州鐵,鑄出金城萬里長。

重九遊西石岩(岩在廣東樂昌縣城西北)
(十四歲時所作)
笑將遠響答清吟,葉在欹巾酒在襟。
天淡雲霞自明媚,林空岩壑更深沉。
茱萸棖觸思親感,碑版勾留考古心。
咫尺名山時入夢,偶逢佳節得登臨。

有感(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憂來如病亦綿綿,一讀黃書一泫然。
瓜蔓已都無可摘,豆萁何苦更相煎。
笳中霜月淒無色,畫裏江城黯自憐。
莫向燕台回首望,荊榛零落帶寒煙。

詠楊椒山先生手所植榆樹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樹猶如此況生平,動我蒼茫思古情。
千里不堪聞路哭,一鳴豈為令人驚。
疏陰落落無蟠節,枯葉蕭蕭有恨聲。
寥寂階前坐相對,南枝留得夕陽明。

獄中雜感
其一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西風庭院夜深沉,徹耳秋聲感不禁。
伏櫪驊騮千裏誌,經霜喬木百年心。
南冠未改支離態,畫角中含激楚音。
多謝青燐慰岑寂,殘宵猶自伴孤吟。

其二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煤山雲樹總淒然,荊棘銅駝幾變遷。
行去已無乾淨土,憂來徒喚奈何天。
瞻烏不盡林宗恨,賦鵩知傷賈傅年。
一死心期殊未了,此頭須向國門懸。

秋夜(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落葉空庭夜籟微,故人夢裏兩依依。
風蕭易水今猶昨,魂度楓林是也非。
入地相逢雖不愧,擘山無路欲何歸。
記從共灑新亭淚,忍使啼痕又滿衣。

獄中聞溫生才刺孚琦事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血鍾英響滿天涯,不數當年博浪沙。
石虎果然能沒羽,城狐知否悔磨牙。
須銜劍底情何暇,犀照磯頭語豈誇。
長記越台春欲暮,女牆紅遍木棉花。

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廣州之役,餘在北京獄中,偶聞獄卒道一二,未能詳也,詩以寄感
其一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欲將詩思亂閑愁,卻惹茫茫感不收。
九死形骸慚放浪,十年師友負綢繆。
殘燈難續寒更夢,歸雁空隨欲斷眸。
最是月明鄰笛起,伶俜吟影淡於秋。

其二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珠江難覓一雙魚,永夜愁人慘不舒。
南浦離懷雖易遣,楓林噩夢漫全虛。
鵑魂若化知何處,馬革能酬愧不如。
淒絕昨宵燈影裏,故人顏色漸模糊。

遊昌平陵(民國六年)
昌平園寢鬱參差,想見塵清漠北時。
地老天荒終有恨,山環水抱亦無奇。
銅駝魏闕蕪仍沒,石馬昭陵汗已滋。
索與虯鬆同醉倒,不須惆悵讀碑辭⑴。
⑴ 長陵殿前有一鬆偃地上,俗稱之曰“臥龍鬆”,旁植一碑,清乾隆間製,具道愛護勝朝陵寢之意。

廣州感事(民國六年)
獵獵旌旗控上遊,越王台榭隻荒邱。
一枝漫向鷦鷯借,三窟誰為狡兔謀。
節度義兒良有幸,相公曲子定無愁。
過江名士多於鯽,隻恐新亭淚不收。

舟出吳淞口作(民國七年)
燈影柁樓起夕陰,早秋涼氣感人心。
愁生庾信江南賦,意遠成連海上琴。
明月不來天寂寂,繁霜初下夜沈沈。
塊然亦自成清夢,三兩疏星落我襟。

展堂養屙江之島,餘往省之,留十日歸。
舟中寄以此詩(民國七年)
平原秋氣正漫漫,步上河梁欲別難。
彈指光陰彌可戀,積胸磊塊未能歡。
巢成苦被飛鴞妒,露重遙知落雁寒。
久立櫓聲帆影裏,不辭吹浪濕衣單。

太平洋舟中玩月。達爾文嚐雲月自地體脫卸而出,其所留之窪痕即今之太平洋也。
戲以此意搆為長句(民國七年)
地球一角忽飛去,留得茫茫海水平。
卻化月華臨夜靜,頓令波影為秋清。
單衣涼露盈盈在,短鬢微風渢渢生。
鬥轉參橫仍不寐,要看霞采半天明⑴。
⑴ 渢渢:1。音凡凡,象聲詞,形容婉轉悠揚之樂歌。2。音逢逢,象聲詞,宏大的聲音。

自上海放舟,橫太平洋經美國赴法國,
舟中感賦(民國八年)
一襟海氣暈成冰,天宇沈沈叩不應。
缺月因風如欲墜,疏星在水忽生棱。
聞歌自愧隅常向,讀史微嫌淚易凝。
故國未須回首望,小舟深入浪千層。

舟次檀香山書寄冰如
(民國八年)
烏篷十日風兼雨,初見春波日影融。
家在微茫蒼靄外,舟行窈窕綠灣中。
鸞飄鳳泊年年事,水秀山明處處同。
衹照樓中人底似?莫教惆悵首飛蓬。

十一月八日自廣州赴上海舟中作
(民國九年)
鷗影微茫海氣春,雨收餘靄碧天勻。
波凝綠蟻風無翼,浪蹙金蛇月有鱗。
始信瓊樓原不遠,卻妨羅襪易生塵。
鍾聲已與人俱寂,袖手危闌露滿身。

十年三月二十九日,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下作
(民國十年)
飛鳥茫茫歲月徂,沸空鐃吹雜悲籲。
九原麵目真如見,百劫山河總不殊。
樹木十年萌蘖少,斷篷萬裏往來疏。
讀碑墮淚人間事,新鬼為鄰影未孤。
(墓邇執信塚,故末句雲然。)。

生平不解作詠物詩,冬窗晴暖,紅梅作花,眷然不能已於言
其一 (民國九年)
鶴瞑髹欄日上遲,南枝紅影靜中移。
由來瀟灑出塵者,定有芳華絕世姿。
風骨轉教添嫵媚,冬心聊複寄衝夷。
與君冰雪周旋久,欲近脂香似未宜。

其二 (民國九年)
朝霞和雪作肌膚,更把宮砂漬臂腴。
火齊光芒嬌欲吐,水沈香氣暗相濡。
終留玉潔冰清在,自與嫣紅姹紫殊。
底事凝脂生薄暈,似聞佳婿是林逋。

初夏即事寄冰如
(民國十年)
拂拭書城不染塵,瓶花旖旎有餘春。
開編真似逢知己,得句還愁後古人。
梅雨池塘魚自樂,楝花簾幕燕初馴。
近來何事關心最?一紙書來萬里親。

為餘十眉題鴛湖雙棹圖
(民國十年)
鴛鴦湖上泛鴛鴦,煙雨樓頭未夕陽。
情似春潮無畔岸,思如幽草有芬芳。
驚鴻照影空回首,別鶴流聲易斷腸。
羅襪淩波原一瞬,衹宜畫裏與端詳。

十月二十四日過西湖
(民國十年)
不晴不雨隻陰陰,此日西湖倦色侵。
孤塔偶從雲外見,好山如在夢中尋。
幽懷自樂波光澹,清嘯遙隨穀籟沈。
掉到水心亭下泊,半林黃葉識秋深。

十一月二十四日再過西湖
(民國十年)
臨流莫笑影婆娑,一月西湖得再過。
煙斂波光如薄睡,日融山色似微酡。
疏鍾渡水無歧籟,落木攢空有靜柯。
短棹夷猶亦徒爾,累他蘆雁戒心多。

歲暮風雪,忽憶山中梅花,往視之,已盛開矣
(民國十三年)
籬角相逢風雪侵,歲寒彌見故人心。
別時情緒君能記,醉後疏狂我不禁。
如接笑言禪思定,微聞薌澤綺懷深。
林間滿地橫斜月,願托苔枝似翠禽。

病起郊行
(民國十四年)
病骨樂與瘦筇俱,疏陰漏日午晴餘。
覓新詩似驢旋磨,溫舊書如牛反芻。
岸幾羅花村舍靜,峰屏襯樹行人疏。
林深足繭思小憩,啼鳥一聲真起予。

病中讀陶詩 其一
(民國十四年)
攤書枕畔送黃昏,淚濕行間舊墨痕。
種豆豈宜雜荒穢,植桑曾未擇高原。
孤雲靉靉誠何托,新月依依欲有言。
山澤川塗同一例,人生何處不籠樊。

其二
(民國十四年)
病懷聽盡雨颼颼,斜日柴門得小休。
抱節孤鬆如有傲,含薰幽蕙本無求。
閑居始識禽魚樂,廣土終懸霜霰憂。
暫屏酒尊親藥裹,感因苦口致深尤。

重過堅底古寺(民國十四年)
簷卜花開古寺東,莓苔依約舊遊蹤。
迢迢遠浦乘潮月,謖謖疏林隔水風。
梵唄已隨烏雀靜,征衣猶映芰荷紅。
牧童黧麵吹橫笛,象背徜徉興未窮。

湖上(民國十四年)
一葉煙波萬疊間,垂綸端為釣潺湲。
暫留殘照天邊樹,盡抹微雲雨後山。
隱霧笛隨黃犢遠,定風帆與白鷗閑。
湖光入夜猶奇絕,指點秋星久未還。

舟中感懷(民國十六年)
倚欄惟見水無垠,天海遙從一線分。
渺渺滄波峰載雪,沈沈暝色岫連雲。
佳兵似火終難戢,止亂如絲隻益棼。
惆悵風濤作鬆籟,夢魂猶認故山聞。

春歸(民國十六年)
幾日棠梨爛熳開,春歸重對舊池台。
情隨芳草連天去,夢逐輕鷗拍水回。
飛絮便應窮碧落,墜紅猶複絢蒼苔。
梓桐拱把清陰好,還記年時手自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