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古人有云:“使生者死,死而复生,生者不食其言,可谓信矣。”可见守信不易。子曰:“民无信不立”,信比兵与食都更重要。人与人之间,为守信,固不必如尾生抱桥,因故偶有违约,且所约非大事,则有可原。若夫国家政事,涉及千万百姓,主政者食言,有令不行,有法不依,虽小事也必有害,大事则祸患无穷。
西周以举烽火为危急信号,幽王为褒姒取乐,以烽火戏诸侯,遂致西周覆亡。隋炀帝即位时说要爱民,“既富且教,家给人足”,此后一直滥用民力,致民不聊生,经战乱人口减半,而国灭身戕。高欢与尔朱兆,头一天“刑白马而盟,誓为兄弟,”次日便互相反目,而成敌方。唐太宗设封驳制,允许门下省驳回御旨,且能守信,失误多得纠正,贞观之治留芳。古往且止,转言当世。
中共建政,一切革新。土改分田,发所有权之证予农民。不数载而合作化,土地归公,所得化飞尘。党之整风,鼓励鸣放,谓必和风细雨,言者无罪,号召全民相帮。不旋踵而反右,铺天盖地,疾风骤雨,用对敌之方。近百万羁难蒙冤,妻离子散,甚至命丧边荒。大跃进失败,致特大饥馑三年。知而不赈,数千万命赴黄泉。时少水旱之灾,谓是自然灾害,将人祸归咎于天。编造谎语,指鹿为马,无信可言。文革宣称,将革命进行到底,兴无灭资,批修斗私。实为争权内斗,更是天大蒙欺。无数小失信不计,仅以上四项,造成社会全面倒退,国民凄悲。
灾星殒落,信仍未能树立。尤以近年,更堪叹息。核心价值观,二十四字,实乃普世价值。颁布以来,却一直对普世施鸣镝。曾强调施宪政,厉行法治,而有“七不讲”之密令,二者均在此域。宪法第二十五条,所列公民权利,在实践中,无不几同虚饰。司法不能独立,口头公平,法官判案,须看上级颜色。依法办一切事,必服从党政利益。侵权难计,维权败绩。冤无由申,公民于悒。信夫,信夫,何以比皇权专制时犹不及!
若夫诚。诚亦信也,唯必带一层心愿,并为此而努力践行。兹不追远多赘,仅言当代一端之情: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此六十余年来,执政一贯所宣。其是否信而诚,观实践而了然。
前三十年。亿众拜倒红太阳,忤者必受刑诛。加知识分子以原罪,沉重打击,延及妻孥。人为饥荒,见死不救,任其惨殂。公社化,乡村尽成农奴。定无辜之“五类”,放任愚民欺锄。长期以“革命”或内斗,破坏生产,使众生困于穷途。一切倒行逆施,迫百姓违心欢呼。
后三十年。坦克机枪肆虐,屠徒手请愿者于春明。胡赵执政,民望所归,罢黜禁锢消声。仗势聚敛,权贵资本飚兴。巧取豪夺,狂吸民脂而丰盈。居某官则贪贿,为政绩而折腾。打压公民运动,抓捕维权精英。结外邦而挥撒,浑不顾困苦穷烝。享尽人间乐趣,全赖十三亿苍生。
纵足食足兵,诚信若此,民怨已久。如坐火山口上,岩浆翻腾将喷,群公知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