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何永沂 每周一联

何永沂
每周一联
集句联
一鞭在手矜天下(聂绀弩)
四海无人对夕阳(陈寅恪)
白头宫女斋按语:
聂绀弩写《放牛》:"一鞭在手矜天下,万众归心吻地皮。"精彩之至,形象之至,大胆之至!聂诗注家侯公井天在串解中把"一鞭在手"的主语注为"放牛的人",在当时只能是这样了。但多事如我,写了一篇短文《谁一鞭在手》,直指这个"谁"就是那个强迫万众归心俯首三呼万岁的始作俑者。
年前,陈永正兄赠我一卷他的新著《诗注要义》的校稿印本(待出版),其中在《今典》一节中表达了他认为注古典易,注今典难的观点。并提到关于聂诗的注解:舒芜在致程千帆书中言及"聂诗朱注,确如来示所料,纯是敷衍某公,绀翁当时有信痛论之。朱注不注今典,只注古典,略之又略,皆绀翁规定体例,朱不能不遵"。对此,沚兄评道:"作者忌,甚至知其事者亦忌,未能免于恐惧,历史真相及诗人原意从何而得?唯待后世的研究者,注家去埋头考证了"。当代的诗词注释大家这一段有点"负气"的评论,过来人读之亦难免一番慨叹。
下联出自陈寅恪的《忆故居》,"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堪称警句。此联写于1945年,但读来不会有隔代之感,放之1976年,不亦宜乎。其时神州大地,人材凋伤,一片凄凄渗惨的景象。
噫,一鞭在手,四海无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