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汪廷奎赋

汪廷奎赋
折腾赋  
折腾者,枉劳无功,得不偿失,制造混乱,损己不利人,甚而人己俱损之行为也。涉人不多者害小,愈多则害愈大。若发自治民高官,尤以发自于国家领袖,则害莫大焉。今赋此,自是言其大。
我神州之折腾,源远流长;自统一于秦帝,频生祸殃。始皇之建阿房、造陵寝,终致揭竿;隋炀之征高丽、游江都,导向亡邦。有王莽者,国号曰新,不断破旧,最喜更张。改官制,三公成四辅;更地名,众庶迷八方。易匈奴单于为降奴服于,致属国不狂变反国疯狂。未二十载,族灭身亡。此三朝者,皆官逼民反;同一理也,咸鱼烂土荒。隋后且俱无论,红朝略看端详。
二十七年,不断迫害知识分子,导致贫穷落后;拨乱反正,回头重视老九科学,才稍繁盛文明。大跃进热闹三载,招来有史空前饥馑,饿死人数倍千万,创造亘古未有罪行。学习专事洗脑,大会小会无限会,耗时之量天文数;检查只为崇毛,这批那批永远批,最终换得一梦醒。每次运动,整人“百分之五”;连续斗争,对敌“一抓就灵”。无数妻离子散,错案山积;多少家破人亡,冤鬼夜鸣。其受害者,大半精英;如此这般,谈何振兴。打倒开国将帅,几乎一一平反;砸烂国家机器,瞬间处处复生。伟大领袖,未闻有神经病;英明统帅,儿戏藏难言情。至于大办钢铁,大修水利,动辄几千万人上阵;凡属最高指示,最新思想,也要数亿群众去听。以及驱赶青年上山下乡,后来又回城,一切劳民伤财、精神折磨,谁能数清!以上太祖折腾全国之简况也。
再看地方大吏,仅举三数事。大跃进倡深耕,掘地每田三尺;种水稻令密植,插秧一亩万株。生土上翻,何有肥力,及至收获,颗粒皆无。通风不了,更缺光合,徒见禾苗,结实稀疏。一年空忙,哀我农夫。种何作物,须成连绵大片;强迫遵命,异类一律拔除。新栽未必生长,旧植已然呜呼。农民损失重大,不能叫苦;官等责任不负,乐装糊涂。厂家排斥技术员,大胆试验;领导提拔工农兵,闭门造车。岂能不事故百出,只落得功废半途。
改革开放,积弊稍去;政治滞后,专制犹存。官本位下,唯官独大;民为主声,令民伤神。若夫“筑巢引凤”,先废连片土地;乃至抛荒经年,无奈归还农民。强制种植,因袭难改;毁坏庄稼,赔偿蔑闻。官厂老总,故将企业弄死;在岗工人,顿失生路丢魂。所谓改制,其实最适贪腐;人造失业,终于有赖济贫。诸如此类,非折腾而何?侵民权,反民主,害民利,扰民生。民怨难抑,岂不该求申!上访游行,警民冲突,源发于官;抓捕惩治,草根恨愤,冤诉无门。一旦决防,星火燎原;众怒鸣镝,玉石俱焚。
胡总书记,宣称不折腾,自是洞察时弊;众官吏们,要皆听指示,从今妄行亟停。至于民心所向,不能满足,或有小不如意,莫动雷霆。
2009年1月29日

无题
远去尘嚣是我家,常忧宵小扰中华。叫声凄厉九头鸟,贪欲权钱并蒂花。
幽冀积寒呈暮色,东方似暖现朝霞。屡邀佳客频斟酒,不喜生人请饮茶。
2009年1月30日

草庐赋
四十年前,鬻草庐于鸠兹贫民窟,居此凡十年。今岁再访旧地,已改成大厦,回忆故居,犹甚觉温馨,低徊盘桓。
有贫民窟,赭山之麓,谪人居此,置一茅屋。泥筑墙基,草筋为壁,顶盖禾杆,十六平尺。开窗三个,小小空隙,少有光线,房矮巷窄。一床一箱,一桌四凳,一灯一炉,破书数册。大门朝东,一扇斜立,此门关闭,全屋尽黑。门前有一柳树,身为贩夫走卒,犹自号一柳先生焉。
东方泛白,起床梳洗,草草餐毕,外出谋食。拉车运货,汗流不止,黄昏归来,望门即喜。烹煮饭菜,间有佳味,异香扑鼻,狼吞虎噬。偶饮数杯,最多微醉,万念皆消,陶然入睡。一日辛劳,骨痛神悴,梦乡不觉,隔夜便退。日日年年,率皆如此,有劳有逸,至晚即美。好一个安乐窝也。
时当文革,节目频频,庆喜之日,勒令上门。砸烂狗头,不让翻身,视同送礼,对之赏欣。下雨落雪,闲在家蹲,吟诗填词,文质彬彬。有友来访,倍长精神,畅怀谈笑,满屋生春。打酒烧肉,以慰腹唇,客去闭户,醉意醺醺。和衣而卧,余欢尚存,飘飘欲仙,似离凡尘。此亦在庐时有之况也。
在家不出,时机较少,尤多蒙头大睡,休息以补过劳。常睁蒙茏眼,日升三丈高。还因不愿出街,俾免把麻烦招。更以不适社会,何如卧庐逍遥。尝醒来作俚词云:

卧榻把身翻,日上高竿。读书写字最遭殃。徒令眼昏头脑胀,全属荒唐。    一醉赴黄粱,渺渺茫茫。是非黑白管他娘。懵懂糊涂原好过,休去思量。

时人不遇大祸,即是幸福,吾有草庐,终年安处其中,自觉乐如神仙。更有乐者,则在丙辰中秋次晚,与二友坐柳下,忽闻天籁之音,乃送救星之归天。此一霎毕生不忘,亦是与吾庐及一柳之缘。  
然而未几,即离此庐他往,庐亦易主,且迅即不存矣。惜哉!
2008年12月17日
吹牛赋
      吹牛者,夸大不实之言也。幼时尝闻俚语:“吹牛皮不犯死罪”。今八十岁矣,诚然,从未闻有吹牛而科重刑者。吹牛果微瑕小过耶?
      我神州向为吹牛大邦,由来尚矣。有自吹,有他人吹捧,兹仅言自吹者,限于近50年,且从最高领导人说起。
      一九五四年,伟大领袖说:如美用飞机原子弹对我战争,小米加步枪的中国定胜。此种口气,是否吹牛之症。一九五八年云,超过英国只需要两到三年,现看来国人不妨有十几亿,全球人集中到中国粮也够,对此如何评?其后,所谓“一天等于二十年”,本国人民最幸福,美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国“得道者多助”,“东风压倒西风”, 不一而足,是否实情?复有“指头”论,成绩永远是十指之九,缺点仅其一,谁不承认,就是右倾。
      上之所好,下必甚焉。最典型者,大跃进时,铺天盖地,壮举豪言:“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报亩产三万,那报八万,广西环江实产十三万斤:全是信口开河胡乱喧。大吹特吹,肥皂泡大如天。后果饿死几千万,大饥荒三年。
      及至文革,全国大乱,经济萧条。一樁樁,一件件,无不是伟大胜利,打砸抢抓抄,名画古籍烧。亲密战友林彪名言,“成绩最大最大,损失最小最小。”敢不信不听者请坐牢。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二十余年,上下领导一条声。每抓一次,在已“团结”者中抓去百分之五,抓到史无前例浩劫,灵到祸害七亿苍生。
      拨乱反正,无奈反之太稠,所拨正者,未能全改吹牛。
      国土本大,从来大国,上下欢呼,大国倔起。倔起何在,较前为优,民生改善,主在经济。文化教育,创造发明,能耗去污,廉政法治。诸多大项,皆不横比,有何根据,沾沾自喜。
      官贪吏恶,施政每乖,矛盾重重,大言和谐。人权受制,言路不开,上访被捉,和谐何来?
      举国上下,颂歌盛世,何为盛世,世人应知。二千余年,西汉孝文,唐初贞观,乃可当之。社会安定,皇帝仁慈,官少政勤,令出法随。民风纯朴,少有诈欺,夜不闭户,道不拾遗。饥馑灾荒,济困救危,死囚守信,暂释自归。岂物质生产丰富,大厦高耸,灯火辉煌,“嫦娥”升飞,而社会道德败坏,贪腐猖狂,官民水火,也可如此自擂自吹!
      法螺声气震天响,不犯死刑吹更旺。休道夸张原小疵,屡因虚妄掀狂浪。三年跃进饿殍多,廿载尊神浩劫创。盛世和谐假或真,宜将慧眼详观望。
拜读,学习。
该老人家折腾了。.....变天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