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今人旧诗赏析》之 29

《今人旧诗赏析》之 29
陈章
2018.02.16
下面是“新国风体”代表、诗风与南瓜饼有些相似的赵缺十二首诗词。
一,途经某建筑工地偶得
绿树繁花两岸栽,小河流水逝尘埃。三千广厦无人住,一夜茅棚有雨来。
论时事不留情面,砭痼弊常取类型。
二,戏题春节联欢会
落魄经年满眼荒,且回故里伴爷娘。看完春节联欢会,始悟他人尽小康。

琵琶半掩,词浅意深。

三,十伟吟•张苍水

江东百战抗天时,二十年来终弃尸。武穆除名秦桧立,先生何处望新祠?

文革期间,除毛著、鲁著、《金光大道》,《艳阳天》外,尚有一本姚雪垠“奉旨”而作的《李自成》第一册可读,读后,我有一段时间对明末清初那段历史很感兴趣,对张苍水充满敬意。赵缺“十伟吟”能选张苍水(煌言),包括“十丑吟”选施琅,正合我意,这也是我对赵缺诗词青眼有加的原因之一。张苍水文武全才,有一首《建夷宫词》,堪称传世之作:

上寿觞为合卺尊,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宫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

顺治出家,庄妃下嫁,雍正继统。是清宫三大迷案。张煌言可不管你迷案不迷案,如此作诗讽刺,极尽揶揄,妙不可言:都“太后”啦,还结婚!

四,十丑吟•施琅

一腔肝胆祭芦花,万里腥膻到海涯。如此大同千古恨,中华何处是中华。

电视连续剧《施琅大将军》播映时,据说施琅家乡福建晋江市龙湖镇衙口村干部对人说,我们村祖辈出了个施琅,一直觉得很丢人,如今施琅是大英雄,我们腰杆也可挺直啦。赵缺此诗,一反其委婉,诙谐之风,直抒胸臆,掷地有声,读之当浮一大白。

五,初中同学聚会五章•出门

百尺青阶车一排,闲闲负手立尘埃。闻知更有贫寒者,只是今宵不过来。

同学会定律:“混得最好的和最差的两位,不来”。如鄙人七二届高中同学会,曾多次聚会,就符合这一定律。唯一一位省部级干部和我(三无人员)从不参加。此诗可见作者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六,见路边盲人卖唱有感

一领灰棉袄,炎凉闹市边。风喑二胡哑,弦断几文钱。
举世人多病,满街谁可怜?凭君双目好,未必见青天。

此律妙在末联,直面惨淡人生。正视社会现实。

七,楼窗清洁工之答妻

一绳悬瘦影,百丈浣纤尘。远去华楼亮,归来陋室春。
日间精力尽,月末报酬真。何况安全好,三年未死人。

王夫人《姜斋诗话》中说: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加其哀乐。诗人深得此道。何况安全好,三年未死人。如此诗句,足以催人泪下。

八,鹧鸪天-升旗

仪式新开情绪高,街边集合勿私聊。胖哥手底香烟烫,大姐胸前领带飘。
排好队,挺完腰,先听老板训规条。起来歌里红旗上,一散依然卖苦劳。

九,鹧鸪天-办公室

斗室排区列阵营,从来阶级两分明。党员经理依窗坐,杂务文书侧角行。
多办事,少争鸣,发薪更觉此身轻。当时我学毛君论,据说工人掌大擎。

十,鹧鸪天-老挑夫之失业

膀臂经营五十秋,扛包未必气咻咻。立心供学孙儿望,徒手归家老伴愁。
蹲巷尾,望街头,近来巡队满城搜。无非盛世妆风貌,不许穷人作马牛。

十一,过主席纪念堂

庭殿森森喇叭鸣,三千游客侧边行。缅怀莫问绢花旧,留念何妨纸册轻。
棺底皮囊犹万岁,人间步伐自无情。后门叫卖像章者,或是当年红卫兵。

以上三首《鹧鸪天》和一首七律,是标准的新国风体,无一僻字,无一用典。当然“办公室”一首最后两句,也可算用了个今典,就是毛主席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宪法则云:“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四首重点,都在最后两句,然妙处难与君说。唯靠读者自行领略。

十二,次韵韩济中大夫咏河南艾滋病村

如此奇灾竟满门,满门哀恸更连村。一升血换炊烟热,几度风来烛火昏。
剩有孤儿缠疫鬼,稍无杯酒祭亡魂。休言盛世得微恙,已见大人高座论。

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是全省艾滋病防治帮扶工作重点村,曾经因大批村民卖血感染艾滋病,  引起社会关注,被人们称为“艾滋病村”。

全村共有艾滋病感染者343人,其中现症病人331人,服抗病毒药人数

270人。当地卫生部门从2001年12月开始对村里艾滋病感染者进行救治,实行个人账户与大病统筹相结合,每人每月账户上能够得到300元的补贴,村卫生室139种抗机会性感染药品供应充足。村里建起了高标准的卫生室,配有11名专业医务人员。

以上200字,引自百度,权为此诗作注。

本来,上网搜索,想抄录韩济中大夫次杜甫韵原诗。发现和者除赵缺外,还有李大白,箫剑平生,孙根超三位,但那四首诗都不如赵缺温柔敦厚,属于“不修战壕,巷战,肉搏型”,不符合本书所选“佳作”标准,只好敬谢不敏,不过本人向那四位直面惨淡人生,正视淋漓鲜血的作者表示由衷敬意:陈章这厢有礼了。

以下要谈的是几首与《桃花扇》有关的佳作。  

却说孔丘一生,太风光了,千秋仁义之师,万世人伦之表。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以致整整2000年内,他的后代无一出色。又过了200年,才出了个孔尚任,

孔尚任(1648 --1718年),山东曲阜人,孔子六十四代孙 ,清初诗人、戏曲家,代表作《桃花扇》,世人将他与《长生殿》作者洪昇并论,称“南洪北孔”。

数百年来题《桃花扇》诗,如汗牛充栋,流传最广当推清初陈于王题《桃花扇传奇》:

玉树歌残迹已陈,南朝宫殿柳条新。福王少小风流惯,不爱江山爱美人。   

1963年,中国西安电影制片厂根据清代孔尚任的同名传奇以及现代戏剧家欧阳予倩的同名话剧改编、摄制电影《桃花扇》,王丹凤、冯喆主演。
冯喆先后演出了《家》、《风雪夜归人》、《上海屋檐下》、《大明英烈传》等40余部话剧。 代表作《羊城暗哨》、《南征北战》、《铁道游击队》、《桃花扇》、《金沙江畔》。
文革期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桃花扇》被作为大毒草批判,1969年的6月2日,冯喆被造反派宣布说畏罪自杀。然而,“自杀”中却出现了几处明显的疑点和破绽:
一:冯喆在学习班里性格还较为开朗,且与大家能团结一片,“自杀”之前还在学习班和大家一起学习,丝毫没有流露出半点的厌世情绪。尽管人们都或多或少知道他自身的不幸,但从他外在的情绪上看得出来还是很乐观的,突然“自杀”来势蹊跷;
二:据见过冯喆遗体的峨影厂的同事说,冯喆绝非上吊自杀,因为他表情从容,不是上吊死后的面部变形和突出的舌头外伸症状。后来冯喆的妹妹冯琳前往峨影参加冯喆的追悼会,一位同情冯喆的同事曾悄悄地暗示说:“你哥哥人长得很漂亮,死的也漂亮”;
三:冯喆在死亡的头天下午曾被造反派几个头目叫去训话,至此有去无回,显而易见,冯喆的死因与这几个造反派头目有直接关系。据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对冯琳说,他曾亲眼见到冯喆与造反派头目发生争执,被一气之下的头目用一个三条腿的板凳猛击后脑勺打死;
四:冯喆在死后被伪造成上吊自杀,其现场即安排在他生前负责给学习班一千多人烧开水的茶炉房的煤堆旁,似乎符合情理,但随后又在宣布他死亡的当天下午送到火葬场马上火化,进行焚尸灭迹,以便查无凭证,死无对证。(以上500字源于百度资料)
1979电影《桃花扇》重播。浙江温州陈冰原(1925——原名陈炳源)教授看后作《看“桃花扇”电影》七律曰:

秦淮旧事忍重温?歌扇犹凝碧血痕。商女尚存兴国志,才人岂丧拯民魂。
钟惊残梦灯昏壁,笛诉幽情泪满樽。谁道裙钗多懦怯,香君合共正平论。

同时,浙江温州中学老师朱璋(1913—)也有同题七律——

传奇一曲此重温,谁向银屏洒泪痕?扇上桃花留碧血,梦中夫婿怅离魂。
媚楼春去停歌板,复社人亡冷酒樽。千载商丘贤公子,是非身后莫轻论!

陈、朱两诗同韵,同时刊载于叶元章,徐通翰编选的《中国当代诗词精选》。都注明作于1979年,是偶然“撞韵”?还是步韵?一般来说,步韵者都会写上“奉和某先生”,一表敬重,二表自己是带着“双重镣铐”跳舞。
清•吴乔《答万季野诗问》说:“步韵最困人,如相殴而自絷手足也。盖心思为韵所束,于命意布局,最难照顾”。
从第一句看,若是步韵,以他俩的水平,都会避开“重温”的重字,不难呀。若是偶然同韵,那概率比几年前“三星杯”古力与韩国天王李世石弈和的概率还低。
后来,施中旦先生也有《观电影“桃花扇”有感》云:

死别生离亡国忧,万家颠沛哭胡囚。芳心岂仅怀公子,大义知为报国仇。
薄命红颜千古恨,名流异服万人羞。漫言溪畔辛夷树,不似桃花逐水流。

施中旦先生是中镇诗人,著有《无为园诗草》(光明日报出版社),其诗总有过人之处,如下面二诗一词:
满洲里
骤雨朝阳一瞬间,漫天霓彩看斑斓。夜阑灯火楼千叠,竟是当年大散关。

大家耳熟能详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如今已变成“万家灯火,霓彩斑斓”之地,无限沧桑感,尽在一诗中。

题岳墓
楼外楼台天外天,忠魂谁屈恨长眠。如何只说四人罪,不铸高宗跪几年?

明代文征明早就写过《满江红》:……笑区区一桧也何能,逢其欲。此诗更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令人击节。

汉宫春•西夏王陵怀古
塞北王陵,恰银川郊外,野草黄花。西风渐起,漠漠白日西斜。贺兰山阙,似依稀,烈马胡笳。空指点,当年霸业,凄凄荒冢神鸦。        元昊雄图安在,叹南征北战,席卷中华。三分宋辽鼎立,十代骝骅。奇文异字,到如今,何处堪查?漫诉说,千秋功罪,唯余滚滚黄沙!

元昊:(1003 -1048年)北魏皇室鲜卑拓跋氏之后,唐朝时因功被赐李姓。建 “西夏” 国后,在河曲之战中击败御驾亲征的辽兴宗,奠定了宋、辽、夏三分天下的格局。
此词融状景、叙事、抒情于一炉,读罢令人“凄凉四顾,慷慨生哀”,不减宋人高处。

再说回《桃花扇》诗,我被很多朋友拉进微信圈,如今是“国运兴,诗韵兴”啦。每天都有大量的诗词传来,偶然遇到佳作,就保存下来。因我是打工糊口之辈,不可能所有压缩文本一一点开。所以说“偶然”。
下面这首“秦淮八艳之李香君”,就在我的手机里不知存了几个月。也不知是那个圈的,更忘了当时她是八首被我选一,还是她本来就传上这一首。
作者徐俊丽。
国破前朝碾作灰,文人几个不衰頹。拼将一扇桃花血,几百年来唤醒谁?

网上搜不到该诗,徐俊丽倒有一个,讯息只有一条,年轻女性,山东诸城人,曾参加2013年由《中华诗词》杂志社主办的青春诗会,并获谭克平青年诗词奖。 这是含金量极高的诗词奖项。另附有几首诗:

无题
大雅声声自不群,瑶琴何处觅嘉宾。应知十万繁华外,落落清欢有一人。

丙申中秋赴京华感怀
一入京门识帝都,帝都城下物华殊。教人忽羡皇家土,身价果然折万夫。

从这两首七绝看,水平不低,估计就是这个徐俊丽。
“秦淮八艳之李香君”后两句:拼将一扇桃花血,几百年来唤醒谁?当时就令我眼前一亮,心头一震。如今细读全诗,更觉诗人笔着纸上,神来天际,胸中自有千古,眼底更无一人;作为女诗人,有此两句,较之李清照“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和秋瑾“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不遑多让。
令人拍案叫绝的佳句有两类,一类可解。如熊鉴《咏贺龙》:可怜剑起人头落,犹说阿瞒是梦中。熊东遨《诺贝尔和平奖颁发地奥斯陆市政厅即笔》:诺门频送好风徐,奖到和平一席虚。刘梦芙《游汉霸二王城感赋》:莫讶分羹心太忍,能欺天下即英雄!福建莆田人张琴《贺蒋宋联姻》:伯符定鼎江东业,应许周郎配小乔。
一类不可解,如海丰吕烈的《杂咏》:风流早不归才子,民主焉能仗女神。深圳林锡彬《英伦参观马克思故居》:泰晤士水分南北,主义向东不向西。聂绀弩《武汉长江大桥》:可恨长江非止水,流将星月许多娇。
“拼将一扇桃花血,几百年来唤醒谁”?也属于不可解的佳句。
返回列表